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眼中的古寧頭戰役:共軍奇襲失敗的原因,是國民黨巡邏兵自己誤觸地雷

解放軍眼中的古寧頭戰役:共軍奇襲失敗的原因,是國民黨巡邏兵自己誤觸地雷
Photo Credit: Lukac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門登陸戰中,登陸選擇在潮汐高峰是個錯誤;在「五里」之外偷襲,「誤觸地雷」是「偶然」;前一天演習「壞在海邊」的國民黨坦克,居然在登陸之際「突然好了」也是個「偶然」。這些連在一起的「偶然」事件,是導致這場登陸戰役失敗的重要一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蕭鴻鳴、蕭南溪、蕭江

搶灘・登陸作戰第二天

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 東路(左線)邢永生二四四團方面

是日,正值金門海域一年中的大潮日,當天的高潮點在凌晨二時零四分。對解放軍登陸作戰一方的船隻搶灘,孰利孰弊,尚不確知。

零時,金門島壟口一線的一點紅海面,登陸作戰第一梯隊二四四團一營二連的突擊隊開始偷襲突擊登陸。四周一片寂靜,碉堡裡的守軍沒有任何動靜。突擊隊員們涉水上岸的途中,剪開海中設置的鐵絲網,越過障礙物,在突擊班長周亭富帶領下,幾名戰士以令敵方猝不及防的方式衝進了守島的國民黨軍工事內。

不遠處,轟然一聲巨響,是金門島上的國民黨青年軍第二○一師的巡邏人員,在海灘上誤觸了自己設下的一顆地雷。島上的國民黨守軍驚聞,紛紛進入陣地。碉堡裡,灘頭上,頓時探照燈一齊射出一束束光柱,來回地橫掃著海面。

二四四團一營還在偷襲登陸的先頭船隻被發現,槍聲在頃刻間響成一片,一營二連的後續部隊瘋了似的開始向海灘上勇猛地衝去。

離海岸五百米處二四四團邢永生的指揮船,在黑茫茫的海面上被一柱耀眼的探照燈光束掃來掃去,在指揮船前面的海水裡,是還在奮勇向前划動的一營搶灘船隻。

海灘上各種原先看不見的地堡中,頓時噴射出一條條火舌,輕重武器一齊向海面上開火。

邢永生在指揮船上怒目圓睜,立即向淗江的二十八軍指揮所發出了呼叫:「離敵五里,立即開砲!」

同時,再向天空連發了三顆紅色信號彈。

時值海水高潮,金門島守軍預設的第一道防線、碉堡、鐵絲網大部被淹沒在海水下面,致使登陸部隊的許多船隻被阻隔在海面,無法按預定地點登陸。

幾分鐘後,部署在大、小嶝島解放軍砲兵的砲彈,根據白天觀測好的地點,呼嘯著向金門北岸的官澳西園觀音亭山古寧頭等地的國民黨軍陣地,紛紛落下。但因解放軍隔岸砲火的射程、火力均有限,所以對金門島上國民黨陣地的殺傷力,並不具有壓倒性的威力。

也就是同時,金門島上國民黨守軍的砲火,在海面形成了一道道攔截登陸部隊的火牆和水牆,砲彈打在登陸船上和海裡,騰空躥起十幾米高的水柱。

邢永生立即命令所有的登陸部隊,下海泅渡向金門島進行強攻。船上,那些經海浪顛簸暈船、一直在嘔吐的登陸戰士們,隨著邢永生一聲令下,紛紛跳海以自制的三角架等泅渡工具,向對岸的海灘國民黨軍陣地衝去。

金門島上二十四日下午國民黨守軍因演習「故障」壞在海灘上的三輛坦克戰車,以及島上的守軍,幾乎在二十八軍砲彈落地的同時,也向登陸部隊展開了猛烈的轟擊。

二四四團三營的彈藥供應船被砲彈擊中,在海水中燃起一團大火;一營的指揮船船桅被炸斷,所有的戰士用人工槳奮力向海灘衝去;更多的登陸船被金門島上砲火激起的巨大海浪掀翻或炸成兩截,海面上全是炸爛的船板和戰士們的屍體⋯⋯

邢永生團長率領著登陸部隊和船隻,在火力掩護下迅速搶灘靠岸。一部分搶灘登陸的船隻,在巨大的潮水沖擊力下,直衝海岸陷入了沙灘。在海岸地堡中的國民黨軍見狀,調轉身體向登陸的解放軍進行猛烈地掃射。頓時,搶灘登陸的部隊,被國民黨守軍堅固碉堡裡的火力,壓制在空闊的海岸灘頭。先前已經登陸成功的二四四團一營幾名「爆破英雄」,身綁炸藥包,爬到碉堡附近或衝進碉堡,與敵同歸於盡。

邢永生團長佇立在指揮船頭,指揮船隻和水中的戰士們搶灘登陸。一顆砲彈擊中了二四四團的指揮船,團參謀長朱斐然腹部重傷,腸子流了出來;作戰參謀陳金榮當場犧牲;團參謀樊景禹受傷倒下;測繪參謀橋茂玉、警衛員、司號員、船老大也都負傷倒在船上⋯⋯

特務連袁連長見國民黨守軍火力強猛,傷亡巨大,對邢永生說:「船隊受阻,傷亡嚴重,情況極為不妙,是不是後退回去呀?」

邢永生厲聲回答:「誰敢撤退,就槍斃誰!只有前進,決不後退!」

是時,登陸部隊在黑暗中攜帶各種簡易浮器,紛紛離船跳入水中,游向岸邊;此時的海水高潮,不停地將一個個赴水的將士,沖打回來;海水中的將士們,又不顧一切地再朝對岸登陸地點衝去,如是再三,冒著槍林彈雨,前撲後繼。

海中、灘頭、船上,到處是登陸勇士們橫七豎八的屍體,二四四團第一腳就踢到了自建團以來從未踢到過的鐵板上,出現了第一次較大的傷亡。

三十年後,親眼目睹了這場登陸搶灘戰的國民黨第十九軍軍長劉雲瀚,不無感歎地說:在如此惡劣的天氣和混亂的情況下,解放軍仍然能夠在海中人自為戰,紛紛向岸上突擊前進,其冒死直衝的精神,實令人驚訝!

零時二十分,二四四團登陸第一梯隊,在國民黨坦克砲火的猛烈攻擊下,雖然傷亡慘重,隊形散亂,但國民黨青年軍二○一師六○一團構築的第一道防線,終於被強行突破。

海灘上,聳立著一個兩米高的竹竿,上面吊著個大燈籠書寫著「二四四團登陸點」。邢永生帶領身邊幾個班的兵力,在燈籠下面,一面指揮後續船隻迅速登陸,一面指揮已經登陸的戰士與當面的國民黨守軍展開作戰。

守島的國民黨軍坦克戰車見狀,開著砲橫衝直撞地朝邢永生這裡撲來。剛從海水裡登岸的解放軍戰士們,剛想轉移,坦克轟鳴著已經到了面前,許多戰士躲閃不及,被坦克活活碾死在履帶下⋯⋯

邢永生高喊道:「趕快向西突圍,向二五一團靠攏!」隨即被子彈擊中負傷。

零時三十分左右,奮力搏殺的二四四團主力,終於在金門本島蜂腰部北岸瓊林蘭厝間的「一點紅」附近海灘全部登陸,俘獲國民黨守軍一百餘人,奪占十餘個碉堡。搶灘時身負重傷的團參謀長朱斐然,被抬上金門島海岸後,安置在一個奪下的地堡裡。

邢永生在這個地堡建立了登陸後的第一個、也是最後的一個海灘指揮所。

煤氣燈下,受重傷的參謀長朱斐然奄奄一息,自己也受傷的邢永生對他說:「部隊既然登陸成功了,就必須趕快收攏部隊,恢復建制,你躺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我先招呼部隊去⋯⋯」

話未說完,朱斐然已犧牲了。

海灘上,守島的國民黨軍輕重機槍按前一日演習標定的目標繼續瘋狂射擊,登上海灘的解放軍二四四團勇士們,又在一片片的地雷聲中紛紛倒下。緊跟在邢永生身邊的司號員在中彈倒下的一瞬間,觸動了灘頭的地雷,隨即一顆顆地雷響起。

國民黨的戰車M5A1坦克,此時橫衝直撞,一輛單車的火力超過了一個裝備齊全的步兵連。二四四團登島部隊沒有帶反坦克武器,戰士們只能在身上裹著炸藥包撲向坦克。為避其鋒芒,登陸部隊撤入海灘附近的防風草叢中躲避,但國民黨坦克衝入解放軍隱蔽處做蛇形碾壓,加上國民黨守軍輕重武器一起向登陸解放軍密集射擊,使登陸的二四四團傷亡慘重。據臺灣「國防部史政局」編印的《金門保衛戰》說,二四四團僅登島此刻,即被「擊斃約千餘人」,那些尚未登陸的船隻,也多被坦克的砲火擊沉。

二四四團在登島的沙灘上,遭到了第二次慘重的傷亡。

此際,二四四團三營在壟口海灘強行登陸;二營在林厝安岐一帶強行登陸。

一時三十分,邢永生向後方指揮部發來要求砲火支援的報告。蕭鋒立即命令駐大嶝島砲兵指揮所軍砲團開砲支援。頓時,解放軍的榴砲山砲三個砲群,輪番朝金門開火。

M116_75_mm_Pack_Howitzer_M1,_CFB_Gagetow
Photo Credit: Skaarup.HA @CC BY-SA 3.0
古寧頭戰役中國共雙方均使用的75毫米山砲,原為美軍的M1A1榴彈炮

二時十分,二四四團各登陸部隊船團,利用夜間黑暗,在角嶼、大小嶝砲火掩護下,向國民黨軍第二○一師壟口至古寧頭陣地進擊;二四四團政治處宣教幹事孫堡之,隨突擊營在金門島中部登陸,並佔領了壟口,又一度佔領了雙乳山;二四四團第一營由劉政則代營長,攻到金門城門外,以二個連衝向金門同二連占歐厝,合圍占古坑。隨即,部隊按兵團批准的作戰命令,向島內縱深穿插前進。

四時三十分,國民黨十八軍一一八師(欠一個團),十九軍十四師、十八師五十二團和十一師一個團,在坦克和砲兵、海軍、空軍的配合支援下,分三路向解放軍登島部隊實施全線反擊。

天亮後,二四四團政治處宣教幹事孫堡之,在國民黨軍向壟口的反擊中,負傷衝出壟口,又在坦克和國民黨步兵的追擊下,再次負傷。眼看敵人步步逼近,他立即把打光了子彈的手槍埋掉,並砸爛了隨身的照相機。隨後因重傷被俘,戰後被關進臺北內湖集中營。

二四四團在觀音亭附近登陸的兩個營,遭到國民黨主力一一八師三五四團和八輛坦克(有說十輛)與飛機協同的猛烈反擊;二四四團一營在國民黨優勢兵力的攻擊下,退守觀音亭山、湖尾鄉,以不到三個連的兵力與國民黨步兵和坦克展開三個小時的激烈戰鬥。

因此地無險可守,部隊依托鬆軟的田埂下、雜草間與國民黨軍作戰,一營損失嚴重,陣地失守。營長耿守安和代營長李道三先後陣亡,教導員郭元福自盡,一營大部陣亡,少數向西突圍。重傷的副教導員、曾為華東「一級人民英雄」的劉大仕被俘,後在押往臺灣的航渡中投海自盡守節。

八時起,國民黨軍又出動空、海軍,反覆轟炸掃射解放軍登島部隊陣地,又對沒有返航的船隻和廈門至圍頭沿岸的解放軍砲兵陣地及船隻,進行了狂轟濫炸。

身負重傷的二四四團團長邢永生,帶領著身邊的戰士們,繼續頑強的抗擊。

十時,二四四團特務連副指導員劉繼堂被俘。

十一時許,國民黨軍坦克再次衝至海邊,用燃燒彈向擱淺在岸邊尚未被飛機炸毀的木船射擊,木船一隻接一隻地燃起大火,被看押在海邊的國民黨軍俘虜群,此刻也乘機四處逃跑。

戰至中午,國民黨軍坦克因彈藥用盡後撤補充,海岸邊只剩步兵攻擊。二四四團利用此間隙,整頓了部隊。其時,海邊的陣地已失,部隊傷亡過半,剩餘人員在島上的雙乳山一帶構成環形防禦固守。

二四四團一營正在激戰的同時,國民黨十八師師長尹俊帶領五十二團和三十一團從東向西向二四四團三營據守的壟口陣地圍攻,三營連續打退了三次瘋狂進攻。

二四四團一營失利後,國民黨軍八輛坦克轉向壟口加入戰鬥,五十二團和師警衛營在坦克掩護下突入解放軍三營陣地,三營抗擊一個多小時後寡不敵眾,少數突圍,大部傷亡。營長劉忠義犧牲,副營長、教導員重傷。

十二時,二四四團和二四六團三營所佔領的壟口、西山、觀音亭山等陣地,也相繼失守,人員大部犧牲。只有二四四團團長邢永生與三營營長耿守安、三排副排長劉錄照三人在一起指揮戰鬥到最後。

四周圍過來密密麻麻的國民黨軍,劉錄照衝在最前面,聽到身後一聲槍響,耿守安營長自盡了;邢永生隨即也拉響了手中的手榴彈,前胸流淌著鮮血,但沒有犧牲,隨後被俘。

被俘的邢永生,報了假姓名,自稱原是商人,身份並未暴露。在押往金門湖尾鄉的路上,邢永生對周圍被俘的同志們說:「大家要照顧好重傷員。」他佈滿了血絲的眼睛裡,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後邢永生被叛徒指認出團長身份,國民黨軍要將他與其他人員分開關押。臨行前,邢永生對被俘的同志們說:「國民黨爛透了,還要苟延殘喘,垂死掙扎。」這是他留給大家的最後一句話。邢永生被押送到臺灣嘉義陸軍醫院後,於十一月間被帶走殺害。

金門登陸戰中,登陸選擇在潮汐高峰是個錯誤;在「五里」之外偷襲,「誤觸地雷」是「偶然」;前一天演習「壞在海邊」的國民黨坦克,居然在登陸之際「突然好了」也是個「偶然」。這些連在一起的「偶然」事件,是導致這場登陸戰役失敗的重要一環。

但是,地雷給予金門國民黨守軍提前「警示」,壞了的坦克「死而復生」,這一定是建立在國民黨守軍有預案、有演習、有準備的基礎上。沒有準備,再大的「警示」也不會起作用,再大的「偶然」也發揮不了作用。在大陸,國共兩黨、兩軍的多次生死決戰中,上天給國民黨蔣介石的警示難道還少嗎?

由此可以看出,國民黨、蔣介石在對待金門戰役上的重視態度。而我解放軍,並沒有從諸多方面來重視、認真研究這場登陸作戰。若能像三百年前的施琅大將軍那樣,將天時地利人和都加以綜合考慮,也就不會由這樣的「偶然」變成如此的必然。

天時、地利、人和,哪一條都不佔的解放軍二四四團登陸部隊,就這樣經過短短一天的激戰,僅剩少量殘部,在與二五一團、二五三團合攏後,又在金門島上堅持鏖戰了三天。

  • 中路(中線)劉天祥二五一團方面

零時三十分左右,金門島古寧頭一線的海灘。解放軍登陸作戰部隊二五一團先頭營,在登陸時未被國民黨守軍發現,於金門本島西北部安岐以北、林厝以東順利登陸,其後續登陸部隊均以單船分散抵灘。後續登陸的船隻和兵力,在被國民黨守軍發現後,即遭到國民黨軍的猛烈砲火襲擊。

二時,解放軍二五一團另一部,在湖尾鄉登陸突破;二五一團團長劉天祥,率一部在西保登陸,因部隊分散登陸,劉天祥團部控制兵力甚少,對友鄰部隊情況也不瞭解。

二時三十分,二五一團一部在觀音亭山以西海岸分散登陸,同國民黨守軍二○一師展開激戰數小時,並展開拼刺刀。俘虜國民黨守軍甚多,但無人看押,成了負擔。

二十五日天亮前,劉天祥、田志春率領的二五一團與二四四團邢永生部在東起壟口,西到湖尾鄉一帶的海岸連成片。全部登陸的三個團,佔領了金門本島西北部的十里海灘,並相繼建立起了灘頭陣地。

二五一團一部與二五三團一部在古寧頭以南林厝、埔頭一線陣地取得聯繫,兩個團合力與海、空、坦克配合下的國民黨守軍展開激戰,殺傷大量敵人,解放軍亦傷亡甚眾。

五時,二五一團和二五三團繼續擴大戰果,突破了國民黨二十二兵團陣地。國民黨守軍一被突破就逃跑,有的士兵邊跑邊丟武器,有的乾脆把帽簷向後腦勺一拉,跪下去高叫:「不打啦,不打啦!」

黑乎乎跪倒一大片。

二五一團和二五三團向縱深猛插,但打著打著,就從國民黨軍方向傳來的槍聲和砲聲中判斷出,來了有戰鬥經驗的部隊。打過來的砲,不僅是「攔頭砲」,且聲音脆,打得准,彈著點也呈低伏的扇面形,殺傷力大。劉天祥用電台問大陸的指揮所:「是不是胡璉兵團上島了?」

回答:「不知道!」

六時三十分,二五一團三營與國民黨軍戰車第三連、三五三團,在湖尾高地及安岐附近短兵相接,激戰至烈。

八時,二五一團劉天祥、田志春手中打到只剩有六個班,且部隊運動困難。

中午,二五一團和二五三團西部並肩攻擊金門縣城的先頭部隊,被國民黨守軍十八、十九等三個步兵團加上二○一師二個團殘部擋住;二五一團衝出包圍退到古寧頭,固守林厝,又遭國民黨軍十四師和一一八師強力反攻,奮戰半天,於下午和傍晚,從灘頭、湖尾鄉、安岐等地退守古寧頭。

十五時,二五一團劉天祥團長率僅剩傷殘十餘人,勇猛衝出重圍,至古寧頭與二五三團會合;副團長馬紹堂率領固守林厝的二個班,堅守十個碉堡,苦戰九個小時,打垮了國民黨軍7次衝擊,並給其以重大殺傷,突圍至古寧頭,也與二五三團會合。

前面的「不知道」三字,道出了第十兵團在對國民黨軍動向情報的缺失,這就難怪後面的二五一團,不管多麼頑強和善戰,一千多人的部隊,可憐「僅剩十餘人」了。

  • 西路(右線)徐博二五三團方面

零時三十分左右,金門島湖尾一線的海灘。二五三團登陸作戰第一梯隊,先後在金門島西北部古寧頭西起五沙角到林厝海岸順利登陸。擊潰了國民黨青年軍二○一師六○一團,佔領並控制了北山村和古寧頭村整個半島及沿海,留下一個營堅守古寧頭,以二個營連夜攻佔林厝、西浦頭、一三二高地,兵鋒直指金門縣城。

二點三十分,徐博團長向指揮部蕭鋒電告:一營、二營已向林厝、埔頭方向縱深內插,打死打傷國民黨二○一師官兵甚多,團部和三營控制了整個古寧頭,登陸傷亡二百人,船隻都被打散了,一隻也回不去。

三時十分,二五三團徐博指揮一個半營向金門縣城進攻,奪取了古寧頭以東的林厝,並按照預定的方案,留一個營駐紮古寧頭,由第二營和第一連向金門縣城推進。

四時三十分,徐博率二五三團第二營第四連一個排佔領了埔頭和一三二高地,第一連佔領山灶,形成齊頭並進之勢。

一三二高地,位於古寧頭和金門縣城之間,向北可俯視埔頭、林厝和古寧頭沿海,向南可保障金門縣城,地形十分重要。二五三團佔領古寧頭後,金門國民黨二十二兵團司令李良榮急令二十四日剛剛抵達金門的胡璉部十二兵團十九軍軍長劉雲瀚,會同原駐金門的二十五軍軍長沈向奎,指揮剛到達金門的十九軍十四師二個團和十三師一部,加上二十五軍四十師的迫擊砲兵,由金門縣城和後埔向北推進,迎戰二五三團。

國民黨兩個軍長劉雲瀚、沈向奎帶領三個團的兵力和砲火,在後續部隊源源不斷開來的情況下,迎戰解放軍二五三團徐博一個團。

劉雲瀚、沈向奎兩人同乘一輛吉普車剛接近一三二高地南側時,即遭到解放軍二五三團機槍的猛烈射擊。兩軍長知道一三二高地已被解放軍登陸部隊佔領,沈向奎急忙調轉車頭逃命。三十年後,劉雲瀚回憶這段遭遇時,仍不無餘悸地說:

當此生死之機間不容髮之際,鋒鏑餘生,亦云幸矣!

由此可見,蕭鋒的登陸作戰從戰術層面來說,是完全成功的。其二五三團的登陸作戰搶灘成功,並在剛剛佔領的一三二高地上打出了漂亮的阻擊,就是鮮明的例證。

二十五日天亮前,國民黨軍向徐博二五三團反撲,雖一度將一三二高地奪回,但徐博的二五三團,在奪取古寧頭國民黨軍灘頭陣地中,還是取得了重大的勝利。守島的國民黨軍第二十五軍第二○一師六○一團大部被殲,斃傷國民黨軍連長魯達仁以下官兵數百人,俘敵七百餘人,繳獲武器彈藥一批。二五三團自北向南完全佔領了北山、古寧頭村、林厝、埔頭、山灶和一三二高地,控制了古寧頭半島及其外圍陣地。為整個登島部隊後來堅持三晝夜激戰,創造了條件。

M101-105mm-howitzer-camp-pendleton-20050
Photo Credit: PD-USGov-Military-Marines @public domain
古寧頭戰役中國共同樣都配備的美製M101榴彈砲

七時左右,二五三團進到安岐村西南山灶的一營一連,遭遇國民黨第十八軍的猛烈反擊。在打退國民黨軍多次反撲後向古寧頭轉移抵達林厝,徐博隨即命令一連在五連側翼阻擊西進的反撲之敵。先後擊斃國民黨軍三五三團三營九連連長舒復興、代理連長郭頻經,七連連長張振華亦被擊傷。擊退了國民黨軍的反撲。

八時多,二五三團團長徐博命令二營增援埔頭,王開德營長率四連大部和六連由林厝南下,經過激烈爭奪,又奪回了埔頭,俘敵三百多人。

九時許,已經建立灘頭陣地的二五三團團長徐博與政委陳利華,來到北山東北一線視察三營九連的防禦陣地。走到機槍連二排的陣地時,徐博用望遠鏡向東南觀察,發現後沙、壟口有大批軍隊正在沿海岸向西北運動。

徐博說:看樣子不像東路登陸的兄弟部隊。

當這支部隊的前鋒接近古寧頭東北部海邊時,三營機槍連打旗語聯繫,徐博見對方無信號反應,隨即肯定地說:「敵人向我們反撲過來了!」並命令九連機槍連二排堅決阻擊。徐博命令剛下達,陣地即遭到猛烈的砲火轟擊。國民黨軍頓時「像螞蟻擺陣一般黑壓壓向西壓過來。」一發砲彈在徐博身後炸開,參謀長王劍秋和政委陳利華的警衛員王喜才等九人被炸傷。

抬頭看時,約一個連的國民黨軍,已經進入二五三團前沿陣地一百餘米處草叢中。

十時前,二五三團二營等部隊再次由林厝向埔頭增援,在埔頭以南遭到從金門縣城北上的國民黨軍阻擊,雙方爭奪埔頭激烈,情況嚴重;二五三團團長徐博見此不利情景,決定收縮兵力轉入防禦。

命令部隊停止向縣城攻擊前進;二營四連佈置在埔頭陣地擔負阻擊從金門縣方向北進之敵;五連和機砲連、團部砲兵連,在林厝一線嚴防死守;三營在古寧頭村至海邊灘頭陣地,擔負阻擊東面由壟口方向西進的國民黨軍的反撲。國共雙方軍隊在古寧頭東北海灘、林厝、埔頭3處陣地,展開激烈的廝殺。

約十時左右,二五三團四連一排,在李金玉副營長的指揮下,也從一三二陣地撤回埔頭,王開德營長命令四連防守埔頭西部,六連防守埔頭東部,要求死打硬拚,不許敵人前進一步。

中午前後,國民黨十九軍十四師四十一、四十二團、六○一團殘部在軍艦配合下,向二五三團林厝東北的高地進行反撲,企圖由此向南圍攻林厝。徐博命團砲兵連和二個重機槍連加強五連和七連陣地上的火力,迎頭痛擊,使國民黨軍反撲未得逞;堅守西埔頭的二五三團四連缺少彈藥,為了節省子彈,只打靠近一百米以內的敵人,隨之西埔頭失守,退往林厝村,戰況凶險異常。

國民黨軍迅即調兵增援,四連當面的國民黨軍由一個營增加到一個團;六連當面的國民黨軍由一個團增加到二個團。雙方激戰約一個半小時,國民黨軍十四師四十二團團長李光前陣前「背中七彈」而亡,成為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國民黨戰場戰死的最高指揮官;國民黨軍十四師參謀吳增純亦被二五三團擊傷。

中午,二五三團從觀音山、湖尾高地和一三二高地、埔頭等陣地撤退,回到林厝和古寧頭。

十五時,國民黨軍繼續增加兵力,以七五山砲八二迫擊砲全力向二五三團猛烈砲擊。隨著砲火延伸,國民黨軍一一八師主力從東南向林厝二五三團五連和一連反撲;又向二五三團二營五連和三營七連結合部攻擊;至前沿一百多米時,遭到二五三團八挺重機槍和二個連的十八挺輕機槍和迫擊砲所有武器一齊開火,多次反撲失敗。

擊斃一一八師營長一人,副連長二人,打傷營長二人,副營長一人,連長三人;十八師師長尹俊親自督師警衛營助戰,被二五三團擊斃師部少校參謀梁邦相,擊傷五十二團營長二人,連長五人,擊斃連長三人,除了五十八人倖免外,自營長繆任東以下,官兵傷亡近千人,國民黨守軍反撲均遭挫敗。陣地仍在二五三團手裡。

十五時,堅守古寧頭的二五三團和兄弟部隊餘部,擊退國民黨軍多次反撲。

十六時,國民黨軍發起反擊,被俘的國民黨軍士兵開始搗亂了,古寧頭的二五三團、二五一團前後兩面被夾擊。

二十五日整個白天,二五三團堅守由古寧頭北海岸灘頭至北山、林厝、埔頭南北六里多、東西二里多的陣地上,先後擊敗了國民黨第十四師、第十八師、一一八師的多次反撲,斃傷國民黨二千餘人,俘虜三百餘人,穩住了西路登陸部隊的陣地。同時,二五三團團以下指戰員犧牲和負傷近千人。

激戰至天黑,國民黨守軍反撲被迫停止,退到湖南高地整休。二五一團團長劉天祥、政委田志春率餘部撤到古寧頭同二五三團會合,決定固守待援;二五一團、二五三團以及二四四團的零星人員,都陸續集中於林厝附近,並控制著古寧頭半島;二五一團恢復了同後方指揮部的無線電聯繫,要求第二梯隊夜間在古寧頭以北海岸登陸,並準備派兵接應。

至此,登陸金門作戰的三個團,東路二四四團、中路二五一團所佔領的陣地,全部被國民黨守軍攻佔;二五一團一、二、三營在團長劉天祥、政委田志春率領下,從灘頭陣地轉移到了古寧頭;三營部分由安岐也轉移到古寧頭;古寧頭狹長地帶集結有二五三團八百人,二五一團幾百人,約千餘人;彈藥和給養嚴重缺乏,火箭筒、砲彈、手榴彈已基本打光,飲水、糧食均沒有,只能在陣地附近找地瓜葉充飢。

夜,堅守埔頭的二五三團二營,藉著夜色陸續撤回至林厝,四連二十餘名戰士,一直堅守到二十六日早晨,彈藥快打光時,奉命撤回了林厝,國民黨守軍遂奪回埔頭;二五三團徐博、陳利華到古寧頭海邊同二五一團劉天祥開會,俞洪興參謀留守二五三團陣地團指揮所。

此時的金門島上,解放軍雖傷亡慘重,但頑強拚殺、不僅堅守了灘頭陣地,且嚴重地挫敗了國民黨的士氣。如果此時能有增援,戰局將大為改觀。但是,對岸準備增援的部隊,卻無論如何也等不到返回運兵的船隻。

從登陸搶灘的作戰角度來論,儘管三個團在登陸作戰時遇到了金門守軍的頑強抵抗,但都順利地登陸上了岸,並建立了灘頭陣地,完成了制定的第一階段作戰目的。

  • 蕭鋒二十八軍淗江前線指揮部方面

凌晨,在汪厝海邊待命的第二梯隊二五三團政治處主任張茂勳,一直在等待返航接運第二梯隊的船隻,「運送第一梯隊的船隻沒有一隻船返航。在汪厝海邊,我用望遠鏡看到金門島上打得很激烈,敵人用飛機不斷地轟炸和掃射我第一梯隊登陸擱淺的船隻。我心急如火,沒有船,我無法帶領第二梯隊增援」。

一時三十分,蕭鋒在淗江前線指揮部的電台裡,傳來劉天祥、邢永生、孫靜海的呼叫:我已逼近海岸,遭敵火力阻擊,請砲火支援!蕭鋒立刻命令砲團支援。五分鐘後,設在大陸沃頭和大嶝島的三個砲群八十門一零五毫米美製榴彈砲和七十五毫米山砲,開砲了。

指揮部樓上,隔海可看到金門島上火光閃閃,也可以聽到傳來的隆隆砲聲,戰鬥激烈進行著。幾個小時過去了,前線指揮部沒有接到任何報告,而金門島沿岸,槍砲聲越來越激烈。報話機中,不時可以聽到國民黨守軍的大喊大叫:「共軍攻勢兇猛,趕快增援,趕快增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門戰役紀事本末》,新雨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蕭鴻鳴、蕭南溪、蕭江

解放軍9086人登陸,3900餘人被俘,其餘全部陣亡,沒有一船一板得以返回大陸。
關鍵一戰,一方潰敗,一方大捷。自此,兩岸隔絕。活著的,懊悔沒有與同袍們共走歸途。被俘的,獲釋後卻又懷抱另一種鄉愁。

血濺灘頭六十載,解放軍前線總指揮官後人,奔走兩岸集結散落四處的文獻,以及第一手資料將金門戰役的成敗真相,正本清源,消弭訛誤,交叉比對,全方位公正客觀的紀錄歷經10年書寫,以60萬字、63張珍貴照片的紀事本末文體,帶領讀者親臨這場改變歷史的戰役。

這一次,讓我們以對岸的視角,鳥瞰1949年的金門。

金門戰役紀事本末
Photo Credit: 新雨出版社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