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同性戀可以是種選擇,誰願意違背整個世界?

如果同性戀可以是種選擇,誰願意違背整個世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性戀者違反自然法則嗎?他們生而如此,喜歡上同性是他們天性使然,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他們的自然法則,憑什麼自然法則是以異性戀者的角度說了算的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謝昀、王紹淇

身處在這多數暴力的社會,身為異性戀的我們無法想像,同性戀者每天需承受多少外界的冰冷眼神,他們無法像異性戀者一樣,理所當然地和自己所愛的人牽著手走在街頭之上、肩並肩地看場電影、在同一杯飲料插上兩根吸管和戀人共享。

我們從小被教育著,要構成一個家庭,並得有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爸爸是男的,媽媽是女的,爸媽相戀後結婚生下自己,對大多數人而言,這是再合理不過的事。但在同性戀者的世界,他們無法想像自己和戀人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結婚、生子、組成家庭,這些異性戀者人生中必經的過程,對他們而言,卻是遙不可及的奢侈。有人說:愛是一種自由,結婚是人生一個重要里程碑;試想,倘若我們不能和自己心愛的人一同步上禮堂,立下誓約,會令人多麼難過?

明明人生而平等,憑什麼他們得受不對等的對待?

在台灣開放以後,講求多元成家社會的現今,我們的身邊,或多或少都有朋友是同性戀者。比起疏遠,對於那些,願意對我們出櫃,坦承自己是同性戀者的朋友,我們應該要開心他對自己誠實,開心他願意對我們嶄露他內心隱藏許久的部分。因為,我們得知道,一位同性戀者要向他人坦白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除了強大的心理建設外,他還得害怕會不會因為一句「我是名同性戀者」的話語,而使得朋友離開自己身邊。但是朋友就是朋友,身為同性戀的與否不應該被用來當作交朋友的一項條件。

那些反對同性戀者的人們,通常說不出一個真正合理的理由,當你問他們「為什麼不喜歡同性戀?」多數人會說出「就是不喜歡」、「很噁心」、「看起來很奇怪」等諸如此類負面但不具合理性的答案。而這些反同的人,半數以上可能是從未接觸過任何同性戀者的。因此在他們的認知裡,同性戀者的形象只能透過電視的片面報導、腦子裡既定的刻板印象、或是從他人口中的轉述來拼湊,從來並沒有真正試圖去了解過同性戀者的真正模樣。既然如此,怎麼可能找得出合理的理由來反對呢?在還沒認識一個人之前就先做出判斷,用自己錯誤的認知去合理化自己反對的行為,這樣真的正確嗎?

同性戀是種選擇嗎?

同性戀者違反自然法則嗎?他們生而如此,喜歡上同性是他們天性使然,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他們的自然法則,憑什麼自然法則是以異性戀者的角度說了算的呢?一如異性戀者不能理解同性戀者,相反地,同性戀者也同樣不能理解異性戀者喜歡另一性別的人這件事情本身,他們同樣感到困惑。神愛世人,人生而平等,憑什麼異性戀者持有堅定的立場去反對同性戀者的存在?再者,聖經的內文裡頭從未有明確用詞指出同性戀是種錯誤(參考資料),人類憑什麼擅自解讀神的話語來為自己的立場爭辯呢?若反同人士反對同婚的理由是因為信仰,那政府又為何要將神學強加到那些沒有同種信仰的人身上呢?

同性戀是種選擇嗎?多數不了解同性戀者的人會認為,同性戀是種選擇。人們以為,同性戀者是自己決定要喜歡上相同性別的人,但是,真的是這樣嗎?明明這個選擇對他們而言百弊而無一利,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們真的會選擇違背這整個世界嗎?明明這個決定可能會讓自己和所愛的人受到傷害,被外人投以異樣的眼光;明明這個決定可能會讓自己和家人的關係產生裂痕,導致親子關係不再;明明這個決定可能會害自己失去朋友、失去可以信任的人;明明這個決定會讓自己不能愛得自由自在,不能完成許多異性戀者相戀會做的事情。明明,有那麼多明明,倘若同性戀可以是種選擇的話,誰會選擇和全世界為敵呢?

同性戀者是非常有勇氣的,他們無法選擇自己的性傾向,卻默默承受著不同的壓力。在仍存有強烈反對聲浪的社會裡,他們勇敢地走著;他們勇敢地接受自己的性傾向、跟家人坦承;他們不被接受卻勇敢地愛著。

現今的台灣,其實算是一個對同性戀者來說還算友善的環境,然而老一輩的人根深蒂固的觀念使得他們仍難以接受同性戀的存在。但我相信,未來會有那麼一天,那些還躲在櫃子裡的同性戀者們,能正大光明地走出那陰暗窄小的櫃子,再也不用承受這些外界的壓力,勇敢且坦蕩地,與我們並肩齊走。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