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不是世代之爭,而是失控的信賴;中國崛起的致命傷:次等文明的自我形象;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

懶人時報看什麼?不是世代之爭,而是失控的信賴;中國崛起的致命傷:次等文明的自我形象;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
Photo Credit:台灣公務革新力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今日選文:不是世代之爭,而是失控的信賴;中國崛起的致命傷:次等文明的自我形象;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

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陳秀丹)

(伴隨著人口老化的重要社會議題。轉自詹益鑑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歐洲有一個國家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去扭轉該國插鼻胃管、或臨終打點滴的習慣,他們主張──「無久病臥床的老人!」。芬蘭的國家政策是希望國人死前二個禮拜才臥床,國家花了很多錢在做預防保健,在做預防骨質疏鬆、預防跌倒,期望其國人有健康的老人生活。臺灣剛好相反,花了很多的錢在已經倒地的病人身上。在歐美澳等國,他們不會為無法自然進食的臥床老人插鼻胃管,或採取經腸道營養等延命措施,他們認為,人終有一死,如果讓老人家這樣延長死亡的時間,反而讓其人權與尊嚴受損,是倫理不容的壞事。

老天讓我們生下來,老天也給了我們很好的退場機制。當人老到不能吃、病到不能吃,此時身體呈現相對脫水狀態,腦內嗎啡的生成量會增加;心、肺衰竭,二氧化碳無法排出,這也會造成所謂的二氧化碳昏迷;肝衰竭時,阿摩尼亞的代謝出問題,會產生肝性腦昏迷;這些都能讓人們可以較舒服地離開人世間,這是老天的恩賜,只是現在的醫療卻忘了老天給我們人類最好的退場機制。

(中略)臺灣有超過5成的醫師為了避免醫療糾紛而實施無效醫療。什麼叫「無效醫療」?也就是這個醫療再也沒有辦法達到醫療「增進病人健康或減少傷害」的目的。無效的醫療分「質的無效」與「量的無效」。「質的無效」是再繼續處置下去,病人仍然處在一種無意識狀態,或是再繼續處置下去,病人仍然會死亡,這是所謂「質的無效」。「量的無效」是假設過去的案例有100個,我們用這個方式繼續救治,病人仍然會死,這就是所謂「量的無效」。事實上,臺灣加護病房的密度全世界第一,這並不是臺灣人的驕傲,臺灣很多人要死之前,會被送到加護病房走一遭,這是非常突兀的事。臺灣長期依靠呼吸器維生人數是美國的5.8倍,美國的人口數是我們的十幾倍,可是我們呼吸器依賴的人數竟然這麼多,這令我非常憂心。(懶人時報

中國崛起的致命傷:次等文明的自我形象(范疇)

文明的代價,也是中國邁向公民社會的代價。轉自Sc Cha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這裡要說的是,中國人你怎麼啦?換到西方任何一個國家,甚至那些邊緣國家,如果人民戴口罩抗議霧霾都會被抓,群眾老早就衝入政府大樓翻桌砸櫃了,而中國人卻甘於只做電子阿Q,膽子大的網上罵罵政府,膽子小的就罵罵美國,最孬的就翻牆罵罵台灣。日子就這樣過了,等到夏天霾清了就馬照跑舞照跳,錢照貪人照欺,下一次冬季霧霾就同樣戲碼再演一次。

(中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如果你可以忍受戴口罩就被懷疑是對政府不滿,接受政府的施捨到外地旅遊以保留城市形象給洋人,奧運時因為唱歌的小女孩有暴牙而只用她的聲音換上另外一張面孔假唱,為了綠化政績而把整座山漆成綠色,改裝烏克蘭一艘舊航母就自稱進入航母大國,集中力量賺錢而看不到農村赤貧戶、城市農民工和環境代價,像阿Q一樣打著趙大爺名號被戳穿就轉身看不起其他人,那麼,你的根本問題就在於你自己都在逃避的內心深處形象,那種自己覺得自己還不配做文明人的「不配感」,兜裡揣著(無數窮人供養出來的、往往得來不正的)鈔票,享受著別人因為你的鈔票而裝出來滿足你的自卑感的動作。如果你能忍受這一切還能過日子,那麼你一定有自我形象的問題。

(中略)1%的已經崛起的中國人,無論你的1%地位是天生具備的還是後天佔便宜得來的,你有責任啊!你有責任提醒阿Q們不能再阿Q,你有責任讓駱駝祥子能過上頂天立地的生活,你有責任讓今天的老舍不需要用跳湖來保住靈魂,你有責任讓人們戴上口罩防霾而不必有叛國感!你有責任帶領99% 的中國人擺脫那種次等文明的自我形象。 是的,說的就是你,如果你覺得自己在那1% 內。(懶人時報

不是世代之爭,而是失控的信賴(魚凱)

(年金改革的世代觀點。轉自林于凱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根據精算報告,軍公教退撫基金、勞保在2030年會全面破產。到了那時,如果政府沒有額外撥補,公教退休金將剩下現在的1/3;如果政府決定出手從常年預算中撥補,一年得支付4000億以上挹注退撫基金,將會佔政府總支出的20%〜25%左右(目前政府一年歲出約1.9兆)。

意思就是說,如果年金不改革,到了2030年,納稅人繳出的100元中,有20〜25元會繳給了退休人員。

(中略)如果年金改革監督聯盟在茲念茲的「信賴保護原則」,是「該是我的,一毛都不能少」的強硬態度,那麼,年輕世代也只好為自己的退休保障發聲了。信賴保護原則應該是:公教人員確實有值得保護的信賴利益,不過此利益也必須和公益做衡量(大法官釋字717號);社會保障應與受益人之基本生活需求相當,不得給予過度之照顧(大法官釋字458號)。

年輕世代要訴求的,只是世代互助的精神。當老人家領的退休金,是職場新鮮人的兩三倍;當因為年金改革失敗造成退撫基金破產,而排擠到孫子世代的教育福利資源時,那未來世代的信賴保護原則又在哪裡呢?懇請您們用台灣未來30年的眼光,重新思考「信賴保護原則」吧!(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