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的古老怪物「饕餮」,映照出人性赤裸的貪婪

《長城》的古老怪物「饕餮」,映照出人性赤裸的貪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洪水不會把東西給消滅殆盡,反而是將所有的事物給捲走、帶走,這正符合貪婪那種要拿走一切的特質:簡單來說,憤怒的特性是摧毀一切,貪慾的特性是滿足自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先說,《長城》是一部讓我還滿期待、然後接著對劇情失望、再對網上的一堆影評更失望的電影。

所以接下來就直接切入重點,聊聊饕餮

饕餮這種生物,是中國歷史上的神話生物,他的典型形象是「有頭、有手卻沒有身體」,根據《呂氏春秋》所說:「周鼎著饕餮,有首無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報更也。」大概就是一個急著吃人結果不小心把自己身體搞不見的傢伙。

饕餮的特性非常愛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稱呼愛吃的人叫「老饕」,這種愛吃的特性,讓他與貪婪劃上等號。

Liu_Ding_part  饕餮紋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古代銅器上的饕餮紋

不過,我最早看到饕餮這種生物,是在藏式建築中。西藏風格的建築屋簷下方,都會有這種生物的形象:一顆嘴巴張大大的頭和一雙手,分別咬住並抓著一串串的珍珠。

其實藏式的饕餮不完全是受中華文化影響的,因為在印度中也有一個類似的角色:一位將自己變成天人,想要偷喝不死藥的阿修羅,被太陽跟月亮兩個神祇發現了他的陰謀,他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毗濕奴神,毗濕奴趕在這個阿修羅喝下不死藥、藥水經過他的喉嚨之前把他的頭給砍了下來。

由於他已經喝了一口不死藥,所以他的頭不會死,但是身體就當場死去了。他對太陽跟月亮的抓耙子行為極度不滿,從此追著這兩人跑,一有機會就咬他們一口,這就是日蝕與月蝕的來源。

BritishmuseumRahu 羅喉
Photo Credit: Redtigerxyz @CC BY-SA 2.5
羅睺像

這個沒有了身體的阿修羅叫做「羅睺(Rahu)」,因此在印度許多語言中,日蝕與月蝕就稱為Rahu,而對他的信仰也傳到了許多地方,比如泰國知名的拉胡大神,就是這位羅喉先生。

對不起,扯遠了。

總之呢,饕餮愛吃而貪婪的特性是很明顯的。

不過我覺得,長城裡面對於饕餮有一段很有趣的段落:大量的小饕餮們到處覓食,再帶回來給統領饕餮們的獸王(牠是母的)。獸王不獵食、只吃小饕餮們帶回來的食物,等他吃飽就開始生新的小饕餮。然後再覓食、再吃飽、再生、再覓食、再吃飽、再生,無窮無盡。

獸王無法獵食,小饕餮無法生殖,所以他們必須合作。我覺得這是對於慾望非常好的一段描述。

在佛法的理論中,人們所貪愛、執著的,其實並不是外在的物質,不論是酒精啊、美食啊還是鮮肉與正妹的軀體,而是這些事物給我們帶來的感官刺激,換句話說,我們愛的、貪的,不是外在的事物,而是感受。

那貪愛有什麼問題呢?除了失去會失落、不理性、會有很多顧慮之外,最重要的是,佛法主張:貪愛,是促成我們下一輩子再次投生、再次受苦的重要誘因。

貪愛讓我們不停轉世,然後感受到種種痛苦,然後又讓我們不停貪愛,再不停轉世⋯⋯無窮無盡。

我們的感官本身不停經驗並捕獲著事物,帶來刺激,但感官本身並不能讓我們生命一直延續下去。至於貪愛,雖然他是讓我們轉世的重要誘因,但是他本身也無法直接接觸到外在的一切,必須透過感官的協助。

有沒有發現很熟悉?

感官,就是那一群群的小饕餮,不停去打獵,找外在的食物、也就是物質。

當牠們找到了食物,就會把這個刺激經驗帶回來給獸王、也就是貪愛,貪愛在滿足了之後,就會生出更多的小饕餮,也就是下一期的生命。

另外,電影中成千上萬的饕餮一路往前衝的景象,如同洪水一般,其實也恰好與佛法中以「洪水猛獸」來形容貪欲相似。

經典上往往將貪欲形容為「洪水」、憤怒形容為「烈火」,這是為什麼呢?因為烈火會摧毀掉一切,最後自己也會熄滅,代表憤怒只會摧毀自己、也傷害他人。

但是洪水有什麼特色?

洪水不會把東西給消滅殆盡,反而是將所有的事物給捲走、帶走,這正符合貪婪那種要拿走一切的特質:簡單來說,憤怒的特性是摧毀一切,貪慾的特性是滿足自己。

最後,我不認為這部電影的工作人員們在製作的過程中,有想刻意帶入任何佛教概念,但佛法的理論,正是來自對赤裸裸的人心和大自然道理的觀察,才會如此多采多姿呢。

作者網站:羅卓仁謙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熊仁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