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返鄉移工Liena:杜拜兩年、台灣九年,這就是我的青春

專訪返鄉移工Liena:杜拜兩年、台灣九年,這就是我的青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擁有一個安心的家,對我來說就是幸福。」

採訪:陳凱翔|攝影:Kenny Mori

我叫 Liena,今年剛好滿30歲。前幾個月我剛結束在台灣一共九年的工作,終於回家了,現在正準備婚禮,下個月我就要結婚了!

以前我們家裡很窮,連房子都是壞的,門有破洞,屋頂還漏水,而且房子的產權也有點問題,媽媽一直要和別人借錢打官司,但常常借一萬要還一萬三,如果沒有馬上還,就會越欠越多錢。那時我18歲高中畢業,當然沒有錢讀大學,所以我一直告訴自己要趕快賺錢,讓家裡有安全和幸福的感覺,不想爸媽每個月都去借錢,家裡常常有討債的人上門。

當時是我第一次有想要出國工作的念頭,我想去台灣,但我爸爸不肯,因為在台灣不是伊斯蘭教,他怕我不能每天拜拜,會吃到不該吃的食物;而且我爸爸很嚴格,都要我包頭巾,完全不能露給外人看。在台灣工作,可能沒辦法這樣。

One-Forty-Liena-4

從沒想過一出國,就是11年

所以第一次出國我選擇了阿聯(UAE),在那工作了兩年,但其實在那很難存到錢,一個月存不到6,000塊台幣寄回家。家裡都不夠錢,連吃飯都有問題,要跟鄰居借錢才能吃。 我到阿聯第一個月就不想做了,因為實在太累了,每天早上四點起床,一直工作到半夜一點,每天都沒有休息。我那時每天都在哭啊,也不會講阿拉伯話,覺得很孤單。每天半夜哭完就睡覺,早上再起來工作。工作了兩年,我的手跟腳全部都受傷流血,因為冬天很冷,一直泡在水裡洗碗。還記得剛回印尼,媽媽看到我的手就哭了,每天都按摩我的手。

在阿聯唯一的好處是,每一年可以跟著老闆去麥加朝聖一次,如果要從印尼去麥加,很貴的,根本不可能。這是當我累的快受不了時,讓我堅持下去的理由。

兩年後我回到印尼,只待了一個禮拜,我就馬上到仲介公司申請去台灣工作。因為我每天都試著說服爸爸,跟他說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保護自己,就算在台灣,也要做一個好的穆斯林。剛到台灣,我還是很緊張,完全不會說中文,只會講「謝謝」跟「早安」。在老闆家,我只要一看到老闆夫婦,就馬上站起來雙手交叉放在前面,然後鞠躬說「你好」。反正我想,這是仲介教的,一定不會錯,但老闆娘就一直笑說我好奇怪。有次半夜,老闆的小孩回來,我在客廳沙發睡覺,一聽到開門的聲音,我也跳起來說你好,他們都嚇死了,哈哈。

One-Forty-Liena-2

我覺得我很幸運可以碰到好老闆,奶奶會拉著我的手去指各個物品,教我說中文──這是盤子,那是杯子,甚至還會教我捲舌,她要我講得很標準。我也常跟奶奶看電視,但我完全沒有看畫面,全部都在看字幕、聽聲音,這樣學比較快。奶奶也把我當成孫女一樣,如果她難過,都會跟我講,我就會安慰她。

我前三年一天都沒有放假,也完全沒有任何印尼朋友,連出去倒垃圾都馬上回來。但老闆都會給我加班費,讓我多賺一點錢寄回家;每兩個月,老闆也會帶我去比較遠的地方玩,台中啊、高雄啊,有時候還坐高鐵。

只是有次很多老闆親戚來家裡,我聽到一個阿姨說:不能對我太好,怕我會逃跑。他們以為我聽不懂中文,但我其實都聽得懂。那時有點難過,因為我一直一直很努力,對老闆跟奶奶都很好。我想不透,為什麼他們不相信我?

One-Forty-Liena-1

第一次回家站在家門口,我的心都碎了

我把前三年在台灣賺的錢幾乎都寄回家買地跟蓋房子。常常跟媽媽通電話時,她說我們的新房子已經蓋好了,很漂亮。我心裡一直很開心,期待回家看看。好不容易等到三年工作合約結束,第一次有機會回家時,我站在家門口,嚇呆了,房子根本還沒好,只有圍牆而已,中間都是空的,原來我寄的錢根本不夠。

還有更糟的是,當我回印尼,我才知道爸爸已經去世了,媽媽一直瞞著不跟我講,怕我擔心,也怕我想回家。但是家裡面太需要我在台灣賺錢了,不然沒錢根本活不下去。我當時沒有掉眼淚,但心裡一直在哭。我告訴媽媽,我要馬上再回台灣工作。

現在的我,已經在國外工作了11年,我媽媽一直想要我回印尼結婚,因為我已經30歲了。所以我決定回家。媽媽介紹了一個很遠的親戚給我認識,我跟他後來見一次面,交換手機號碼,一個月後,他就來我家跟我訂婚了。我覺得他是個很可靠的人,不會到處亂玩,很顧家,自己也在雅加達經營一間小餐廳賣薑黃飯,所以我也決定選擇他。 雖然我們認識不久,也還沒有愛得很深,但我心裡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個好太太,以後我也會在他的餐廳一起幫忙。

One-Forty-Liena-3

擁有一個安心的家,對我來說就是幸福

如果你問我未來的夢想,首先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很安心的家庭,家裡有好的互動,不要太常吵架;希望有幾個小孩,過著平靜的生活。我自己也有個目標:如果以後餐廳經營的穩定,我想要有間自己的衣服店,因為我好喜歡做衣服,也喜歡搭配不同樣子的衣服。如果能為別人做衣服,我覺得這是件很幸福的事。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