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瘋車後「苑裡掀海風」:青年返鄉復興藺草產業,讓小農說自己的故事

反瘋車後「苑裡掀海風」:青年返鄉復興藺草產業,讓小農說自己的故事
Photo Credit:新作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這些青年在這裡,掀起的並不只是陣陣呼嘯海風可作為比擬的,而是呼喚著家鄉的人對自己家鄉的認同、對這片土地和海洋的關懷,那是一首穿越時間、空間的,熱切地追尋自我價值的謳歌罷!

文:阿桂

一場激烈的社會運動結束後,會對地方帶來什麼影響?

苑裡掀海風」的劉育育和林秀芃,結識於2013年「反瘋車」運動。當時苑裡沿海居民抗議德商英華威公司在住家附近設立大型風力發電機,帶來嚴重的噪音,也對海岸生態造成嚴重破壞。育育是苑裡人,和其他苑裡青年一樣,自求學時代便離開家鄉,到大城市裡生活打拼,在臺北工作的她,因緣際會之下,參與了這個長達兩年的抗爭活動。而秀芃是臺北人,參加反瘋車時還在讀大學。

在社會運動的過程中,育育和秀芃看見了苑裡的阿公阿嬤們原本生活中的各種困境:偏鄉經濟上的弱勢、傳統產業的沒落、傳統文化無以為繼等。2014年,反瘋車抗爭告一段落,參與抗爭的鄉親們回到了各自原本的生活,然而她們深感要讓反瘋車運動聚集能量延續,使社會運動的火苗繼續為偏鄉的人們服務,於是集結了抗爭時認識的阿嬤、小農、以及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們,共同創立了「苑裡掀海風」,並決定在苑裡生活下來。

掀海風1
Photo Credit:新作坊
參與了家鄉的反瘋車抗爭活動,開啟了劉育育(左)的返鄉之路。右為林秀芃

「我們覺得必須選擇生活在這裡,生活所需也必須要來自這裡,這樣才會知道這個地方有甚麼問題,再從生活中做一些改變,去延長我們在抗爭中撐出來的公共空間。」育育說。

低頭藺編的苑裡婦女

在反瘋車運動進行過程中,有次苑裡阿嬤們拿出了她們藺編作品,草枝與鏤空巧妙交織出「苑裡」兩個大字,使她們驚奇不已。尤其這樣的作品不曾經過打版設計,全是在阿嬤們兩手不停地梳理、交錯下完成的。

當時,育育提議讓阿嬤的作品去臺北的市集擺攤,為反瘋車運動募資。於是年輕人們帶著阿嬤的手藝到市集去,發現深受消費者喜愛,甚至有人紛紛表示想學習,年輕人這才發現這項傳統產業的重要性。

「我甚至小學的時候還是藺編社的社長,手感都還記得,但小時候都沒有感覺藺編的重要,一直到去擺市集,才意識到藺草編織的魅力與價值所在。」育育說。

掀海風2
Photo Credit:新作坊
苑裡藺編阿嬤的作品手工細膩,芬芳的草香也讓人格外懷舊

樸質復古的藺編作品,其背後更乘載著苑裡特有的藺編婦女文化。兩人告訴我,苑裡甚至有句俗語叫「重生女不生男」,就是因為當年婦女在家庭藺編所賺的收入,能超過丈夫種兩甲田。

「我們發現60歲那代的阿嬤都會藺草編織。」育育說。在那個年代,婆婆們在娶媳婦前都會問:「會不會編五枝草?」(藺草編織最基本的一種編法)來判斷這個女孩是否在娶進門後,是否能藉由藺編手藝旺夫興家。

「臺灣1970年代出頭農村人口出現嚴重的人口外移,苑裡是一直到1974年之後才開始人口大量外移,而也是在那時藺草產業才明顯衰退的。」秀芃說。

「整個天下路老街以前是帽蓆行林立的,日治時期甚至有開分店開到上海去,現在則只剩四家,苑裡天下路老街的沒落,就標誌著藺草產業的沒落。」

不僅僅是藺編文化被遺忘,就連藺草原料的來源也成了問題。日治時期,苑裡這個地區的水田,除水稻外,必定也會種植著藺草,甚至有時藺草和稻米可以輪作。而今,藺草種植面積現在全臺可能只有一公頃。

至此,掀海風團隊感受這是一個消失中的傳統文化,有著亟需保存的需求,他們將復興藺草產業作為初期的主要工作。除了到市集擺攤外,也開設工作坊,讓阿嬤來教做藺編手藝。

「文化傳承也好、運動也好,都需要人的參與,需要越來越多人做,所以藺編婦女可以一起覺得這件事情重要,並且去推動,是我覺得整個藺草編織文化傳承下來的重要核心。」秀芃說。而在這個過程中,阿嬤們也會對自己產生自信,了解到自己從小學會的、原以為已被社會淘汰的傳統手藝,是有價值的。

掀海風3
Photo Credit:新作坊
藺編工作坊裡,陳秀鑾阿嬤教做藺草編織

「這些農村婦女平時在農村結構中也是被壓迫的,在分享、教學的過程中受到消費者的鼓勵,也讓農村婦女經濟自主,她們也才知道藺編這項技藝很有價值。」秀芃說。

為了推廣藺編文化,青年們鼓勵阿嬤編織杯墊、鍋墊等簡單的日用品,希望能重新將藺編作品以平價實惠的姿態進入大眾的生活中。之後甚至計畫推廣DIY材料包,再透過工作坊教做,讓藺草編織工藝再次成為苑裡的主要特色。

此外,為了解決缺乏藺編原料的問題,掀海風的年輕人們與合作小農鄭郁岸甚至自己嘗試復耕藺草。

一開始甚至連找草苗都有困難,幾乎把整個苑裡鎮翻遍了,最後才從退休的老掠草師手中取得僅存的草苗,從插苗到收割,進行友善栽培,而有了第一年小規模復耕的成績。

從原料種植、掠草、藺草教學到通路販售,希冀長遠的未來裏,將整個藺草產業鏈重新復興起來。「以前的藺草產業,是可以養活整個農村人口的,甚至還能帶動苑裡的文教建設,比如附近的山腳國小,日治時期創校初期的教室也是由藺草帽蓆公司捐贈的,爭取成立苑裡公學校分校讓子弟就近就學。」秀芃手比劃著,和我分享團隊關於苑裡藺草產業的調查結果。

她指出,整個藺草產業,支撐著當年農村大量人口的生計,從育苗者、收割工、掠草人、編織女、蓆販到補蓆人,整條生產鏈都由農村的人們從事投入,隨著政策推動石化產業,塑膠製品漸漸取代了傳統藺編日用品,藺草產業才不敵時代變遷而衰退下來。

「關於推動藺草產業,我們希望是指向青年返鄉,如果能恢復以前的種植模式,讓藺草也成為苑裡的經濟作物,大家經濟狀況變好,青年返鄉就更有可能了。」她說。

掀海風4
Photo Credit:新作坊
收割下來的復耕藺草,需經過曝曬等多工處理才能成為藺編的材料

推廣友善耕作,賦予傳統事物新的價值

另個工作重點,在於推廣友善耕作,鼓勵當地小農從事友善種植,並協助解決農事上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