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兩種:鞋很多和鞋很少的,你是哪種?

人有兩種:鞋很多和鞋很少的,你是哪種?
Photo Credit: geralt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穿鞋意味著行動,年輕人大多不安於室吧,年紀漸長,鞋就少了,人也比較篤定。

文:袁瓊瓊

伊美黛(Imelda Marcos)有3000雙鞋。

1986年菲律賓的「人民力量」推翻當時的獨裁執政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他和妻子伊美黛倉皇離國,伊美黛在總統官邸留下了3000雙鞋。

我覺得人有兩種,一種人鞋很多,一種人鞋很少。我過去是鞋很多的人,甚至誇張到同款同色的鞋,會買兩雙。這是跟楊步偉學的。楊步偉是趙元任夫人,她的書《一個中國女人的自傳》裡就說她但凡看到中意的鞋,一定會買兩雙。

在她(1889-1981)的年代,中意的鞋可能不容易找到。但是我是生在全球資本化時代的,鞋不但到處都買的到,還每年出新款。為什麼要買兩雙呢?就因為鞋業會出新款,那些很喜歡的款式,當季一過,就再也見不到了。

我年輕的時候,流行一種半高跟:鞋頭平削蓋腳背,鞋跟粗而短。穿著很舒適,造型也很美。我有一雙麂皮鞋,鞋頭是秋香綠和小麥黃相間條紋。很喜歡,時常穿,後來就穿壞了,並且再也找不到同款的鞋了。便從此得了教訓。

只有一雙腳,但是年輕時很愛買鞋。甚至許多鞋買回來沒機會穿。在大陸工作那些年,發現鞋子不好帶,就算裝盒子裡還是會壓變形,後來就學到了行李中不帶鞋子。就腳上穿一雙還過得去的。到了大陸買一雙便鞋隨便穿,離開時扔掉。

也不單女性喜歡買鞋,我有個男朋友就鞋很多。他是懶散的人,所有的鞋一雙雙排在門口,看似屋裡住了一大家子,其實就他一個人。進了屋,堆在牆邊又是穿過的鞋,各種各樣都有。我問過他為什麼那麼多鞋?他回答:「有嗎?」連自己鞋很多都不知道。

穿鞋這件事,意味著行動。我們如果穿上鞋,大半是要去做某件事,或者要去某個地方。那種鞋很多的人可能不安於室吧,雖然未必會到處跑,但是可能內在有那種想到處跑,想對某些事某些人展開行動的慾望。而鞋很少的人,像現在的我,我自己的感覺是:人比較篤定,比較清楚自己要做什麼。

而且,實話說,伊美黛有3000雙鞋,她離開菲律賓的時候也沒帶走。她的行動力,或者狂想或者慾望,都留在菲律賓。而且,據報載:伊美黛的名牌鞋,陳列在菲律賓博物館的,被白蟻蛀食,已經腐爛敗壞了。

本文獲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鞋子」,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