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或許不討厭歐巴馬,卻對「他的政策」失望透頂

美國人或許不討厭歐巴馬,卻對「他的政策」失望透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耳熟能詳的施政成就之外,歐巴馬在兩次競選期間所開出的支票有哪些跳票呢?現在讓關鍵評論網帶您一同回顧歐巴馬這八年來的「未竟之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即將結束八年任期,1月20日要由川普(Donald Trump)接下領航美國的重擔。歐巴馬任內帶領美國走過金融海嘯、擊斃賓拉登,細數八年政績確實不勝枚舉,也讓歐巴馬很有自信地宣稱,若再選一次總統仍然會贏

美國時間1月10日晚間8點,歐巴馬於政治發跡地芝加哥(Chicago)發表告別演說,是美國史上首任在白宮以外發表告別演說的總統。在演說中,歐巴馬不僅回顧過去八年的豐功偉業,也肯定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任內的鼎力支持,並承諾會如同八年前小布希(George W. Bush)做的那場廣受讚譽的政權交接工作,將政府和平轉移給川普團隊。

但除了任內的成就之外,歐巴馬在兩次競選期間所開出的支票,仍有許多未能兌現之處,就讓關鍵評論網帶您一同回顧歐巴馬這八年來的「未竟之業」:

外交:「重返亞洲」不盡理想,關鍵的TPP幾已破局

歐巴馬在上任後不久提出「重返亞洲」的外交戰略,除了顧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因應中國崛起。「重返亞洲」的主要對象,不僅是原本與美國關係友好的日本與南韓,還包括深具經濟潛力的東協國家,歐巴馬這項外交戰略的最重要支持者,就是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希拉蕊於2011年10月,曾在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撰文指出,「未來十年,美國的時間與資源,必須在外交、經濟、策略上鎖定於亞太區域。」

然而,「重返亞洲」戰略的成效不佳,不只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問題,還與亞洲各國的恩怨情仇有關。日本與南韓雖然是美國在亞洲的堅實盟邦,但兩國近幾年也問題不斷,除了安倍晉三被認定有重啟軍國主義之勢,南韓又因為朴槿惠意外倒台,連帶讓美國於南韓的薩德飛彈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佈署計畫可能生變。日韓兩國一系列的紛擾,不但在「重返亞洲」戰略上無法充分發揮助力,反而為美國製造更多的區域問題。

在東南亞,歐巴馬對緬甸、越南、寮國有許多突破性的外交訪問,不過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台後,美國反而與菲律賓的關係越走越遠,更在南海議題上與周邊國家產生齟齬。由此可知,「重返亞洲」是聚焦在東北亞與東南亞,若將兩個地理區域串連起來,即可發現美國「圍堵」中國的意圖十分明顯。

歐巴馬「重返亞洲」戰略的最核心架構,就是引起各國高度關注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這項協議被川普激烈批評,並直言上任後就會立刻退出,讓這項自由貿易協定幾乎確定胎死腹中,也讓歐巴馬近八年來力推的「重返亞洲」戰略前景未明。

相對於川普,中國還能視歐巴馬的手段為「軟性圍堵」,川普對中國立場更為強硬,也曾語出驚人認為不該受「一個中國政策」的束縛,因此川普如何在沒有TPP的情況下,繞過中國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發展與東南亞、南亞的互動關係,將是川普亞洲政策的觀察指標。

RTSJLKA(reuters)
圖為2016年7月25日,美國民主黨在賓州費城舉辦的全國黨代表大會,民主黨支持者高舉反TPP的標語。|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軍事:阿富汗撤兵跳票,利比亞戰爭是「任內最大錯誤」

美國在中東的戰爭已持續多年,歐巴馬曾宣示要撤回駐阿富汗美軍,不料撤軍計畫一變再變,時間也不斷拖延。2016年7月6日,歐巴馬宣布由於局勢動亂,基於國安團隊的建議,駐阿富汗的8,400名美軍,將會繼續駐守至歐巴馬任期結束,這張歐巴馬最重要的競選支票,確定無法兌現

阿富汗撤軍跳票,還不是矢言結束戰爭的歐巴馬任內最嚴重的軍事事件,而是發生在北非的利比亞戰爭。歐巴馬在2016年4月11日接受福斯電視台的專訪,他告訴主持人華萊士(Chris Wallace),導致利比亞局勢失控,是自己在總統任內「犯下最大的錯誤」。在維基解密(WikiLeaks)的資料中顯示,2011年利比亞戰爭的爆發,是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大力促成,目的是作為往後競選總統時的亮點。

歐巴馬雖然在專訪中未將責任推到希拉蕊身上,也認為介入利比亞局勢是正確之舉,卻坦言在利比亞軍事行動前未做好通盤性規畫。在格達費(Saif al-Islam Gaddafi)政權垮台後,利比亞情勢迅速惡化,2012年9月11日,美國駐利比亞的班加西(Benghazi)領事館遭到武裝份子襲擊,包含駐利比亞大使史蒂文斯(John Stevens)在內,共有四名美國駐外人員命喪班加西,這起「班加西事件」成為美國外交史上的一大汙點,也是希拉蕊「電郵門」事件的根源。

利比亞各地都有軍事力量割據,政府、國會也一分為二,這樣似曾相識的場景也出現在美軍入侵過的伊拉克,因此歐巴馬之所以認為利比亞戰爭是最大的錯誤,原因就在至今仍混亂緊張的局面;即便是號稱已撤軍的伊拉克,歐巴馬還是在2014年派出300人的軍事顧問團前往伊拉克,協助穩定情勢。

以利比亞和伊拉克來看,兩國的強人政府在美軍介入後都宣告垮台,也同樣引起該國高度的危機,因此川普曾提出驚人之語,認為格達費與海珊(Saddam Hussein)若還在世,中東局勢會更加穩定

歐巴馬任內對中東政局的介入,包含現在還在進行中、功過難斷的敘利亞戰爭,間接導致「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川普曾批評歐巴馬與希拉蕊是「伊斯蘭國」的「創建者」,因此川普的中東政策將以「不再推翻政權」為主軸,尋求多邊合作打擊「伊斯蘭國」,相比歐巴馬會更為強硬,但不是小布希時期的軍事干預。

AP_120305038826
利比亞戰爭在2011年爆發,許多人在戰爭中死亡或下落不明。圖攝於2012年3月5日,班加西東部正在為155名戰亡者安葬,其中一名婦女拿著失蹤丈夫的照片。|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人權:「歐記健保」毀譽參半,「關塔那摩灣監獄」關不掉

歐巴馬在2016年4月11日接受福斯電視台主持人華萊士專訪時,認為自己當總統最棒的一天是健保法案在國會通過之時。2010年3月23日,歐巴馬力促的平價健保法案「歐記健保」(Obamacare)正式生效,主要目的是讓4,800萬未納健保的美國人也能享有醫療的基本人權保障,也對無法支付保費的人提供補助。

然而立意良善的「歐記健保」,卻引發美國內部嚴重紛爭。首先是在強制納保方面,許多人認為政府侵犯個人自由,對收入未達補助水準的中產階級形成沉重負擔;各州政府也不滿聯邦法案的費用需要地方政府分擔,更重要的是醫療保險公司在「穩賠不賺」的健保政策之下,只能選擇調高部分保戶的保費;加上「歐記健保」的強制納保對象並不包含兼職人員,因此低薪兼職的藍領階級無法得到妥善的保障,還需要自行額外負擔健保費用。許多在金錢上的問題沒有得到妥善解決,導致這項醫療改革的問題叢生,最核心的原因仍是沒有從根本改革昂貴又效率低落的美國醫療體系,因為實際保險執行者仍然是財團把持的醫保公司。

健保-電腦版-歐記健保-歐巴馬

另一方面,在人權紀錄極不光彩的「關塔那摩灣監獄」(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也是歐巴馬競選時期極力主張要關閉的機構。關塔那摩灣監獄成立於2002年,是小布希時期為了安置恐攻嫌犯而在美軍的古巴關塔那摩灣基地所設的監獄,該監獄不受聯邦法律約束,因此曾有過虐囚醜聞,加上消耗許多政府預算,歐巴馬計畫將囚犯移往美國本土或外國監獄,這點就引起共和黨國會的反對。

共和黨認為這些囚犯若轉送外國,等同於縱虎歸山,若被恐怖組織吸收對美國的安全威脅更大,倘若送至美國本土,也有越獄疑慮與後續的安全問題,因此即便歐巴馬不斷移送該監獄囚犯至別處,也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關閉,卻受制於國會預算而無法落實。

川普在這兩項與人權有關的議題上,與歐巴馬的態度南轅北轍,共和黨過半的國會也持反對意見,川普曾將「歐記健保」批評得一文不值,並直言上任後要找些人把關塔那摩灣監獄「塞滿」。

川普提名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長是出身喬治亞州(Georgia)的聯邦眾議員普萊斯(Tom Price),他是出名的反「歐記健保」大將,雖然川普傳出有意保留部分「歐記健保」的條文,但這項歐巴馬強力推行、引以為傲的政績,可能會被新國會與新政府用「川記健保」取代,而關塔那摩灣監獄的關閉,也在遙遙無期的未來。

RTX1RIAO
美國勞動節訂於九月的第一個星期一,圖為2015年9月7日勞動節,副總統拜登在賓州匹茲堡參加勞動節活動,其中一位民眾舉起抗議「歐記健保」的標語。|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能源:「百萬電動車」落空,改善充電路網挽頹勢

歐巴馬在上任之初即喊出要推動能源與環保轉型,將以電動車做為指標。這項產業轉型隨著2008年金融海嘯而進行,有鑑於石油價格飆漲,在紓困汽車製造業的同時,即要求並輔導汽車產業更新設備與技術,研發油電混合、生植燃料等環保汽車,讓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福特(Ford)等大型車廠創造16萬個就業機會

不過電動車的銷售與普及率始終未盡理想,歐巴馬在2011年的國情咨文還特別提到要在2015年達成電動車百萬台的願景,但到2016年僅有約50萬輛電動車在公路上奔馳,其中又多集中於加州。電動車之所以沒有辦法普及,有兩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售價過高與充電路網的不足,而這兩項問題與消費行為呈現「雞與蛋」的矛盾,製造商因為銷路不佳而未量產、不願投資增建充電路網,消費者因為產量低導致的高價格、充電路網不方便而卻步。

美國電動車的使用狀況以加州的情況較為普遍,原因是加州設定的廢氣排放標準較嚴苛,促使加州的充電路網密度較高,可一路從沙加緬度(Sacramento)、舊金山(San Francisco)、洛杉磯(Los Angeles)到聖地牙哥(San Diego),所有主要城市都在充電路網之中。

78f57387
美國運輸部聯邦公路管理局公布的電動車路網圖,實線部分為已完工路段,虛線則尚在興建中。|Photo Credit: HEPGIS

歐巴馬政府在2016年11月3日公布一項重要計畫,表示美國在過去八年內的電動車種從1種成長到20種以上,並降低電池成本達70%,也把充電站的數量從500個提升到16,000個。為了進一步推動電動車市場的發展,政府將興建25,000英里的「電動車充電走廊」(Electric Vehicle Charging Corridors),涵蓋全美35州的48條公路系統,等於用路人每隔50英里就能找到充電站。

川普上台後對這項政策的態度仍曖昧不清。川普對於石化產業的支持明確,尤其能源管控政策轉向寬鬆是「川普經濟學」(Trumponomics)的主軸之一,加上川普近來對汽車製造業頻頻出招,歐巴馬在能源上主打的電動車,是否會走上「人去政息」的下場,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AP_687046829670
美國電動車普及率不高的關鍵,是因充電站數量過少。圖為電動車在充電站準備充電。|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經濟:就業數據亮眼的假象,「藍領階級」成最大犧牲者

美國在2008年經歷慘痛的金融海嘯襲擊,歐巴馬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接掌白宮,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2009年開始,美國的燃眉之急就是刺激經濟成長與增加就業機會,歐巴馬手上有雙雙過半的國會,以及高人氣做為後盾,讓產業轉型與改造計畫得以推動。由於這場金融風暴的主因,是過度膨脹的美國房產業重創金融與建築業,加上美國是汽車製造大國,製造業復甦又可全面性帶動經濟增長,因此歐巴馬增加就業市場的重點就選擇放在汽車製造業。

表面上看來,汽車製造業的轉型為美國創造許多就業機會,但電動車產值現階段比不上傳統汽車,且傳統汽車的就業機會正在流失,轉型所產生的就業機會比不上流失的速度。雖說就業數據顯示歐巴馬創造高達1,100萬個就業機會,但是比起勞動適齡人口增加近2,000萬的情況來相比,職缺還是遠不及就業所需。

美國2016年平均失業率是漂亮的4.9%,「數字會說話,但說的是謊話」,這項亮眼數據的背後藏著更殘酷的現實。美國勞動統計局對「失業」的定義有三:沒有工作、四週內有積極尋找工作、目前有工作能力。在同時符合三項標準的情況下,美國估計有37%的勞動適齡人口不在統計範圍內,其中有相當比例是不算在失業率中的「無業人口」,亦即美國實際失業人口遠比數據中的更多。

失業與勞動參與-手機版

勞動參與率或許更能反映美國的失業現況,此項指標是就業與失業人口總數除以15歲以上人口。從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的勞動參與率逐年下滑,從66%下降到2016年的62.8%,若就業不斷增加、失業率一直下降,勞動參與率不可能呈現負成長。許多未被列入失業的「無業人口」,因為工作各項條件不佳,進而不找工作,在不符合美國勞動統計局的標準下未被列為失業,才導致近年的失業率不斷下降,勞動參與率卻沒有上升。

美國失業問題看來比歐巴馬接手時還要良好,但被這場產業轉型無意中犧牲的藍領勞工,卻感受到生活沒有明顯改善。這樣的矛盾與盲點,或許就是此次希拉蕊在關鍵工業搖擺州:賓州(Pennsylvania)、俄亥俄州(Ohio)、密西根州(Michigan)與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全面潰敗的原因之一,電動車創造的就業機會沒有改善經濟條件,「歐記健保」又造成額外負擔,導致歐巴馬最在意的兩項政績,成為藍領階級最不願面對的痛苦。

由此觀之,川普在競選期間與近期要求汽車製造業回到美國的想法,得到廣泛藍領階級的支持,福特汽車取消在墨西哥高達16億美元的設廠計畫,回到密西根進行7億美元的投資。配合能源政策可能鬆綁的情況下,未來美國汽車工業的發展走向,勢必會再進行一波大幅調整,衝擊可能比其他產業都要巨大。

AP_945514240141
一名在西維吉尼亞州的礦工,正在狹小的礦坑中準備食用午餐三明治。由於能源與環境政策的轉變,礦工職缺比起歐巴馬上任之初減少近一半,工作環境依然不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歐巴馬時代」結束,受制國會與人民無感是最大遺憾

歐巴馬在八年前以美國史上首位黑人總統之姿風光上台,打出響亮且極具吸引力的口號「Yes, we can.」,歐巴馬也選擇用這句八年前的口號做為告別演說的結尾,並加碼一句「Yes, we did.」,為自己的執政劃下滿意的句點。

然而實際情況並未像歐巴馬所說的如此樂觀,除了「歐記健保」與關塔那摩灣監獄之外,歐巴馬高聲疾呼的槍枝管制政策也毫無進展。歐巴馬在接受華萊士專訪時,說明自己當總統最痛苦的日子,是2012年12月14日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的時候,但這樣的慘劇也無法說服國會支持槍枝管制措施,尤其近幾年死於槍口下的黑人更是不在少數。

實際上,歐巴馬無法兌現競選支票,相當程度是受制於共和黨主導的國會。許多政策始終無法得分的原因,就是自2010年起轉由共和黨把持的國會,雖然共和黨總能有一套說法反對歐巴馬的政策,但最終都是為了讓歐巴馬無法兌現選舉承諾。

RTSJT11
2016年7月26日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兩名黑人手持「黑人生命平權運動」標語,用以聲援近幾年死於槍口的無辜黑人,響應歐巴馬力推的槍枝管制政策。|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歐巴馬在醫療、生技、電腦科技、再生能源、教育等產業的轉型與升級,確實為美國創造許多新的就業機會,但是這些需要高知識水平的職缺,只能說是滿足了高等教育的就業需求,許多初級作業也被機械化取代,對於密集性勞力的工人沒有增加太多的工作機會。

目前美國兼職工作的人口將近有2,800萬,佔總體就業人口的18.5%,代表就業人口中有近五分之一的比例不屬於穩定工作;兼職人數雖然少於正職人口,但仍「穩定」高於金融海嘯前的水準。這些與就業相關的議題,正是藏在歐巴馬任內亮眼失業率背後的現實狀況,導致許多人對經濟復甦「無感」。

歐巴馬民調支持度-電腦版

根據蓋洛普民調,歐巴馬在卸任前拿下近六成支持度,對於一位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來說是非常高的成績。即便歐巴馬擁有這麼高的民意支持,卻無法掩蓋跳票的競選政見。

如同《紐約時報》專欄所言:「一個人如果不了解即將離任總統的失敗,就不能明白即將上任的總統是怎麼出來的。」

縱使歐巴馬為美國帶來不少正面的改變,但許多選舉支票未能妥善落實,正是這些缺憾造就美國民心思變,希望「換人做做看」;歐巴馬時代的未竟之業,終成川普崛起的舞台。

AP_17011151260637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17年1月10日在芝加哥舉行告別演說,結束時與女兒瑪麗亞(Malia)在台上向民眾豎起大拇指。|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表數據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