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這三種水果跟東南亞很有關係:「柑仔蜜」「蓮霧」「檨仔」身世解密

台灣這三種水果跟東南亞很有關係:「柑仔蜜」「蓮霧」「檨仔」身世解密
Photo Credit:Harry Li@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號稱水果王國,但其實現在市場上販售的多種水果,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番茄、蓮霧、蕃茄與釋迦的身世原來這麼地國際化。

柑仔蜜

在台灣,番茄在北部、中部的俗稱是日文「トマト」,這是英文Tomato的音譯,但在南部的俗稱卻是「柑仔蜜」。多年來,我一直不解,番茄長得既不像柑橘,味道也不甜還有點酸,怎麼會取這種名字呢?

直到二○一三年初,我與中研院台史所的朋友翁佳音聊天,他提到台語「柑仔蜜」(kam-á-bit)源自菲律賓語Kamatis。哇!發音真的很像!我有點驚訝,馬上詢問我的菲律賓朋友,果然番茄的菲律賓語就叫Kamatis。

後來,我有幾次應邀在台南、高雄場演講,我都問聽眾知不知道「柑仔蜜」一詞的由來?結果都沒人曉得。

台語「柑仔蜜」為什麼會源自菲律賓語?這要從歷史找答案,因為這與早年福建泉州人在海外活動、移民的地區有關。我們可以推論:泉州人把菲律賓呂宋的水果Kamatis帶回原鄉和南台灣,所以在金門、泉州稱為「柑仔得」,發音比台灣的「柑仔蜜」更接近Kamatis。

番茄原產於中南美洲,在十六、十七世紀由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引進歐洲,最初只是觀賞,在十八世開始食用之後,才傳到亞洲來。

番茄在歐美的名稱都差不多,語源是中美洲古代「納瓦特爾語」(Nahuatl)的Tomatl,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法文、德文都稱之Tomate,英文則稱Tomato。番茄傳到亞洲,其阿拉伯文、印度文、印尼文、馬來文的名稱,都與歐洲語發音相近,日文「トマト」、韓文「토마토」也是從英文音譯而來。

在華人地區,番茄這種植物有幾種名字。「番茄」二字顧名思義,因為這種植物是茄科,而番有化外、外來之意,目前台灣的國語、香港的粵語(Fan-ke)都稱之「番茄」。但現在中國大陸一般都稱之「西紅柿」,這也說明是從西洋引進、長得很像紅柿的水果。在台灣,直到今天有的地方還以台語稱之「臭柿仔」,因為番茄植株的莖會分泌臭味及黏質。

回到「柑仔蜜」的主題。為什麼番茄的菲律賓語Kamatis,與殖民母國西班牙語Tomade,起頭的K與T會有差異呢? Kamatis在菲律賓語是否另有意思呢?這兩個問題,我找不到答案,問了菲律賓人也說不知道。

後來,我在菲律賓語辭典上發現,對番茄的名稱,菲律賓唯一官方語言「他加祿語」(Tagalog)稱之Kamatis,而菲律賓「宿霧語」(Cebuano)除了稱Kamatis,也叫Tamatis,並註明語源來自西班牙語Tomate。以此來看,番茄的宿霧語Tamatis,就接近西班牙語Tomade 的複數Tomates 了。

他加祿語是菲律賓北方呂宋島中、南部的語言,宿霧語則是菲律賓中、南部的語言。早年西班牙人從墨西哥橫渡太平洋前往菲律賓,依路線是先到宿霧再到呂宋,所以菲律賓人對西班牙語Tomade 的音譯,先有宿霧語再有他加祿語是合理的推論。

我做了推論:「柑仔蜜」源自菲律賓他加祿語Kamatis,而Kamatis 應該是宿霧語Tamatis 的走音,語源仍是西班牙語Tomates。

這個推論,我最後也得到一些確認。我問一位菲律賓廚師朋友,他說他們廚房裡有來自宿霧的同事,在口頭上就是稱番茄為Tamatis,但一定寫成Kamatis,因為Kamatis才是正式的菲律賓語。

因此,我可以做個「柑仔蜜」語源由來的結論: Tomates(西班牙語)→Tamatis(菲律賓宿霧語)→Kamatis(菲律賓他加祿語)→柑仔得(泉州)→柑仔蜜(台灣)。

番茄
Photo Credit:Chen Liang@Flickr CC BY SA 2.0

蓮霧

蓮霧是台灣最受歡迎的水果之一, 還有一個美麗、詩意的中文名字,讓人想不到「蓮霧」二字其實源自馬來文、印尼文Jambu的台語音譯lián-bū。
  
蓮霧是原產於馬來群島的熱帶水果,可能在十七世紀就由荷蘭人從印尼引進台灣。十七世紀初,荷蘭人從歐洲前來亞洲,先在印尼雅加達設立亞洲總部,然後再到台灣台南設立貿易基地(一六二四年至一六六二年),與中國、日本做轉口貿易,並在台南一帶發展蔗糖、稻米等殖民農業。當年荷蘭人從南洋引進很多植物到台灣,包括來自印尼的Jambu。
  
在清代文獻中,Jambu 有很多台語音譯的名字,包括發音相近的「暖霧」「軟霧」「翦霧」「剪霧」「染霧」「璉霧」「輦霧」「蓮霧」「南無」等,雖然最後以「蓮霧」通行,但「剪霧」「染霧」的音其實更接近Jambu。
  
清代文獻形容蓮霧:「大如蒜,蒂銳頭圓,形似石榴,瑩潤可愛;味清甘,略同蘋婆」,就是說味道有點像蘋果。其實,英文也以蘋果來稱呼蓮霧,蓮霧的英文名字就有Wax apple、Rose apple、Water apple、Cloud apple、Mountain apple等。
  
日本時代台灣文人連橫在《台灣通史》形容他當年所見的蓮霧:「南無,或稱軟霧,譯音也。種出南洋……樹高至三、四丈,葉長而大。春初開白花,多髭,結實纍纍,大如茶杯。有大紅、粉紅、大白、小青四種。味甘如蜜。夏時盛出。台南最多,彰化以北則少見。」
  
台灣南部屬熱帶氣候,本來適合種植蓮霧,加上優良的農業技術,在戰後陸續種出暗紅色、水分多、又甜又脆又大的「黑珍珠」「黑鑽石」「黑金剛」等品種,成為台灣的高級水果。

蓮霧
Photo Credit:Randy Yang@Flickr CC BY SA 2.0

台灣的芒果非常好吃,芒果冰也是一絕。芒果的台語叫「檨」(suāinn)、「檨仔」,多年來我一直找不到確認的語源,目前只知中國閩南語系的漳州、泉州、潮州語發音差不多,並找到芒果的越南語發音接近稱之Xoài,柬埔寨高棉語的發音也是svay。
  
芒果原產於印度,在兩千多年前就傳到東南亞。芒果早年印度梵文名字的發音āmra,在中國佛經中可以找到漢字音譯的「菴羅」、「菴摩羅」、「菴婆羅」、「菴沒羅」等。今天,芒果的印度語發音aam、孟加拉語發音āma、斯里蘭卡語a ba也都諧音。
  
目前全世界大都跟隨英文而稱芒果為Mongo,而Mongo 可能源自印度南方的泰米爾語(Tamil language),這種語言現在還通行於東南亞的新加坡、馬來西亞。
  
芒果的泰米爾語發音māṅkāy,可拆成兩半來看: māṅ的音接近芒果印度語的音aam,就是水果的名稱,而kāy 在泰米爾語則是水果的意思。我們可以推論,泰米爾語芒果的發音māṅkāy 傳到了東南亞,所以馬來語、印尼語、菲律賓語對芒果的稱呼都是諧音Mangga。此外,芒果泰國語的ma wng、寮國語的音makmuang,應該也都源自māṅkāy。
  
到了十六世紀之後,最先從歐洲到東南亞的葡萄牙人,把芒果及其在東南亞的名子Mangga 帶回到歐洲。在歐洲,芒果的葡萄牙文Manga,西班牙文、荷蘭文、英文則是Mango。最後,Mongo 成了全世界對芒果最普遍的名字。
  
芒果的名字,相對於上述的語源系統,另一個語源系統就是閩粵語的「檨」,以及諧音的柬埔寨高棉語、越南語Xoài 了。
  
根據台灣的清代文獻,中國的芒果最早產自台灣,稱之「檨」或「番檨」。清康熙五十八年(一七一九年),福建巡撫呂猶龍曾將台灣「番檨」進貢給康熙皇帝,還寫了奏摺介紹一番。結果康熙皇帝大概沒有試吃,就批示說,因從未見過「番檨」,所以要看看,「今已覽過,乃無用之物,再不必進。」
  
說來好笑,台灣在清代時,芒果就是很重要的水果,很多有錢人都會在家裡種棵芒果樹,台灣也有不少「檨仔林」「檨仔腳」的地名,當時種植芒果還有繳稅,而康熙皇帝卻說芒果是「無用之物」。
  
「檨」這個字從何而來?一般也都說在台灣創造出來的。日本時代台灣文人連橫在《雅言》書中說:「台灣之檨字,番語也,不見字典,故舊誌亦作番蒜,終不如檨字之佳。」
  
我們或可推測,當年在為suāinn這個音造字時,以發音相近的「羨」(siān,suān)字,加「木」字邊(芒果樹很大),就成了「檨」字;另有人用「蒜」(suàn)字,但後來以「檨」字通行。
  
連橫在《台灣通史》又說:「檨:即檬果,種出南洋,荷人移植」,所以一般都認為「檨」這個字的語源可能來自東南亞,就像「蓮霧」源自馬來文、印尼文Jambu,由荷蘭人引進台灣。但如上述,芒果的馬來文、印尼文、菲律賓文都是Mangga。
  
有關「檨」 的語源,我曾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是源自豬的英文Swine(與德語Schwein、荷蘭語Zwijn 諧發)。怎麼說呢?因為芒果以前在東南亞是用來養豬,荷蘭人引進台灣最初也是養豬用的。
  
我馬上問中研院台史所翁佳音,他立刻說不對,因為當年台灣的荷蘭文獻中已有芒果樹的紀錄,荷蘭文稱之Vangagsbomen(Mango tree)。
  
對傳入中國的芒果,十七世紀在中國(主要在廣西)的耶穌會波蘭籍傳教士卜彌格(Micha Boym),他在一六五六年出版的《中國植物志》書中,用圖文介紹在中國生長的芒果,以Manko 對應漢字「曫」。
  
我查了中文辭典,「曫」(ㄌㄨㄢˊ)直接的意思是黃昏,是不是說芒果的顏色像黃昏呢?但《說文解字》說「曫音如蠻」,那麼「曫」就可能是Manko 的音譯。
  
此外,我看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的果部中也提到芒果:「菴羅果,樹生,若林檎而極大……色黃如鵝梨,纔熟便鬆軟。」「菴羅果俗名香蓋,乃果中極品。種出西域……五、六月熟……今安南諸地亦有之。」
  
這段文中,有一句「菴羅果俗名香蓋」,這「香蓋」二字,如果用切韻(古時以兩字之音拼合成一字讀音的注音方式)來讀,似乎接近越南語Xoài 或台語「檨」。另有一句「今安南諸地亦有之」,就是說越南也有這種水果。
  
以此來看,越南語Xoài 可能出自中國南方對芒稱的俗稱,但也可能正好相反。於是,我去請教在政大教授越南語的越南裔台籍老師陳凰鳳(越南名Tran Thi Hoang Phuong),她說越南語xoài 應該是外來語,但與中國無關,建議我往印度方向尋找語源。我去找了,但只找到與越南相鄰、關係密切的柬埔寨高棉語對芒果的發音是svay。
  
哈!「檨」的語源真的很難找,或許源自早年南亞、東南亞的一種方言吧!
  
今天,台灣的芒果有很多品種,除了最早的「土檨仔」之外,主要是一九五四年自美國佛羅里達州引進的「愛文芒果」(Irwin),以及一九六六年高雄果農黃金煌培育成功的「金煌芒果」,都非常香甜好吃。
  
在台灣以當季新鮮芒果、芒果剉冰、芒果冰淇淋做出來的「芒果冰」,更是很多台灣人及外國觀光客的最愛。
  
最後補充一點,台語如果說有人「生檨仔」,則指此人得了一種性病,因腹股溝淋巴腺發炎及腫大有如「檨仔」而得名。

芒果
Photo Credit:bangdoll@Flickr CC BY SA 2.0

釋迦

我當英語導遊帶歐美旅客在台灣環島時,他們常說想吃Sugar apple,還知道在台灣稱之Buddha's head fruit,原來說的是釋迦。我查詢農委會英文網站,才發現台灣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釋迦產地。
  
釋迦原產於熱帶美洲及附近的西印度群島,在十六世紀以後由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引進到全世界熱帶地區種植,在各地有不同的名稱。釋迦在中國大陸稱為「番荔枝」,最早在廣東種植,廣東話叫「番鬼荔枝」,以這種外來水果在未成熟時長得很像荔枝而得名。
  
在台灣,中文文獻說釋迦在十七世紀由荷蘭人自印尼引進,但其實也可能由葡萄牙人或西班牙人間接或直接帶到台灣。這種水果的外表很像布滿突起的小肉瘤,有如釋迦牟尼佛像的頭部,所以台語稱之「釋迦」,又稱「佛頭果」。
  
日本時代台灣文人連橫在《台灣通史》中說:「釋迦:種出印度,荷人移入。以子種之二、三年則可結實。樹高丈餘,實大如柿,狀若佛頭,故名。皮碧,肉白,味甘而膩。夏秋盛出。」這段文中的印度,應該是印尼才對,印尼的全稱是「印度尼西亞」,也被稱為「荷屬東印度」。
  
不過,釋迦的印尼文Srikaya,與台語釋迦(sik-khia)發音相近,所以也有人認為釋迦之名最早可能源自印尼文。
  
台灣的高雄、屏東、台東都種植釋迦,有很多不同品種,以台東產量最多、品質最優。其中有一種果實較大、果肉較Q的「鳳梨釋迦」(又稱「旺來釋迦」),一般以為是鳳梨和釋迦雜交而成,其實此一品種最早是在美國佛羅里達州育成,以釋迦和另一種也是美洲熱帶水果Cherimoya(冷子番荔枝)雜交,英文稱之Atemoya。

釋迦
Photo Credit:Hsing@Flickr CC BY SA 2.0

書籍介紹

蚵仔煎的身世》,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曹銘宗

全球美食天堂台灣,代表性小吃多不勝數:蚵仔煎、牛肉麵、滷肉飯、珍珠奶茶……走過、路過、吃過這些美食,但你想過這些美食是怎麼來的嗎?它們的名稱又有什麼特殊意涵?
《蚵仔煎的身世》旁徵博引,透過大量蒐集的資料,加上作者滿滿的好奇心與聯想力,帶領讀者從《黃帝內經》談到基督宗教聖歌,從網路閒聊說到字典考證,展開一場精采的百年美食文化考察之旅。

作者現任台灣文史作家、講師、導遊,聯合新聞網「讀書人」專欄作家。曾獲三次吳舜文新聞獎「文化專題報導獎」,並曾任聯合報記者及主編、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中興大學駐校作家、飲食文化基金會「2009飲食文化系列講座」講師、文建會1997基隆文藝季「基隆廟口文化」訪查計畫主持人。

蚵仔煎的身世_立體書封1
Photo Credit:貓頭鷹出版社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