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與心理治療師的人生沙龍:比起悔意太少,後悔太多才是大問題

哲學家與心理治療師的人生沙龍:比起悔意太少,後悔太多才是大問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懊悔太多當然是個大問題,我們還會有太多錯誤的後悔。我們還應該質疑那些說自己不感到後悔的人,即便那個人就是你自己。如果說沒有什麼事情好後悔的,或許是因為根本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文:朱立安.巴吉尼(Julian Baggini)、安東尼雅.麥卡洛(Antonia Macaro)

哲學家

一談到後悔,大多數的人都會想起法蘭克・辛納屈唱得真好:「有點悔意也沒關係,只要少到自己都不知道就好。」不過,比起悔意太少,後悔太多才是大問題。

不過,我們對此好像有雙重標準。觀察公眾人物時,最容易讓人氣憤的莫過於他們完全欠缺悔意。諾曼・拉蒙特(Norman Lamont)在政治生涯中最嚴重的失態,就是擔任財政大臣說過:「我一點都不感到後悔。」三個星期以後,他就被撤換掉了。首相東尼・布萊爾退位之後,許多人都期待他會表達一些懊悔自責,因為是他將英國軍隊派往伊拉克作戰。錯失一次表態的機會,就會引來更多嚴厲的批評。

要求他人有悔意,但卻不願意對自己言行感到後悔。為何會有這種差別?答案可能在於,我們將錯誤分成兩種:思慮上以及道德上的錯誤。買錯了食物攪拌機、錯失了一生僅有一次的機會,都是思慮不周,顯示判斷力有缺陷,但並不代表道德有瑕疵。

相對於此,如果你無法遵守承諾、背叛了他人對你的信任,通常就意味你在道德上是有問題的,清楚地證明你沒做正確的事。要對這類錯誤感到後悔,就得回頭檢討自己的行為,並且承認,如果自己更有道德感,就不會犯這樣的錯。這不過就是道德良知要我們做的事情。

然而我們往往便宜行事,傾向將他人的錯誤判定是道德上的,而將自己的錯誤視為只是思慮不周。如果你沒有遵守諾言,就是無賴一個;如果我沒有遵守諾言,大概是忘記了,或是發生其他無法抗拒的情況。你背叛了伴侶,你是個卑鄙的混蛋;但我外遇只是自然的反應,家人對我冷淡、跟同事擦出不可收拾的火花等等。他人應該承認自己的道德缺失,這種要求也沒錯,但卻沒辦法同樣在道德上要求自己。

但是,我們究竟為什麼老是要執著過去發生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所以我們才說覆水難收。擔心已經無法改變的事實沒什麼用。不過這麼說都太簡單了。首先,在大多數的情況中,只要你感到後悔,就會想要改變(也應該這麼做)。最明顯的例子是,許多錯誤是可以補救的,或至少善後一下,讓情況不至於一團亂。表現悔意就是最重要的第一步。你傷害了友情,若想彌補,通常你得先為自己的行為表達深深的懊悔。

悔意激起的改變,不只把事情導回正軌。它能讓我們去思考未來該怎麼做,避免同樣的錯誤一犯再犯。人們常常在評論政治或歷史時引用美國哲學家喬治・桑塔亞那(George Santayana)的名言:「不記得過去犯下的錯誤,注定重蹈覆轍。」,但我覺得應用在人身上更為貼切。

還有一個理由可以說明,雖然無法改變過去,但還是應該感到後悔。你無法改變已發生的事情,事實是沒錯,但並不代表你沒有任何責任。例如,我們最常嚴正要求他人負起責任的,都是無法挽回的錯誤,例如毀壞重要的藝術品、文化遺跡以及他人的生命等等。要有道德感,責任感是關鍵。若欠缺責任感,我們就會不在乎自己的錯誤、粗心、麻木、自私與冷漠造成的負面後果。

如果你希望對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不論結果是否能補救,你都要勇於承擔。想成為合格的道德生物,對於你無法改變的錯誤,就得帶著歉意活著,這是你應該付出的代價。如果只對自己能補救的錯誤有責任感,這在現實上不可行,更會嚴重削弱責任感一詞的意義。

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所有的悔意都是好的,它可能讓情況變好、也可能更壞。在最好的情況中,悔意能督促人做出補救措施、改善個性甚至深化人生智慧。但在最差的狀況下,悔意會讓人無盡沉湎於痛苦的思緒,既不能做出補救,更無法讓自己變好。

悔意也能反映出自己欠缺足夠的能力去面對自己與生命的不完美。我們常常自責,當時應該能做出更好的決定。但想了解為何會犯錯,不只是事後諸葛那麼簡單。所有的決定都是基於有限的資訊,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只是資訊欠缺的一小部分問題。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在什麼樣的時間點做出決定,而是究竟有多少時間做決定。我們不可能有充足的時間徹底想出每個選項的後續效應,蒐羅相關事實,甚至做研究,找出哪些事實最重要。

因此,一到做決定的時刻,無可避免地,只能依據有限的資訊,當中哪些重要、哪些可以忽略,甚至都還來不及權衡輕重。但是,太努力想克服這個問題,要找出最多的相關資訊,不斷地思考判斷優缺點,就會變得像強迫行為一樣執著,讓自己沒辦法繼續前進、好好過活。因此,我們做過的決定幾乎都不是最佳選項,如果你想得夠仔細――但或許是想過頭了。悔意若是基於這種完美主義式的回顧,那就沒什麼意義了。太想要從過去的選擇中挑出什麼人生智慧,最終也只是自曝其短。

所以,懊悔太多當然是個大問題,我們還會有太多錯誤的後悔。我們還應該質疑那些說自己不感到後悔的人,即便那個人就是你自己。如果說沒有什麼事情好後悔的,或許是因為根本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就算無法消除內心的懊悔,至少我們還有理由勇於接受它們。在科幻大師雷・布萊柏利(Ray Bradbury)的短篇小說〈雷霆萬鈞〉(A Sound of Thunder)中,一位時間旅人踩死了一隻蝴蝶,最終造成人類歷史整個改寫 。每個人小小的生活也顯然也能觸發小事件:錯過公車卻帶來意外的浪漫邂逅;求職信函剛好在午餐前送到面試者的桌上,她肚子餓了所以抱怨連連,但如果提早一個小時送到,她就還處在上午享用咖啡的愉悅之中。

因此,對自己做過的事感到後悔,就也該接受,過去任何一點小改變都可能會影響生命的發展方向。想要熱情擁抱當下擁有的一切,就必須去接受自己在過去做過的一切。

心理治療師

最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看到這句話:如果你要跟事實爭辯,百分之百是在白費力氣。我覺得相當貼切。然而,對抗強烈的悔意是有幫助的,特別是那些會侵蝕你氣力的。

悔意的確會讓人耗盡心神。針對自己在過去曾經犯下的過錯,我們的心智會孜孜不倦地虛構出催眠般的故事情節,讓這些故事佔滿自己的內心世界,還會創造完美無缺的選項,認為是自己過去忽略它們。我們會在腦海中不斷重溫發生過的事件,以為在過去的某個時間點、在另一個平行宇宙,自己能做出不一樣的決定,產生不同的結果。類似的心智陰謀能持續好幾個月、甚至數年之久,避免讓自己去注意周遭的世界,持續地跟自己說,但願當時能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後悔是人類自然會有的感覺,伴隨著想像與評價不同的情景,認為自己應該為錯誤的選擇負責。要放下自以為發生過的事情,非常不容易。我們都很清楚,沉浸在悔意中毫無幫助,再怎麼執著都無法改變過去,只會讓自己的腦袋裡充斥著「如果那樣做的話……現在就可以享受當下的一切」。儘管身邊親友常常會這樣安慰你:「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本來就注定是那樣」,這些話大多不太安慰人。

後悔的程度也不同。短期的包含買了錯誤的吹風機或者選錯了渡假時機。貝瑞・史瓦茲(Barry Schwartz)的《只想買條牛仔褲:選擇的弔詭》(The Paradox of Choice》一書提到,這種悔意最常滋生的環境,就是當中有源源不絕的選項朝自己而來。我們很容易不滿意自己的選擇,就算事實上沒什麼大問題,我們還是會忍不住去想像另一種選擇會更好。選項更多,就越容易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史瓦茲認為,唯一的解藥就是選擇「夠好」而不是「完美」的選項,並且對於我們現有的一切培養出感恩之心。

我們做出的各項選擇,或許在事實上並非最理想的。但究竟誰規定我們必須所有時刻都要做出最完美的選擇?完美選擇的重要性何在?(當然,一定會有些無法預見的情況,造成關鍵性的正面或負面影響。但我們無法把不可預知的因素納入考量。)捫心自問,我們是否想要將這樣的悔意帶進墳墓?當下否定或許無法立刻消除懊悔的感覺,但至少提醒自己,時間會帶走一切,都會過去的。

接下來看看較為嚴重的悔意,那些的確會帶進墳墓的負面感受。例子很多,做過的、沒做過的都有,選擇了錯誤的伴侶、踏進錯誤的行業、卑鄙地對待朋友、沒用足夠的時間陪伴家人、沒有嘗試冒險、沒有生小孩、沒有環遊世界、沒有發展自己的天賦等等。

我們很難不理甩掉這些感覺。當然,完全不在意的話也是有問題。傷害了他人,犯了嚴重的錯誤,的確應該深深懊悔,最好時不時能深刻反省重大的人生選擇。如果生活態度強硬又毫無悔意,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變得不願意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或是無法從錯誤中記取教訓。

我們可以從悔意中獲得有建設性的想法,作為自我檢視的起始點。我們可以之問問自己,悔意當中是否有我們重視的價值,是否能因此調整自己的行為。覺得自己應該花更多的時間去旅行或陪伴家人,是否還來得及做?如果曾經傷害某人,如何能彌補?

另外,我們也應該思考一下什麼樣的條件導致某項選擇。我們往往會怪罪自己說:「當初應該要考慮到這個或那個……。」但這種想法會是對的嗎?過去某個時刻的自己真的有辦法了解更多相關要素嗎?是否有將當時的背景因素納入考量?如果自認當時真的知道怎樣做出較佳選擇,那什麼因素導致你沒想到?無論如何,從後悔中學習,就能幫助自己在未來做出更為明智的選擇。

不要忘了,在許多情況中,我們的選擇會帶來收獲,同樣也會造成損失。我們比較會把注意力集中一些人生選擇給自己帶來的益處。但這樣做必須小心,人類總是偏心,會找理由去支持自己的各種決定,最後變成自我欺騙。當過去的決定的確造成損失時,不應該試圖說服自己沒事。只有當我們清楚認知到得失,才有辦法去採取適當的修正行為。

舉例來說,搬離鍾愛的那棟公寓後,好幾個月的時間我都讓自己陷入懊悔情緒中。深切反省後,我理解到自己犯下的錯誤之一,就是不斷地尋找好理由去支持賣掉公寓的決定,藉此壓制心中難以平息的不舒服感受。意思不是說,心中難以理解的直覺永遠應該勝過其他理由,但在做出決定之前,至少看一下它們想說什麼。事情發生之後,也不應該覺得當中有股不可抗拒的強大力量,我完全無力去改變些什麼。這幾點在未來做決定時能派上用場。

然而,要更有效地對抗悔意,就是提醒自己,我們永遠不知道,如果當初採取另一個決定,結果會是如何,也難以確定當初的選擇其實是錯的。如同米蘭・昆德拉在名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提醒我們的:「人生只有這麼一回,無法拿來跟前世比較,也不能等到來世再去改善它。」 悔意只是對某些時間點的印象與感覺。從現在回頭看,我們似乎可以明確肯定當時一定做錯選擇,但我們看事情的角度未來也可能大不相同。挫折可能會帶來新機會,成就也許會變成未來的煩惱。

有個中國故事把這個道理描繪得很生動:

在一個貧窮的鄉下小村莊裡住著一位老農夫,村民都認為他很富裕,因為他有一匹馬。某天,那隻馬跑掉了。鄰居們跑來慰問,紛紛說著這實在太糟糕了,但老農夫只是回應道:「或許吧。」過了幾天,那匹馬自己跑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好幾匹野馬。鄰居都感到歡欣,但老農夫只是回應道:「或許吧。」

隔天,老農夫的兒子試著騎上其中一匹野馬,卻摔了下來而折斷了一條腿。當鄰居前來表達關心之意,老農夫再次簡單地回應道:「或許吧。」隔了一個星期,村子裡來了幾位軍官,要徵招年輕人去從軍,但老農夫的兒子卻因為斷了一條腿所以免受徵招。鄰居們又上門來恭賀,老農夫依舊回應道:「或許吧……」

我們永遠無法完全消除悔意:它來自於人類的天生本性。任何時候,如果發現自己正在想著「如果當初做了不同決定的話,結果會是如何」,你可以回想一下老農夫所說的「或許吧」。

哲學家與心理治療師的人生沙龍:想「一路玩到掛」,最終往往只剩下空虛的生命

書籍介紹

當亞里斯多德遇上佛洛伊德:哲學家與心理師的人生小客廳》,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朱立安.巴吉尼(Julian Baggini)、安東尼雅.麥卡洛(Antonia Macaro)

英國哲普暢銷作家朱立安.巴吉尼的「番外作品」,這次他跨出哲學,與心理學家聊聊時下流行的自我成長議題。

根據二十個人生問題,兩位主持人請出各自領域的專家。哲學家代表:亞里斯多德、笛卡爾、休謨、齊克果、尼采、沙特、羅素、維根斯坦;心理學家則有:佛洛伊德、維克多.法蘭可、亞伯.艾利斯、森田正馬、丹尼爾.卡尼曼、馬丁.塞利格曼。此外,也有橫跨兩個領域的專家――佛陀與一行禪師。內容提及理性主義、存在主義、意義療法、心流理論、正念修行、正向心理學的諸多要點。

但無論大師說了什麼,兩位作者都同意,要實現美好人生,最終還是得回歸自身,有勇氣選擇自己的價值觀並且行動,接受無法改變的事實,努力在自己的能力中做出改變。正如森田正馬所言:在所有不完美的自己當中,選擇最好的那一個。

596380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