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台灣人,為何卻在北京開起了「繁體字私塾」?

Photo Credit:翻攝自 中央社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

唸給你聽

(中央社)
中國大陸近年吹起「民國風」,學繁體字變得很時髦。北京就有家名叫繁體字的咖啡館,是京城唯一教繁體字的私塾,老闆娘來自台灣,她對文字的愛感染了愈來愈多中國大陸民眾。

走進離南鑼鼓巷不遠的後鼓樓苑胡同,這家不醒目的咖啡館就隱身在靜謐的巷中。店門上掛著簡約的「繁體字」招牌,與周遭充斥簡體字路牌的環境格格不入,也透露出店內與眾不同的氛圍。

咖啡館內採木質陳設,擺放著大量的繁體書,還有仿小學國語作業簿設計的復古臨摹本,處處都有台灣的味道。

老闆娘李雪莉是中文系出身,到北京生活10幾年,原本從事廣告業的她後來轉行經營這家咖啡館,還在店內「兼差」開了北京唯一教繁體字的私塾。

繁體字近年在大陸愈來愈流行,許多人刻印章選擇用繁體字呈現名字,店家招牌也慢慢可見到繁體字樣。但李雪莉教繁體字卻不是為了趕風潮,而是想讓更多人領略漢字的美。

她說,自己讀簡體字小說很難被感動,想了好多年才發覺,也許是因為簡體字無法呈現出一些文字背後的意思。例如「髮」的筆劃多,有種髮細如絲的感覺;而「髮」的簡體字是「發」,就失去這種味道。

經典的例子是「我的頭髮燒了」。如果用簡體字表達,「髮」變成了「發」,就會讓人無法分辨到底是「我的頭『發燒』了」還是「我的『頭髮』燒了」。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讓學生認識漢字的演變和部首的含意。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李雪莉這麼做是對中國文化負有很強的使命感,但她強調,這只是純粹興趣,基於對文字的喜愛才開課,「其實真的就是想做就做。」

螢幕快照_2017-01-11_下午6_49_53
Photo Credit:翻攝自 中央社

最新一期的繁體字課堂上,5名學生來歷都不同,共通點是對文字都懷抱濃厚興趣。

學中醫的李小姐是因為文獻很多都採用繁體字才報名。學了繁體字之後,她更能掌握文字的邏輯性,但日常寫作卻不會用繁體字,因為「寫了繁體字跟大家交流反而會產生障礙」。

她表示,不覺得繁體字特別代表什麼,也不認為現今大陸用簡體字是「分化」,只能說是歷史發展需要,畢竟從大篆、小篆再到隸書,也都是演進過程。

龐先生也說,中國文化的文字一直在流轉,從最複雜的甲骨到現在的簡體漢字一直在做「減法」,算是一種進步。繁體與簡體字之間只是傳承的關係,沒有孰優孰劣的關係。

就連從小生長在繁體字環境的李雪莉也覺得,應該要跳脫繁體與簡體字孰優孰劣的爭論。

李雪莉開課後,曾有人上門「踢館」主張繁體字應該叫「正體字」。但她說,不太喜歡這樣有褒貶意味的名詞,兩者其實就是筆劃繁與簡的差別,「正相對就歪嗎?這也不對。」

教課到現在,李雪莉覺得自己已超脫繁簡好壞的拉扯,因為繁體字雖然感覺比較對,但很多簡體字其實也是來自古字。「當你去研究這中間演變上的差異時,我覺得那是一個趣味。」

李雪莉對文字的興趣,也一點一滴改變了很多顧客。

她表示,肯在臨摹本上學寫繁體字、明白筆劃順序的顧客結帳可打九折,原本很多人不願意,結果愈來愈多客人推開店門是說「我們又來寫字了」,而不是說要來喝咖啡。

「把你喜歡的事,做成別人喜歡的樣子。」這是李雪莉經營繁體字咖啡館保持的心態,而從顧客和學生的反應看來,她對文字那份純粹的興趣,確實已在京城慢慢散播開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Yang』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