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主席聲明」也無法阻止以巴衝突,我們急需更嚴厲且具法律效益的解決方案

聯合國「主席聲明」也無法阻止以巴衝突,我們急需更嚴厲且具法律效益的解決方案

作者:Colum Lynch|翻譯:呂佩庭

儘管美國總統歐巴馬跟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的關係一直不是很和睦,但歐巴馬政府仍在聯合國安理會中替以色列背書,過去五年,巴勒斯坦不斷努力爭取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並想盡辦法促使世界組織正式譴責以色列屯墾政策的同時,美國也頻頻阻擋巴勒斯坦在各方面的用心。

不過這一切就在7月27日星期日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後,從此改變。7月28日星期一凌晨,聯合國安理會發佈了一篇有美國背書的《主席聲明》,要求以色列與哈瑪斯「立刻且無條件停火」,結束這場已造成超過1000名巴勒斯坦及43名以色列人民死亡的對峙。巴勒斯坦表示他們會繼續尋求安理會的協助,找出合法且可行的解決方案,要求以色列停止對加薩的武力侵犯。

這項聯合國最新的外交手段,是由於美國與以色列對加薩的軍事運作意見分歧,拉高了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歐巴馬這方面希望立即停火,尼坦雅胡卻堅持,為了摧毀哈瑪斯用來突襲以色列的地下隧道,戰火不得不繼續延燒。美國國務卿凱瑞星期六在巴黎一場記者會上表示:「我們瞭解以色列之所以無法停火是因為他們無法解決這些地道的問題,而地道問題也確實必需解決。

我們瞭解這點,而我們也正在好好處理這件事。」土耳其與卡達外交部長當時也出席了記者會。凱瑞接著說:「同樣的,巴勒斯坦無法停火,則是因為他們認為現況會繼續糟糕下去,他們將無法更自由地呼吸與生活,也無法在崗哨之間自由來去,更無法獲得外來的食物與資源。」

akerry

美國國務卿凱瑞。Photo Credit : Foreign Policy

美國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的動作剛好遇上不斷攀升的國際壓力,人們希望美國能夠讓加薩居民不再繼續受苦,但同時美國在埃及提出的停火協議卻窒礙不前,其所提出的外交提案本是要迫使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簽訂和平協議,如今卻毫無成效。

紐約大學國際合作中心的聯合國專家李察德‧高恩(Richard Gowan)解釋到,美國現在正嘗試「走鋼索外交」,一邊透露出對以色列的不滿,一邊避免與阿拉伯國家在安理會展開激烈鬥爭,因為這些國家都傾向於安理會通過更嚴苛的衝突解決方案。他也提到:「藉由背書主席宣言,美國暗示對以色列的失望,而這也是在預防必需要在更嚴苛解決方案投票時使用否決權。」

美國的動作也反映出,國務院對以色列在星期五拒絕凱瑞的七天停戰計畫表示氣憤。以色列內閣一致否決了凱瑞的提議,政治界許多人也指控,美國高階外交官精心設計了偏袒哈瑪斯的不平等協議。許多以色列官員也表示,軍隊不但拒絕凱瑞七天停戰計畫的要求,也拒絕接受以色列之前同意延長的人道休戰時程。

前國務院對外關係委員會官員與資深研究員羅伯特‧丹寧(Robert Danin)說:「其實雙方多少都感到委屈。凱瑞因為以色列的反應及他們處理的態度感到受傷;另一方面,以色列的共識是認為凱瑞的提案對它們正在努力的目標沒有幫助,且又帶著一絲不信任。」

回應聯合國的停戰要求,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抗議,安理會並沒有同等譴責哈瑪斯從開戰以來對以色列城鎮發射超過2500枚的火箭,以色列駐聯合國代表羅恩‧普洛瑟(Ron Prosor)諷刺的說:「各位先生女士,我們現在聽到安理會發表的主席聲明,竟然神奇地沒有提到任何哈瑪斯以及其發射的火箭,更沒提及以色列保護自身人民的權力。」

聯合國外交官員表示,美國對安理會聲明的支持,可被視為在以色列拒絕埃及外交提案後美國想傳遞的訊息。

丹寧暗示,美國可能會藉由操縱以色列害怕在聯合國一片撻伐中失去美國這個支柱來平衡時局,丹寧結論了歐巴馬政府可能想傳遞給尼坦雅胡的訊息:「我們可以想辦法幫你,但也可以不幫。」

Mideast Israel Palestinians

北加薩走廊的戰爭煙硝。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

一名駐聯合國的歐洲外交官員說,華盛頓可能對以色列公開詆毀凱瑞一事感到氣憤,而這已不是第一次了。一月時,以色列國防部長摩西‧亞隆(Moshe Ya’alon)的一段話被當地的日報《新消息》(Yedioth Ahronoth)摘錄,報導指出亞隆批評凱瑞為促成和平的努力根本是「過度關心」以及「自以為救世主」,美國國務院則嚴厲反擊,批評其「過度無禮」、「表現有失得體」,亞隆隨即出面為他的言論道歉。

此名外交官員也提到,這次華盛頓的動作就是在表示他們的不滿,並且暗示美國或許願意比過往更進一步,繼而反對以色列的行動。這是美國自2009年以來,第一次採取正式的途徑回應以巴衝突,之前的小布希政府拒絕了一項為以色列從加薩撤軍鋪路的「可容忍」停戰方案,時為國務卿的萊斯(Condoleezza Rice)表示,美國基本上認同這項解決方案的目標,安理會其他14國也都一致同意,但這項聯合國決議卻威脅到埃及作為斡旋角色所付出的努力。

歐巴馬政府則較不情願讓聯合國干預。2011年二月,後來擔任了聯合國外交大使的蘇珊‧萊斯(Susan Rice),在安理會投下了歐巴馬執政以來的第一張否決票,阻擋會議正式通過巴勒斯坦譴責以色列拓展猶太屯墾區的正式決議;緊接著下半年,美國再次於安理會會議前以否決權威脅,成功破壞了巴勒斯坦尋求建國的議案。自從2009年歐巴馬政府上台後,便在安理會阻擋下了一件件阿拉伯世界對以巴衝突的提案。

安理會的確發表了所謂的「主席聲明」,並再次要求雙方遵守2012年的停戰協議,但根據安理會令人不解的議事規則,類似的聲明並不具有正式效力,對雙方也未有法律的強制性,因此,對於安理會回應加薩危機的怠慢,巴勒斯坦的聯合國代表與其他阿拉伯世界外交官員也表達了深深的不滿。

巴勒斯坦代表里亞德‧曼蘇爾(Riyad Mansour)告訴記者,他對安理會的決定感到很失望,他們僅僅發出一篇聲明,而不是決定採用巴勒斯坦與其他阿拉伯國家幾個星期前共同提出的那份,更嚴厲且具法律效益的解決方案,因為這才能真正保護巴勒斯坦人民安全。

紐約大學的高恩表示,漸漸地大家會越來越無法忽略類似的要求,他也說到:「自從2009年歐巴馬上台以來,相對於伊朗與敘利亞的問題,美國一直避免經由聯合國處理以巴衝突,但現在,凱瑞的和平計畫失敗後,以及依目前激烈的戰況看來,這樣的方式越來越難以持續下去了。」

延伸閱讀:

本文獲Foreign Policy授權刊登,原文請見:The United States Lowers Isrel’s Diplomatic Shield at the United Nations(7.28.2014)

APTOPIX Mideast Israel Palestinians

巴勒斯坦孩童站在戰後的瓦礫堆中。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