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荒真正的受害者是誰?絕對不是國民黨

血荒真正的受害者是誰?絕對不是國民黨
Photo Credit: Ianbu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處理血液基金會的問題可以很理想性的分兩個層面。急迫性的解決血荒問題,那包含全台灣的計算,因為不是全台灣的醫院都有血庫,血荒已經是一個大問題的刮號。如果血液基金會必須被取代,時程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PY(筆者為血液重大傷病患者)

你沒有良心,但是我有聲音。

往年再更晚約莫一週的時間,會是全年血荒最嚴重的時候。

我常常跟朋友開玩笑,有一種紅,會像細胞分裂這樣到處增生,春聯、紅包、紅色的衣服等,看起來喜氣的東西;但是,有一種紅卻會越來越少,就是血庫的存量。

但是對於我們這種病患來說,輸血就是免不了的事,沒有血就是等,更何況需要的是特殊血液,不是人家從捐血車上捐好就可以用,單一捐贈者血小板12單位,捐的人要有非常健康的血管,才能在時間之內,從血管輸送出三千多cc的血液量到分離機,分離出血小板,把其他血球送回體內,超出時間則機器也報銷。

血荒的時候就是要等,接近過年的時候很容易要等,血庫有血的時候會打電話通知,可能一兩天也可能三天,有時候我會看著血袋,想像捐血人的樣子,通常是像卜派水手一樣,那種心情很複雜,真的是「我不認識你,但是我謝謝你」。

從小到大,從求學到工作,已經這樣活著來到了三十多歲,即使在南投工作,也還是一個人開著車,輸血完,然後馬上回去工作,輸血這件事成為例行公事,如果病情沒有變化,可以偽裝成正常人。

但是生活有時候也會意外。

318的時候,在第一波行動中因為推擠而受傷,兩隻腳都流血,用了很特別的方式突破警方的封鎖衝出立院,然後去急診輸血,而後,這件事情一直成為我心底的負擔,好像因為自己的想法,辜負了醫生的照顧,浪費了資源。

直到在濟南路上的咖啡廳和社團朋友討論事情時遇到我的醫生,我又驚訝又很羞愧的跟他老人家報告了這件事,我默默的流下眼淚,心裡覺得痛苦,但是他只是對我微笑,問我去急診室之後有沒有受到好的照顧,然後讓我知道可以放下。

後來又因為併發其他的問題,在參與社團活動的時候,或是參與議題性的行動時,我都很避免站在前面去衝,但是我可以在街頭上募款,或是使用自己其他的專長,公民的活動始終很迷人。

2016年失去太多重要的人物,當我還在對2017年感到惶恐的時候,就來了這麼一個跟自己如此切身的議題,切身到上週五我從醫院出來的時候,覺得蛋洗某棟大樓可能會令我愉快。但是當我回過神,卻發現自己只是坐在路邊悲切的哭泣,天啊!因為我可能還在內出血,太用力砸東西可能會使腹內壓力增加,在血荒的時候,我應該無法得到足夠的血液,而且又回到道德問題是不?

自從轉型正義在台灣起跑,新聞幾乎就不曾斷過,家母特定觀看政論節目,但是時常與我討論,原因是她覺得我看的新聞報導更多,或是一些特定的事件,她都希望我解釋給她聽,如果我不懂,我會Google,或是直接跟她說我不知道。

自從有媒體爆料,指出台灣血液基金會與不當黨產、賣血當黨產、產值與高月薪、置產與買樓之後,相關文章就不斷在網路上被轉載,一時之間成為網路當紅話題。集中的反應當然不在國民黨身上,嗯⋯⋯可能有,但是同時還有黨主席的新聞其實比較大,真正的民眾對這則新聞的回饋是出現了血荒。

媒體可以使用直接報導和影射性文字去達到目標。昨天晚上擦地板的時候,聽到電視機的聲音,某電視台說「我們沒有爆料和八卦,我們只有真相和事實⋯⋯」,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媒體真的會這麼負責真實新聞嗎?調查事件真相?如果不是,那誰可以,誰負責監督?

不管今天爆料的是什麼聯盟還是什麼媒體,他們可能都達到目的了,他們成功的引起了公眾的憤怒,輿論的壓力,對國民黨以及血液基金會最大的抵抗以及制裁,那就是不去捐血,這個邏輯來自於,沒有血就沒有錢,沒有錢就沒有權,為什麼我的血換你的錢!

沒有人捐血的後果,叫血荒。血荒真正的受害者是什麼樣的人?絕對不是國民黨,如果血液基金會是附隨組織,那更不會是那些肥貓。是最下層的病患,尤其是定期輸血的病患。

如果這當中有任何病患的權益受損,或是真是發生什麼意外,那麼,責任在誰?血液基金會負責全台灣血液的儲存與配送,包括製成。如果這個基金會有問題,那麼衛福部是否瀆職?如果沒有,是否應於第一時間出來說明澄清。但是,衛福部是否有這個能力做說明?更或者,衛福部作為基金會主管單位,是否了解基金會運作?

一位政治家的風範與格局,在於危機與事件處理。當血液基金會被質疑的時候,大家長理應挺身而出,就各方面做說明。救命應為基金會成立的宗旨,如果不能止戰,後果真的不難想像,那是多少條生命的恐慌。但最後葉先生的處理只讓焦點更模糊,甚至成為徹徹底底的政治事件,如果今天基金會之中要有滿懷信念的工作者,這要是多大的打擊。

曾經有網友問我,為什麼一定要跟血液基金會買血?為什麼不跟「別人」買血,為什麼不跟「別的單位」買血?這些問題的提出,表示這位網友對台灣的輸血治療過程,和健保給付範圍完全沒有概念。我擔心的是,這可能也會是這個事件永遠無法落幕,和有心人士永遠可以利用的工具。

處理血液基金會的問題可以很理想性的分兩個層面。急迫性的解決血荒問題,那包含全台灣的計算,因為不是全台灣的醫院都有血庫,血荒已經是一個大問題。如果血液基金會必須被取代,時程表?

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台灣人民急迫且渴求正義,但是正義沒有能夠各自表述空間。我們有沒有可能想到事件背後的另一個可能,一個需要,一種支持,因為我們都一起在這塊土地上生活,這些文字後面必須有相信去支撐。在很醜陋、骯髒、卑鄙的行為背後,有些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就像我想像血袋後面的卜派水手。

我不認識你,但是我謝謝你。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