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教育對於性別平權有很大的貢獻?太言過其實了

性別教育對於性別平權有很大的貢獻?太言過其實了
Photo Credit: 網路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性教育演變成人們不知道所謂的性別平等為何物,只知道「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樣」;而不是基於一個「因為都是人,所以應該享有同樣不受恐懼暴力的權利」。那麼這種「性別平等」,真的是性別運動者想要的嗎?

最近關於性別教育的爭議,直到現在也吵了一段時間,當然這段時間也引起不少女性主義公知評擊保守團體的反性別教育論述,並且將性別教育捧高到一種接近宗教的地步,似乎只要信奉性別教育就是真理。

對於這樣的言論風向,儘管我同意性別教育對於性別平等的貢獻,但是基於個人的生命經歷以及我對社會和當今學生的觀察,我經常覺得對性別教育的信仰幾乎奉承到一種讓人本能性想要懷疑它的地步。

於是在我提到我對於「支持性別教育」這種單一言論風向的事情之前,我想要稍微帶一下我自己的生長經歷。

每個研究性別的都知道,所謂的《性別三法》是在彭婉如過世之後才火速通過的法案,而目前讓人爭議的性別教育,也是在這個年代如火如荼地展開了。而恰好我正是適逢性別教育風潮的「彭婉如世代」成長的孩子。

你可以說,像我這樣的人是首批接觸性別教育的人,對於性別教育照理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也不應該有一絲懷疑。然而當我看到性別教育被一些對性別有興趣的人,擁護到幾乎不準別人質疑的地步。我有時候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真的從中得到什麼啓發?還是他們對這個世界太過天真?

那麼作為一個性別教育的首批實驗對象,性別教育對我們來說是什麼呢?如果要問我對於性別教育的看法,我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這些性別教育對我們這一代的影響:

無關痛癢。

沒錯,性別教育的存在對我們這代的大多數人來說,它只是無關痛癢的營養學分而已。這個事實在客觀的數據統計面前是個沈重到令人懷疑的打擊,然而我必須要誠實的說,即使有性別教育,對一般人而言他們只知道這是這世上的其中一種政治正確,但即使這樣也依然改變不了他們對各種性別的價值觀。

不如我們就隨機在街上問個成年人幾個問題:「你覺得相貌不揚的人找得到伴侶嗎」;「你覺得醜女,甚至是男人,有可能會遭到性暴力嗎」;「你對於痛哭的男人,以及受暴男性有什麼看法」;「你認為性別的形象是多元的嗎」。

這些問題,你可以在網路上以及任何公開場合講出所謂「正確」的答案,然而如果你真要細究他們到底是不是打從心裡覺得這些都是正確的,他們誠實的答案可能會讓你對你的樂觀提出一個問號。

事實上前段的問題,絕大部份都可以在性別教育中得到解答,然而即使性別教育走了二十年,當你把這些問題對成年人提出時,他們的觀念基本上跟二十年前並沒有兩樣。

事實上你也別問我們這個時代的成年人如何想,你光是跟兒童青少年提出「醜女或男人也會被性騷擾和性暴力」,他們還會擺出訕笑的表情,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盯著你。你怎麼會覺得,性別教育真的神化到有如性別運動者所講的那麼樂觀?即使有客觀的數據表示性別平等的觀念這些年來一直無聲無息的成長,你怎麼知道他們到底是真的體會性別平等的重要性?還是他們只是做對政治正確的選擇題?

那麼話說回來,當年性別教育實施若干年以後,對我的人生經驗有什麼改變?如果真要說實話,我覺得性別教育這個東西,除了提供了兒童青少年,將社會上不正常的性別觀,內化成看似政治正確的理由以外,對於改變整個社會的性別觀其實並沒有多少幫助。

我在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經常看到男人比出女性的第二性徵進行揶揄,也經常看到有男生畫暴露狂的漫畫在聯絡簿上,好像即使批閱者是女老師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他們也會在下課的時候玩互抓對方生殖器的性騷擾遊戲,他們也會對著學校裡發育比較好的女人指手畫腳,但同時也會用更露骨惡劣的「性騷擾」(負面的)去羞辱長得不好看的女同學。

當然升上國中,這種對漂亮女生以及發育良好女生的揶揄輕薄也從來沒有少過,而對於醜女的負面性騷擾也從來不是過去式,甚至有長得不好看的女同學私底下跟我提到,曾經有個男同學當著她的面說:「你長這麼醜,如果你是男的我早就揍你了。」

你看,光是一個「長得醜」就足以引起男性的憤怒,你跟我說性別教育使性別觀念提升?你逗我呢。

還有一次班上一群喜歡跳舞的女生,因為其中一個舞伴轉學離開了,在團長千挑萬找之下,她用一個為難的口氣問我:「你想加入我們的舞團嗎?」在我準備拒絕之前,就有一個男先知替我拒絕這項要求——因為他覺得我非常胖,怎麼有資格跳舞給別人看?於是他大呼一聲「拜託!」,我與那位團長的話題就結束了。

嗯,有人幫我拒絕是好事,只是怎麼覺得有點怪怪的?

至於上了五專我受到的性別歧視和言語羞辱,也從來沒有因為進入一個人生階段而有所減少。特別是男性對我的外表羞辱,更是沒有一天因為性別教育的實施而有所減少。再加上五專是便服學校,可想而知從國小國中一直上來的性別刻板印象,到了五專以後會強化到什麼樣的地步?

然而悲哀的是,即使性別歧視發展到整個求學階段,甚至是畢業後也依然維持這樣的歧視,但是對女生以及性別氣質不符合這社會規範的同學來說,他們怎麼看呢?你以為他們會意識到其中的性別不公?這是不可能的,他們只會尋找更弱勢的群體,依附強勢群體一起歧視你而已。

於是在這種性別觀長大的孩子,你覺得他們對於所謂的性別平等以及性別人權真的有當一回事嗎?很多人以為至少年輕一輩的人會抱持更寬廣的心胸接納各種性別,但是要是你真的這麼相信,只能說你實在是太天真了。

我在大學期間曾經看過一個老師隨機問一個同輩的同學,問她:「你接受同性戀嗎?」這個同學很理所當然的點頭了。然而當這位老師更進一步地問「如果這是你的小孩呢?」這時這個同學一副尷尬的表情,默默轉頭不發一語。

更不用說有很多已經結婚好幾年,甚至育有孩子的成年人,會覺得一個對性愛非常有興趣的女人本質上非常「」,也會嘲笑一個女人一醜就「沒人要」。而且有這種性別觀的成年人還不是只有社會中下層,其中還不乏有知識份子或社會高階層人士。

所以當性別運動者認為性別教育對於性別平權的提升有很大的貢獻,老實說,這實在是太言過其實了。

然而如果要問我會造成這種現象的根本原因在哪裡?如果真要說我對於所謂性別教育的看法,總的來說可以歸納四個層面:

(1)營養學分,不痛不癢。除非設為畢業門檻,否則學生不會認真當一回事。

(2)教材過於簡陋,未能充分講述完整的性別論述,導致學生只明白生理及護理知識,而未必能瞭解性別平等的意義。除非性別教育能夠融入簡單的女性主義和性少數研究理論,否則他們只會知道這是「政治正確」,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是「政治正確」。

(3)與學校教育相比,學生更在乎自己在這個社會的評價。只要家庭、媒體、社會的價值觀沒有核心的改變,一切的性別教育當然比軍訓體育這些學科還要不如。

(4)基於(3),由於整體社會大環境對性別議題仍趨保守,加上學生服從於社會風氣,但又壓抑不了對性的好奇,所以他們只能透過不正確的影視作品,以及商業色情影像,去「瞭解」所謂的性別是怎麼回事。可想而知,許多性別間的衝突,以及對性的恐慌,就是因為這樣而產生的。

我寫這篇文當然不是否定整個性別教育的貢獻,而是在於所謂的性別教育在論述上實在是太過簡陋,導致學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性別要平等,但是不知道性別為什麼要平等。如果這種「不知道」一直沒被教育,經年累月隱忍這些不滿,最後這些不滿會在各種「不知道」和「仇恨」之下,像火山從地底爆炸。

光是這點,從最近近幾年的「反政治正確」和「缺德笑話」的風氣之中,我們就可以知道,不全面的教育會讓言論風氣演變成什麼樣的結果。

於是我不禁要問問這些一廂情願支持性別教育的性別運動者,你們在為性別運動奔走時,不知道有沒有思考過一種假設——如果一個女生,被一群女生圍毆,連男生也加入其中,甚至最後要求受害女生當著所有人的面(不分男女)進行性霸凌,你覺得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在以前,即使是小太保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叫做「即使如何男生都不能打女生」——當然這個規定是基於所謂的「父權騎士精神」才會有這個潛規則約束男生不准打女生。但如今現在男生可以毫不遲疑的聯合女生對女生施暴,你覺得這種演變是怎麼來的?

難道其中一個原因沒有可能,是因為整體大社會被過去不健全的性別教育影響,認為男女有字面上的性別平等;再加上新一代性別教育的推波助瀾,導致這種不知所謂的「男女平等」形成這樣的結果?

如果性別教育演變成人們不知道所謂的性別平等為何物,只知道「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樣」;而不是基於一個「因為都是人,所以應該享有同樣不受恐懼暴力的權利」。那麼這種「性別平等」,真的是性別運動者想要的嗎?

我知道我沒做什麼事,所以我沒資格對性別運動者說三道四,但是性別運動者在倡議之前,是不是也要考慮你即使身處教育前線,有更多時候教育成效並沒有你們所想的那麼樂觀?假使實施後的結果並沒有達到我們的理想目標,也許是時候要反省我們要如何改進我們的性別教育了。

鄭重聲明:請各路保守團體不要利用本人的立場維護你們的政治目的,嚴禁保守團體無斷轉載,也不允許保守團體要求授權,謝謝。

本文經空心二胡同意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