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盟學到的教訓:貨幣聯盟或政治聯盟,並非緊密合作或貿易整合所必須

從歐盟學到的教訓:貨幣聯盟或政治聯盟,並非緊密合作或貿易整合所必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結束歐盟的一個很清楚的好處,是將目前還在歐盟外面的三個國家, 整合進入替代組織的一個時機。前面的兩個國家:挪威與瑞士,只能代表微小的獲益;但對第三個國家,則是極端的大利益:土耳其。

關鍵的改變發生在一九七二年,當時英國伴隨著丹麥,離開歐洲自由貿易協定,而成為歐盟的成員。葡萄牙在一九八五年跟進;芬蘭在一九八六年加入歐洲自由貿易協定,但在一九九五年離開,並隨同奧地利與瑞典一起加入歐盟。

英國政府離開歐洲自由貿易協定並加入歐盟的決定,是個第一級的戰略錯誤。在當時,由德國和法國所領導的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y),已經是一個更大的經濟體,而且有計畫將會變得更大。當時被歐盟排除在外, 就好像錯過了鎮上唯一的一場比賽那般。但至少對英國而言,是這個組織建立一個完整政治聯盟的野心,能走多遠的問題之前的事,也是這組織全面干預國家生活事證確鑿之前的事。

不管怎麼說,歐洲自由貿易協定的結構,為歐洲提供了一個如果歐盟瓦解的話,可存活的體制模式。並不需要重新來過,只要回到歐洲自由貿易協定,就是個適當的起始點。另外還有個組織也在表面上提供了一些類似的東西:歐洲經濟區(European Economic Area , EEA),成員包括歐盟,加上歐洲自由貿易協定除了瑞士以外的所有成員。這個組織在一九九四年成立,但有效的擴張歐洲單一市場,把所有的義務與限制衍申至歐洲自由貿易協定國家。這也是為何瑞士並非成員的原因。

如果歐盟無法存活,單一市場,就如同它現在的結構,確定也無法存活。歐洲國家需要回來的目的是自由貿易,根據此一說法,應該是由歐洲自由貿易協定,而不是歐洲經濟區提供一個可以存活的框架。

可能的政治聯盟

在這種安排之下,歐洲各種形式的聯盟,或政治結盟的發展,仍然是大有可能的。現有的歐元區當中,有兩個清楚的集團,各擁有大約均等的人口,而每個國家都屬於兩者之一:德國加上它意見一致的夥伴,奧地利、荷、比、盧三國,以及芬蘭,總人口約為一億二千萬人;地中海俱樂部,也就是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和希臘,總人口也大約是一億二千萬人。剩下來的國家——核心的國家,是法國,大約有六千萬的人口。它可以加入任何一個群體,或當歐元與歐盟持穩時,成為掌握權力平衡的槓桿。

法國可以很容易的與義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建立一個拉丁國家的鬆散聯盟。但為何法國需要如此做呢? 一旦「前所未有的緊密聯盟」被摒棄了,那所有的國家都將可以自由的依照不同條件,來為自己做個別選擇。

假設全歐盟有了自由貿易區的存在,那就不該會有國與國之間建立緊密聯盟關係的急迫性經濟需要。所以,理由反而應該是政治性的,或者與安全有關。如果成員國如此選擇,這樣的國際聯盟應該是鬆散的,所管轄的範圍也只是緊密合作以及(或者) 申根形式的邊界規範。但也可能一路走向完全的財政與政治聯盟。

比利時則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它可能很希望加入北邊的核心集團——如果可以的話。但德國應該一定會拒絕,比利時的高債務還不是最重要的理由。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可以想像比利時應該會試著去與法國成立,或甚至加入一個緊密的聯盟;更可能的是,就像它已經威脅要作好幾年了,打算分裂成兩個獨立的小國:講法語的南邊併入法國,而講比利時語的北邊併入荷蘭。

總而言之,比利時是一個完完全全的「人造國家」(artificial country),一八三○年在英國要求之下成立時,目的是防止土地,特別是斯海爾德河(Scheldt) 的河口和安特衛普港(Antwerp), 落入法國人手中。今天,已經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了。

希臘與愛爾蘭是不同於他國的。兩個國家都可以繼續保持獨立,併入新的歐洲自由貿易區, 而當其他任何跨歐洲的合作形式出現時,可選擇不與其他會員國緊密來往。然而,愛爾蘭的例子則是它會選擇與英國編造緊密的關係,只是會因明顯的歷史緣由,而困難重重。

如果歐洲真的合併為幾個不同的集團,那嚴重的問題會是位於中歐與東歐的共產國家。其中有些國家也許會選擇朝向德國領導的核心(如果這種組織存在的話),並尋求表達忠誠。有些國家也許會選擇自己建立一個鬆散的聯盟組織,而或許有些國家會尋求與英國結盟。換言之, 假設開放的貿易連結了歐洲之內或者某種形式的泛歐洲合作,像是有關環境或者國防這方面的事務,那大部份甚至全歐洲國家,都寧願選擇自力更生。

好優文化《歐盟大麻煩》摘文配圖_頁面_1

很清楚的,如果歐盟解體,所有從前是蘇聯集團成員的歐盟成員(而且已經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會員國) 的最大擔憂是跌回俄羅斯影響全球的時代。如果歐盟真的瓦解的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作為對抗俄羅斯復甦的重要性將會增加。

事實上, 歐盟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會員資格大部份是重疊的。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二十八個會員國中,只有六個不屬於歐盟:阿爾巴尼亞、加拿大、冰島、挪威、土耳其與美國;而歐盟的二十八個會員國中,只有六個不屬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奧地利、塞浦勒斯、芬蘭、愛爾蘭、馬爾他以及瑞典 (見圖10.2 ,其中並無美國與加拿大,兩個國家都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但都不是歐盟成員。)

在許多人眼裡,對抗好戰的俄羅斯,是歐盟持續存在的關鍵理由,這是很諷刺的,因為歐洲的國防政策一直都特別脆弱。的確,許多的歐盟國家似乎都以不願花錢把歐盟打造成一個足以對抗蘇聯的可信賴軍事強權而著稱。在可預見的未來,歐洲的國防將會依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意指美國跟兩個歐洲單一民族國家,兩個都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而且也有隨時準備使用它的歷史紀錄:英國與法國。

解決土耳其的問題


猜你喜歡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不動產價格的因素很多,裝潢、屋齡、屋況,甚至同一棟樓不同座向的房子都可能有不同價格,消費者光是消化交易資訊都已不容易,更別說自行查詢實價登錄。因此多數消費者都仰賴仲介人員的分析解說,這就給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操作的空間!

近日永慶房屋強打的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開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消費者的「暗黑手法」而引發熱議。廣告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隱瞞前幾個月投機客才以600萬元購入房屋,並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最終以900多萬元高價買屋,不只投機客6個月獲利超過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事實上,2020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也是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導致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短期交易非個案 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高房價

永慶房屋總經理吳良治表示,永慶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就是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強力宣示永慶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頻頻示警,就是因為短期交易、坑殺消費者的案例依舊時有所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房地合一2.0上路滿一年,適用45%稅率的短期交易案件將上看3萬件,其中應有不少就是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一般消費者的案例,不僅受害當事人遭受巨大的金錢損失,房價也因此越炒越高!

吳良治總經理說明,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黑心仲介就是源頭,是第一隻蝴蝶,炒高房價的元凶!

圖2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特別提醒買賣房屋有三大財務風險。

擔心「錢途」被斷? 要求停播永慶房屋廣告

事實上,永慶揭開了業界「不能說的秘密」,不僅引起部分同業反彈,更被要求停播廣告!吳良治總經理分享,可能是永慶曝光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炒房手法,讓消費者加以警覺,斬斷黑心仲介的「錢途」。2020年「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篇播出後,確實曾有部分同業要求永慶下架廣告不准再播。

但孫慶餘董事長在成立永慶房屋之初,就清楚定義了房仲的核心價值──不買房子、不賣房子。更多次提醒「房仲是良心事業,不能只做到合法,更要為消費者權益把關」,因此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3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

拒絕炒房!永慶「真房價保證」保證不賺差價

為了落實孫慶餘董事長打造公平房產交易平台的承諾,永慶房屋連年推出消費者保障的誠實服務,更提出「真房價保證」,保證不炒房不賺差價,若未落實最高將賠償買方四百萬元;賠償賣方最高四倍服務費,用實際的行動和服務,展現「房仲第一品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同時,永慶房屋也提供業界唯一的「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