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問穆斯林:美國夫婦以咖啡、冬甩和對話化解「伊斯蘭恐懼症」

問問穆斯林:美國夫婦以咖啡、冬甩和對話化解「伊斯蘭恐懼症」
Photo Credit: Mona Hayda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恐懼症」在美國越來越流行,當地一對穆斯林夫婦嘗試以冬甩、咖啡和對話消除恐懼、偏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詠昕

你覺得戴著頭巾的穆斯林一定是恐怖分子嗎?不如先聽聽一個愛情故事?

Sebastian Robins和Mona Haydar在2012年邂逅便一見鍾情,現時已經有一個2歲大的兒子。Haydar是一個敘利亞籍穆斯林,而身為白人男性的Robins,在認識Haydar後都改信伊斯蘭教。

認識了Haydar後,Robins跟他的妻子說︰「我從來沒有真正意識到人們如何盯著你。」

Robins說,當他向兒子兩人外出時,所有人都對他們很友善;但當他與Haydar兩人外出時,就會引來不少奇異的目光。Robins跟鄰舍聊天談到他的妻子時,別人都會用一種奇怪的語氣說︰「噢,你的妻子是穆斯林?」。

在巴黎恐襲和南加洲槍擊案之後,Robins說那是他第一次在自己的國家感受到恐懼,人們對穆斯林的恐懼,令他們兩夫婦甚至躲在家中不敢外出,但他們明白到要做些什麼,Haydar說︰「我們覺得我們不得不做些事,用愛和連繫取代創傷⋯⋯『我們怎樣才可令人們和我們聊天?』」

兩人認為有必要接觸他們的社區,開展公開的對話,Robins說當時他們不只害怕外出,更感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壓抑。

幾個月前,他們在麻省劍橋市一家高中和圖書館前豎起一個寫上「問問穆斯林」(Ask a Muslim)的牌子,並提供免費咖啡和冬甩,帶上兒子Safi和他們的狗Ben,鼓勵人們跟他們聊天。兩人認為那是最安全的地方,雖然那時他們並不知道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兇手曾在該校上學,但這恰巧引發到認真對話。

Robins說︰「第一次弄這個攤位時,我們真的很害怕,甚至去到害怕會驚動警察的地步。」

但很快,類似攤位在全國出現了數百個,引起了很大迴響,兩夫婦接受了很多訪問,也有很多人向他們諮詢在自己的地區辦攤位的詳情。Haydar認為這是一個「有魔力的連接」,兩人已經與100多人展開了對話,大部分人都很高興見到一對穆斯林夫婦願意談話。

兩人最希望的是,這個活動令人看到他們也是典型的美國人,Haydar表示︰「我們都過著愚蠢和平凡的生活,當一個兩歲孩子的父母,在早晨換尿布和煮早餐。」

當然,不是所有在攤位前停下的人都那麼友善,有人指Haydar頭上戴著「壓迫的東西」(指她的頭巾),令Robins十分驚訝,他說︰「我們在劍橋,這是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和所有著名大學的家,我們與非常聰明的人交流,我很驚訝媒體報導如何有效地散播到人們的腦袋裡。」而Haydar就說這是角度問題,她認為頭巾是解放而非壓迫︰「無論你把我視作被洗腦或否。」

Robbin對「伊斯蘭恐懼症」的教育來自Haydar,談及他的婚姻,他表示︰「我重新審視我在社會中的地位,一個白人、直男、受過教育、作為一個中產階級上層的男人,在社會中意味著甚麼。我讀書時知道這些東西,但通過Mona(Haydar)的眼睛去體驗⋯⋯這是非常驚人的。」

Haydar回憶起她告訴她的父母她要跟一個白人結婚,阿拉伯僑民通常都是與彼此結婚,由於文化和宗教的差異,與美國人結婚的想法在其社區裡不是很受歡迎。Haydar說︰「這絕不容易開口,但是當我的家人見到他時,每個人都知道這選擇正確。」

他們都說︰「我們走出了自己的舒適區,而且都得到回報。我們花了很多勇氣去做這件事。我們一開始都沒有感到很安全,但我們做到了,因為我們相信愛情,我們相信,這個世界是一個慷慨和美麗的地方。」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