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使之都」到「勝利之城」的聲音地景:簡介11支東南亞搖滾樂團

從「天使之都」到「勝利之城」的聲音地景:簡介11支東南亞搖滾樂團
越南搖滾樂團CBC於1974年1月在西貢一個音樂節上的演出情景。該音樂節匯聚了眾多傑出南越藝人及逾萬觀眾,票卷收入則用以協助南越軍人眷屬的生計。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地方都有一支傾國傾城的搖滾樂團,但華文世界對鄰近的東南亞搖滾卻普遍認識不多。在本文中,作者將為您簡介11支代表性樂隊,作為引讀者進入東南亞搖滾世界的敲門磚。

編按:本文標題中的「天使之都」,源於泰國首府曼谷泰語全名的首個詞彙「Krung Thep」;「勝利之城」則為雅加達(Jakarta)1527到1619年間舊名查雅加達(Jayakarta)之意譯。以分別位處東南亞北部與南方的重要城市,概略地含括本文述及的國家範圍。

文:Vera Wang(現任編譯,學習泰語中。)

每個地方都有一支傾國傾城的搖滾樂團,而東南亞搖滾樂的起點,離不開越戰。

越戰期間,許多泰國歌手在酒吧內為美國士兵演唱西方流行音樂,泰國搖滾先鋒「V.I.P.」樂團就此成軍。隨後,「生命之音」流派因學生運動興起。1973年10月,泰國發生大規模學潮,學生要求獨裁的軍政府修憲,遭防暴警察流血鎮壓。這時候的學生普遍受1960年代美國反戰歌曲影響,也在運動中高唱抗議歌曲表達訴求。「Caravan」樂團便在學運期間成立,樂團成員是學運的積極份子,他們結合泰國民族音樂和西方搖滾樂,發展出泰國音樂史上獨特的「生命之音(เพลงเพื่อชีวิต,Phleng Phuea Chiwit )」流派,1980年代再由「Carabao」樂團發揚光大。

1983年,泰國最大唱片公司GMM Grammy成立,簽下一系列搖滾樂團如「Asanee-Wasan」和「Micro」,在商業市場和流行音樂成功發揮影響力,使泰國搖滾在1990年代蔚然成風。至今,搖滾樂仍是最受歡迎的音樂類型之一,校園電影中的主角玩樂團,更成為青春片的必備公式。

和泰國一樣,越戰為西貢(今胡志明市)帶來搖滾樂。起初,越南人民認為這是「侵略者的音樂」,對搖滾充滿敵意;但也有音樂人為了賺錢,到美軍駐紮地區演奏西方搖滾樂,越南搖滾先驅「CBC」樂團便是其一。1971年,南越首度舉辦國際搖滾音樂節,CBC也參與演出。雖然搖滾樂在越南起初受到排斥,但隨著時間推移,很快就被年輕人接受,並從南越逐漸發展至北越,越南的搖滾天團之一「Bức Tường」(The Wall)就來自河內。可以參考《西貢搖滾和靈魂:1968-1974年越南經典合輯》(Saigon Rock & Soul Vietnamese Classic Tracks 1968 -1974)這張專輯。它不是Bức Tường的作品,但收錄了越戰時期的越南搖滾,包括CBC和Elvis Phương的作品。

近年來,搖滾和重金屬在越南樂壇愈來愈主流,作品也更趨成熟多元。舉例來說,歌德金屬「Black Infinity」便被譽為21世紀最棒的越南金屬樂團。

至於柬埔寨,1953年脫離法國獨立後,施亞努國王(Norodom Sihanouk)非常熱愛音樂,甚至唱紅了幾首歌,透過政府大力推廣音樂。受到法國影響,獨立後的柬埔寨特別鍾情法國香頌以及中南美洲、非洲歌曲。而後越戰爆發,協防台灣海峽的第七艦隊為東南亞帶來大量的美國流行樂,使當時柬埔寨樂團百花齊放,造就搖滾黃金時代。當時盛行的樂團包括全吉他樂團「巴曾薩空(Baksey Cham Krong)」、放克歌手「約歐拉容(Yol Aularong)」、有嬉皮之風的「卡達(Drakkar)」以及女歌手「潘蘭(Pan Ron)」。然而,隨著越戰情勢緊張,原先保持中立的柬埔寨也難逃被捲入戰爭的命運。

1970年代的柬埔寨,是由一連串的悲劇組成。美國投炸彈空襲、赤柬(紅色高棉)進城、美軍撤離,紅色高棉全面禁止舊社會的音樂和活動。直到1990年代紅色高棉解體,社會才漸趨穩定。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Cambodian Rocks》這張專輯,收錄柬埔寨黃金時期的音樂,包括西薩姆(Sinn Sisamouth)、蘿絲(Ros Serey Sothea)和約歐拉容等歌手,非常值得一聽。

有「萬島之國」之稱的印尼不僅種族多樣,音樂也充滿活力、變化豐富。印尼搖滾受披頭四影響甚深,1960年代總統蘇卡諾(Sukarno)反對英美文化,不僅禁止電影和音樂、焚燒披頭四唱片,甚至逮捕搖滾樂團。印尼搖滾先驅「Koes Plus」樂團成員就曾因演唱披頭四的歌曲被警方逮捕,後來他們將這段經歷寫進歌曲〈Di Dalam Bui〉中。不過,政府禁令沒有阻礙搖滾樂在印尼的發展,1970年代美國搖滾盛行,傳奇樂團「Panbers」 成立。1980~1990年代中期出現一批搖滾女將如「Nicky Astria」和「Anggun」,將印尼音樂推向國際。

印尼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曾表示自己是重金屬搖滾迷,2014年總統選舉時,他便請到搖滾天團「Slank」站台。事實上,印尼對於外國音樂接受度很高,爵士、藍調、嘻哈、搖滾和雷鬼都被印尼音樂人所吸收,發展出獨特風格。此外,由於印尼文和馬來文相近,印尼流行音樂在鄰近的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也相當受歡迎。

總而言之,這次介紹的11支樂團大多在1990年代發跡,其時大量人口從農村往城市移動,許多年輕人到大都市尋找工作機會。這時期的音樂也生機蓬勃,不僅展現西方文化的影響,也充滿強烈的在地性和草根性。

LOSO(泰國)

LOSO是一支極具「泰味」的樂團,曾是唱片銷售天王,也是在國際上最知名的泰國樂團之一。1996年成立,團名「Lo Society」取自底層社會之意,音樂草根氣息濃厚。

樂團主唱Seksan Sukpimai(Sek Loso)出生在農民家庭,12歲搬到曼谷,開始在阿姨的珠寶製作店打工,也到空調廠工作過。他的音樂啓蒙是槍與玫瑰(Guns N' Roses)和泰國樂團Carabao。雖然LOSO取得巨大成功,但樂團生命沒有維持太久,2002年解散後,Sek Loso單飛。單飛初期推出的作品還是很有LOSO的味道,一樣受到歡迎。期間還到英國發展,曾製作綠洲樂隊(Oasis)唱片的歐文莫利斯(Owen Morris)就擔任過Sek Loso的製作人。2005台灣舉辦「奧林匹克外籍朋友足球賽」,便邀請他來台北中山足球場演唱。

Sek Loso早期作曲和唱腔豐富多變化,不管是氣勢磅礡的大歌或清新小品都能駕馭,吉他功力深厚,非常有舞台魅力。可惜近年將重心轉往能量飲料事業,作品較少 。特別推薦早期乾淨俐落的編曲和好聽的旋律,雖然歌詞相對普通,多以情歌為主,不過詞曲的緊密程度高,聽起來很流暢,傳唱度也非常高。

〈ซมซาน〉(走投無路,Som San),發表於1998年,是LOSO最知名的歌曲,當時在鄰國柬埔寨和越南等國也非常流行。:

〈ฉันหรือเธอ(ที่เปลี่ยนไป)〉(我或你變了,Chun Reu Tur (Tee Bplian Bpai))。Sek Loso屬於張狂型主唱,表演爆發力十足:

〈อะไรก็ยอม〉(什麼都願意,Arai Ko Yom),LOSO的經典情歌,演唱會大合唱必備:

2005年台北中山足球場演唱會:

Carabao(泰國)

有「泰國U2」封號的Carabao,從音樂技術和思想都為泰國樂壇造成極大的影響。Carabao是「生命之音」的代表,歌曲有許多政治主張和社會批判。1980年代初期成立,音樂融合泰國傳統樂器,曲風非常多元,涵蓋民謠、西方搖滾、鄉村音樂,以及拉丁和雷鬼元素,是泰國流行音樂史上的教父級樂團。1984年的《Made In Thailand》專輯,是第一張享譽國際的泰國唱片,據聞這張專輯銷量達500萬張。

Carabao成員歷經許多變動,不過創團成員及樂團核心Aed Carabao始終存在。Aed Carabao在菲律賓留學時接觸大量西方搖滾樂,包括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約翰丹佛(John Denver)和老鷹合唱團(Eagles)。因此,這個泰國殿堂級樂團其實是在菲律賓成立的。

他們的歌曲內容觸及政治和社會議題,Aed Carabao也多次公開批評腐敗的政客、大企業和環境破壞。他們的音樂為泰國樂壇帶來不同的面貌,影響諸多後輩。Sek Loso就說過,Aed Carabao是他心中的英雄。

2016年8月,Carabao剛辦完35周年演唱會,除了演唱經典曲目外,還找來很多後輩當嘉賓,包括PongsitKamphee、Sek Loso和The Richman Toy。結束後馬上又飛到美國展開巡迴,是名副其實的老搖滾,Old but Gold。

〈Made in Thailand〉:

〈วณิพก〉(賣藝人,Wanipok)。Carabao的音樂有濃厚的民族元素,這首歌是代表之一:

Asanee-Wasan(泰國)

Asanee-Wasan兄弟檔來自泰國東北黎府,哥哥Asanee Chotikul是主vocal和吉他手,弟弟Wasan Chotikul則比較擅長詮釋溫柔誠懇的歌曲,音樂風格很具時代感。

樂團前身叫「 Isn't」,曾發行過民謠專輯,1986年成立Asanee-Wasan。他們在泰國最知名、點閱率最高的歌曲是〈กรุงเทพมหานคร〉(曼谷,Krung Thep Mahanakhon)。曼谷是世界上名字最長的城市,全名是「天使之城,宏偉之城,永恆的寶石之城,永不可摧的因陀羅之城,世界上賦予九個寶石的宏偉首都,快樂之城,充滿著像似統治轉世神之天上住所的巍峨皇宮,一座由因陀羅給予、毗濕奴建造的城市。」因為沒有人記得住,所以Asanee-Wasan乾脆把它編成一首歌,結果迴響熱烈。

其實台灣和香港人對他們的音樂並不陌生,因為草蜢的〈寶貝對不起〉和黑名單工作室的〈抓狂歌〉就是翻唱自Asanee-Wasan的〈ยินดีไม่มีปัญหา〉(開心沒問題,Yin Dee Mai Mee Bpunhah)。雖然是老牌樂團,不過至今仍頗有人氣,尤其是2006年的20週年演唱會,門票很快就被搶購一空,加場後依然全數售罄。值得一提的是,Asanee Chotikul也是很有影響力的唱片製作人,曾擁有自己的音樂品牌More Music,屬GMM子公司。當年Sek Loso就是把demo寄給Asanee Chotikul才出道。

有評論認為,Asanee-Wasan的音樂技術或許不是泰國流行樂的最高水準,但他們的價值在融合泰國傳統旋律與搖滾樂,及呈現城鄉之間的感懷。因此外國樂迷很容易從他們的作品中,領略泰國流行音樂的面貌。

〈開心沒問題〉,港台人都會唱的〈寶貝對不起〉和〈抓狂歌〉原曲:

Modern Dog(泰國)

泰國獨立音樂的標竿樂團。1992年贏得可口可樂音樂大賽成名,隨後簽給泰國獨立唱片公司Bakery Music,首張同名專輯《Modern Dog》就銷售50萬張,成為泰國獨立樂團的先驅。主唱Pod Modern Dog畢業於第一學府朱拉隆功大學藝術系,除了玩樂團以外,也參與專輯封面設計,還從事服裝設計、繪畫和攝影。

Modern Dog有濃濃的英搖風及電子元素,最知名的歌曲〈ก่อน〉(在這之前,Gaun)在1994年發行,馬上紅遍大街小巷,2004年因為泰國電影《大狗民》(Citizen Dog)又再紅了一次,至今仍活躍樂壇:

Paradox(泰國)

1996年成立的Paradox受到Modern Dog影響,也同樣來自朱拉隆功大學,是泰國具指標性的獨立、另類搖滾樂團。

由於音樂風格特別,1996年發行的第一張專輯《Lunatic Planet》就在獨立音樂圈得到迴響;2000年簽進泰國最大唱片公司GMM Grammy旗下的Genie Records,開始受主流市場歡迎。隔年舉行第一場大型演唱會,團員在演出時做各種扮裝,舞台視覺效果非常活潑有趣。

Paradox是少數從獨立樂團時期活躍至今的樂團,熱門歌曲包括〈ฤดูร้อน〉(夏季,Reu Doo Raun)、〈มีแต่เธอ〉(只有你,Mee Tae Ter);2011年泰國電影《音為愛》(SuckSeed)的主題曲〈ซักซี้ดนึง〉(Suckseed一次,Suck Seed Neung)也是Paradox的作品。

〈夏季〉,最受歡迎的歌曲之一。2016年他們又出了一首〈ฤดูฝน (ของเขา) 〉(雨季,Reu Doo Fon),不過大家都認為〈夏季〉太經典了,難以超越:

〈Suckseed一次〉,電影《音為愛》主題曲,青春洋溢:

The Richman Toy(泰國)

2004年成立的TRMT,風格屬於古靈精怪的泰式小清新,非常有個性。比起90年代的樂團,TRMT在服裝造型、曲風和MV呈現等各方面都明顯精緻化,且更有設計感,很貼近年輕族群的搞怪趣味和隨性的態度。

〈กรรมกู๊〉(我的業障,Gan Goo):

Slank(印尼)

印尼的搖滾天團,樂團標誌是塗鴉風格的「Slank」蝴蝶圖樣,歌迷被稱為「Slanker」,還寫了一首歌叫〈Mars Slanker〉。從1983年成立到現在,發行超過20張專輯;2008年到美國發行全英語專輯,直到今年仍有新專輯問世,創作能量非常豐沛。一個成軍超過30年的樂團,音樂風格自然也會隨著時間變化,早期的Slank多以重搖滾為主,近年來逐漸走向民謠和流行樂。也因為Slank在印尼的影響力很大,雅加達省長還曾經請他們一起宣傳環保政策。

主唱Kaka Slank標準的搖滾嗓,爆炸頭和刺青也成為「Kaka Slank style」。2013年開齋節後,新北市政府就邀請Slank來開演唱會。當時台灣媒體給他們的封號是「印尼五月天」。

〈Maafkan〉(原諒),典型90年代風格的抒情搖滾:

〈That’s All〉:

Bức Tường(越南)

BứcTường(The Wall)1995年在河內成立,當時團員是越南國家土木工程的大學生,風格突出,辨識度高;主唱Trần Lập(陳立)在越南也是搖滾天王的等級。報導稱他們是第一個登上越南音樂節目Music和VTV3 Friend的樂團,也是第一個舉辦巡迴演唱會的樂團。遺憾的是,陳立在2016年3月因為癌症過世。

〈Đường Đến Ngày Vinh Quang〉(到光榮的路上):

The Cambodian Space Project(柬埔寨)

柬埔寨曾經有過一段音樂的黃金時期,後來被紅色高棉所扼殺。CSP主唱Srey Channthy正是繼承黃金時期舞台風格以及女性的自我展現,她也翻唱了黃金時期歌后蘿絲的〈I'm Sixteen〉。

此外,CSP的音樂受登革熱(Dengue Fever)樂團的影響很深(這個樂團的主唱也是柬埔寨人),曲風很多元,包含搖滾、1960年代surf music以及迷幻Khmer-pop。2011年發行第一張專輯,已經到世界各地演出,《BBC》甚至做了一個專題介紹。2016年底,CSP也受邀來台灣參加「這世界音樂節」。

〈I'm Sixteen〉,翻唱自柬埔寨黃金時期的作品:

Myo Gyi(緬甸)

Myo Gyi是和緬甸老牌搖滾天團Iron Cross合作的主唱。Iron Cross在1990年成立,各時期都和實力派歌手合作,是少數擁有主唱「們」的重金屬樂團。主唱名單一字排開,大概就撐起了緬甸搖滾半邊天,包括Lay Phyu、Ah Nge、Myo Gyi、和Y Wine。這些主唱們和樂團的合作似乎頗自由,也常舉行個人演唱會。

〈Ma Lar Par Nae〉(不要來)

Unicorn(寮國)

主唱青澀的vocal和清新的曲風相當吸引人,可惜寮國的資訊相對較少,Unicorn的專輯難尋。

〈Nam Ta〉(眼淚):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