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族一家四口30年的愚公移山:我們想在部落種回一片森林

魯凱族一家四口30年的愚公移山:我們想在部落種回一片森林
Photo Credit: 攝影/邱承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們甚至想還原那樣的環境:「種回原生種,是因為動物昆蟲都需要,這是大自然平衡的生態鏈,但你一砍樹,就都破壞掉了,雲豹也是這樣消失的。」

文:邱承漢

「你看那邊,那邊整個都是馬拉巴栗(馬拉巴栗俗稱發財樹,是外來種,會排斥原生種),我們接下來就是要在那邊種回原生種的樹,慢慢取代掉他們,把原生種森林種回來。」

神山部落裡,魯凱族的Sula大哥用拿著菸的手,指著對面山頭告訴我,那裡還有好幾處光禿禿的土石流,都是5、60年前伐木廠商一手砍伐後,幾次颱風之後造成的。

「我不懂啊,為什麼樹可以買賣?那個1、2千年的牛樟一顆是幾百萬沒錯,但你拿錢來跟我換,我不要;更何況,那不是我們人類的東西啊。」他接著說。

30年的愚公移山

我在2016年10月份來到屏東霧台鄉的山裡,在那裡待了7天,整天跟山相處,跟那座山的動植物培養了一些感情,然後也知道了,這裡有幾個傻子,正試著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把一顆顆原生種的樹,從採集種子開始、培育樹苗、移植山裡,每年以兩甲地的速度,慢慢地將原生森林種回。

這兩天回去幫忙,幫的不像大家想像中的「種樹」─在泥土中挖個洞、把樹放進去那種儀式性的動作。而是幫忙篩土,因為培育樹苗需要很多的土,這個冬天要準備大約3000株,大概要50到100 袋的土;然後也要定時上山除草,以免藤蔓纏死還年輕的樹苗;有時要採集種子,因為山上沒有水有時要揹水上山澆水。不是你想的那樣美好─而這樣繁重複雜的工作,只有大哥一家四口在做。而這一做,就是30幾年。

31446721726_777e208cc4_z
Photo Credit: 攝影/邱承漢

種樹,因為所有物種都需要

「從小跟著我老爸,高中就開始對抗那些伐木商,耳濡目染之下,就覺得維護這個傳統領域是我的責任。」

辭掉穩定的警察工作,Sula大哥回到家鄉種樹,他們沒錢買下所有地,於是策略性地買下伐木商要進山時,所必須要經過的道路隘口,守著這些關卡等於防止了伐木商。

身為獵人,他們更是講求自然的平衡性,除了我們一般知道的不過量獵捕外,他們甚至想還原那樣的環境:「種回原生種,是因為動物昆蟲都需要,這是大自然平衡的生態鏈,但你一砍樹,就都破壞掉了,雲豹也是這樣消失的。」

慢慢地做對的事

種回原生物種沒那麼簡單。大哥他們是根據不同季節種回不同樹,因為那樣不同的動物與昆蟲,才會有所棲息、才有食物,而從種子開始到可以讓他們自然成長,大約需要3-5年,這中間,要像小孩一般地去照養看管他們。

現實總是很辛苦,認養樹的推廣很慢,往年支持的基金會今年也因為捐款不多而無法贊助。「但事情還是得做啊,就繼續做吧!」大哥總是擇善固執。但兩個小孩才剛出生,於是大嫂回頭開早餐店顧好一家人的肚子;這次回去也才知道他們剛賣掉一台貨車,好讓壓力小一點。

「哎呀,重點就是好好做我們認為對的事,認同我們理念、不干涉我們在做的事、真正喜歡山的人,那樣的贊助我們會很感激地收下,但如果給錢就想要我們配合或幹嘛的,那寧願不要。」

於是我心裡默默承諾,除了已經認養的10棵樹之外,也打算有空就回去幫忙。如果你也有興趣,下次一起去吧!如果有認識的企業想要認養,或者是媒體朋友有興趣瞭解更多,也歡迎跟我說,我們一起去。

想要支持Sula一家人的計畫,認養請到此:『一起來這個山養樹』– 認養申請表

非常歡迎認養後,自己去種下樹!更多資訊請看:屏東縣霧台鄉愛鄉發展協會

本文經Mata Taiwan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