史上首位紐西蘭毛利紋面士兵:希望我的選擇,能讓更多人正常看待此文化

史上首位紐西蘭毛利紋面士兵:希望我的選擇,能讓更多人正常看待此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世紀白人來到紐西蘭後,傳統moko紋面文化就逐漸式微。一直到20世紀末,隨著民族意識抬頭,新世代的毛利人又開始接受moko紋面。在毛利族的傳統裡,只有領袖或部落地位崇高的族人,才有紋面資格。

「(紋面)不只是勇氣、美麗,現在更成了他制服的一部分。」

根據紐西蘭電視台《Newshub》報導,一位毛利族海軍陸戰隊員Rawiri Barriball獲得紐西蘭皇家海軍同意,成了首位有完整傳統毛利紋面的皇家水手。

「我老早就想要紋面了,只是在這之前想先成就一些事,包括(在海軍)服役20年。」

毛利族人Rawiri Barriball表示,根據軍方規定,在接受紋面之前,他得先通過紐西蘭皇家海軍的安全檢查(security clearance),「我想原因是我的工作是海軍陸戰隊員,在世界各地支援協助時,需要面對面接觸很多人群,他們看到moko這樣的東西可能會嚇到吧,我猜。」

Moko紋面不只是刺青,更是社會階級崇高的象徵

moko(或作 tā moko)在毛利語的意思是「紋面」,和一般刺青一點也不同:一般刺青的毛利語是kiri tuhi(意為「在皮膚上書寫」),但只有遵循毛利文化脈絡、由毛利紋面師作於毛利族人身上的刺青,才可以叫moko。不只紐西蘭毛利族,許多太平洋南島國家都有紋面文化。事實上,刺青一詞的英語「tattoo」,便是來自大溪地語的tatau,意思是「畫畫」。

在毛利族的傳統裡,只有領袖或部落地位崇高的族人,才有資格紋面,並且需在紋面前進行對應的儀式;反而沒有紋面的人,在某種程度上代表社會階級較低。也因此,毛利族的紋面,與漢人文化作為懲罰罪犯的「黥面」概念完全不同。紋面者通常為男性,但也不乏有女性紋面,不過女性一般只紋嘴唇與下巴,不像男性會紋整臉。

毛利語稱紋面師為tohunga tā moko,他們的地位非常神聖崇高(tapu);經由每位tohunga的巧手,將美麗的圖案在紋面者的臉上刻畫出來。傳統設計多以曲線為主要設計概念,但每張紋面都完全不同──據說世界上沒有任何兩張毛利族紋面是完全一樣的,每張紋面都代表了紋面者的家族脈絡,以及他們與祖先的連結。

或許現在聽來有點駭人,過去由於moko紋面如此尊貴,當紋面者過世後,他的家人還會將他有紋面的頭顱以樹脂、鯊魚油等材料製作成木乃伊保存起來,並在特殊祭儀時帶出來展示。

毛利人_紋面_maori moko tattoo
Photo Credit: aesop CC BY-SA 2.0
在毛利族的傳統裡,只有領袖或部落地位崇高的族人,才有資格紋面。圖為18世紀晚期由英國人帕金森(Sydney Parkinson)所繪的毛利酋長圖。帕金森是英國海軍探險家庫克船長(James Cook)第一次遠航時的隨隊繪師。

衰微一世紀,毛利紋面待世人重新了解

只是,19世紀白人來到紐西蘭後,傳統moko紋面文化就逐漸式微。一直到20世紀末,隨著民族意識抬頭,新世代的毛利人又開始接受moko紋面。紋面工具也從過去的信天翁骨與鑿子,演變為現代的機械刺青工具,相對較安全衛生,但面紋也較不深刻。

但對於Rawiri這樣的當代紋面毛利族人來說,要克服的不僅是工作單位是否接受以及肌膚之痛,還有一般人的異樣眼光。

「你可以看見他們的反應,甚至肢體語言。我對這其實已經有心理準備,但人們跟你說話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不一樣。」

Rawiri才剛完成moko紋面,並將在1月底回軍中服役,順便展示他新的「榮耀」,也期待他的決定可以讓越來越多人了解毛利族的紋面文化,「我知道有人批評moko紋面者⋯⋯但我相信,如果越來越多人如此,moko紋面終將被正常看待。」

參考資料與新聞來源

本文經Mata Taiwan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