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我們應該從負面報導中知道的事

達賴喇嘛:我們應該從負面報導中知道的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達賴喇嘛堅稱,媒體一定要報導出正面新聞,並且也提供解決問題的方式。以環境問題為例,報導出這個問題後,也同時說明我們可以如何防止問題,而不是讓問題繼續惡化。

文: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

我們應該從報導中知道的事

現在我們每天生活中,充滿負面新聞消息的現象,達賴喇嘛所抱持的觀點,有任何可以扭轉這些現象的希望嗎?

再者,新聞在報導事實時,其所反映的完整性又是如何呢?有關這些事件中的負面描述,有可能只是報導時偏頗的共同現象嗎?讓我們重新再思考一次這些負面報導。

現在想像有一個分數,可以反映出世界上良好行為與殘暴行為的比例。分子是:任何一天的殘暴行為,可以是霸凌,或是謀殺。先就其計算出一個約略值。

接著是分母:各地在同一天內,所有的各種良好行為,從父母給與孩子的關懷動作,到文明禮節,再到幫助匱乏者的善舉。一年中不論哪一天,分母的良好行為數值,一定都遠大於分子的殘暴行為數值。

如果只看惡行,一樣可用分數來說明。上方的分子是同樣的數值。下方則是可能產生,但未發生的惡行數值,如:心中想殺人,但未行動的邪惡念頭;激烈程度近乎發生暴力衝突,但已壓制下來的紛爭等。這種可能發生,但未發生的惡行次數,一樣遠大於實際的惡行次數。

在媒體每天下猛藥,強烈報導人類的冷酷無情、貪腐,以及暴行下,似乎難以想像出這種分數。這類新聞已讓我們的認知,往少數的負面行為嚴重傾斜,忽略世界仍屬多數的善良面。

但是,媒體主要關注發生在世界上的錯事,而不是對的事。這是新聞本身長期功能的一個衍生物,讓我們可以注意到,哪些是需要改正的事、危險的事,或是提醒我們有潛在的威脅。也就是說,錯誤的事才會變成新聞;對的事就不是新聞了。這種看待新聞的眼光,不可避免地扭曲了我們的認知,反轉了良好行為與殘暴行為的分數比例。

這種現象正好說明我們內心相同的狀況。大多數我們接收到的資訊,不曾真正進入到我們的認知領域中。由於注意到的只有一小部分,因此其中很大的比例著重在於問題、錯誤,或是危機威脅上。這樣也讓我們可以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修正錯誤,或是做更好的準備。

認知科學告訴我們:認知最主要是讓我們注意到生活中不確定的部分,並且解決不確定性。當一切情況都正常良好,我們就不需要特別花精神在那上面。大腦會習慣固定的模式,並且排除它,以致我們常忽略日常瑣事和熟悉的狀況。這樣可以節省大腦所需要的血糖和精力。

但另一方面,也會讓生活中大多數正確的事,相對來說變得如同隱形一樣看不見了。因此,報紙頭條新聞主要訴求的,就會是經篩選後,最怪誕不經的部分。

「我總是告訴媒體人,他們對這種現象負有責任。」達賴喇嘛說。他們著重的是可以挑起感官刺激的負面新聞,將正面的事情視為理所當然。所以,重複聽取負面新聞的人,最後會認為人類本質是負面的。如此一來,人類的未來前途也就隨之變黯淡了。

「如果我們認真分析,我們將可看到,具慈悲心的行動比憤怒的行動有力得多。」

達賴喇嘛提出的解決方式,著實讓我嚇一跳。他沒有要媒體改變好消息和壞消息的比例。他有其他想法。

「我告訴媒體說,在現代這個世紀,他們有一個特別的使命——讓民眾不僅只注意到壞消息,也要能帶給民眾希望。」

他又澄清說:「媒體一定要報導壞消息,但同時也要呈現出,能夠改變或是克服這些問題的機會點。否則,這些負面的新聞只會帶給人排山倒海的壓迫感,卻又讓人不知所措。」

他另說:「媒體一定要報導,但要用更嚴謹的態度,來對待這些謀殺案、社會醜聞,或是其他所有的嚴重負面新聞,而不是只像在打廣告,或是放一些美女的圖片而已。」

我本身也是記者,我曾想過,雖然扭轉這種現象的行動很打動我,但要媒體改變似乎不大可能。(持平而論,少數一些媒體已經嘗試改變,其他媒體也在認真看待這個問題。)

達賴喇嘛堅稱,媒體一定要報導出正面新聞,並且也提供解決問題的方式。以環境問題為例,報導出這個問題後,也同時說明我們可以如何防止問題,而不是讓問題繼續惡化。

只呈現負面消息,人們會感到無助。讓人民知道事情有轉圜的空間,才會感覺有動力。

以新方式來思考

接受新思維,即表示要拋棄舊有思考方式。他舉出一個例子給我聽。傳統的印度葬禮是:將屍體放在一堆木柴上火化。他特別提出一位已經過世的好友巴巴.安提(Baba Amte),褒揚他有創意的做法。他在生前的遺願是將他的屍體直接包在一塊布中埋葬入土,不需要棺木,然後在上面種一棵樹。

「屍體最終會歸於塵土,並且成為樹木的肥料,完全不對環境造成傷害,也不必砍樹焚燒,反而是養了一棵樹。我說這個方法真是好。」達賴喇嘛大為讚揚地說。

他很認同新思想。他說:「我屬於二十世紀的人類,但我試著讓我的思想與二十一世紀結合。」

我們試圖創造一個正面的轉變。只要當新思維變成一種習以為常的社會規範時,即是進入成功的門檻。比方說,解放奴隸和童工,在以前是遙遠,碰不得的目標,而現在卻是常態。

達賴喇嘛期望世界從今天我們所知的模樣,變成全然不同的新風貌。他的這一個願景似乎太過理想化,不可能發生。但如同巴巴.安提曾經說過:「沒有人有權安排未來的葬禮。」

書籍介紹

柔軟的心最有力量》,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

轉化負面情緒、維持情緒平靜與心懷慈悲,其實無關宗教或信仰,有了正面的內在轉化力量,就能自然體現出對他人的關懷。科學研究顯示,快不快樂,是看我們個人與他人互動的品質,而不是收入來定。想要在更多方面獲得身心健康快樂,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否感受到與他人的親近。每當我們想要幫助他人時,大腦迴路就會產生快感,就像等待甜點般的興奮。

本書作者高曼1996年提出影響全球的EQ也是達賴喇嘛超過三十年的知交,他解析對達賴喇嘛的長期觀察,加上長年的心理學研究結果分析,如果我們都能透過情緒轉化,讓心平靜,才能有更多的耐心、容忍心、寬恕心,就能擁有一顆柔軟慈悲的心,從自身行為開始改變,伸出援手,對身邊的人付出真誠的關懷,追求幸福經濟,以對話取代衝突,就有機會能邁向一個向善的美好世界。

達賴喇嘛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