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一)我們的肉體: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一)我們的肉體: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
《青春勿語》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們沒有做錯什麼,而是這個社會出現了問題。當地MBC電視台也忍不住嘆息:「從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我們看到南韓果然是性侵犯者的天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慶德

正就讀韓國名校高麗大學法律系的女孩夏,剛參加完當地三大高考之一司法考試(檢察官、律師考試)[1],打了通電話給我,邀我一起到咖啡廳喝杯咖啡,陪她對答案。

也許因為我是個外國人?比起跟一起參加考試,住在考試院的同學、朋友們一起對答案,我陪在她身旁,她會感到輕鬆許多吧。

看來,今年的夏考得不錯,對完模擬考題答案的她,輕吐口氣,面有笑意地撩了一下右耳的頭髮,之後用調棒攪拌一下桌前的冰咖啡,喝了口咖啡。我問起她,為什麼想要當起檢察官(검사)?她的答案讓我吃驚,她說:「有時候,當律師得幫壞人辯護,而我想把強暴犯全部都抓起來,所以我想要成為一位檢察官。」

這的確是一個耐人尋味的回答,因為想要有份鐵飯碗,或想要有份高薪所得、穩定職業,甚至出於正義感,想當檢察官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夏的答案卻是出人意料,「想把強暴犯全部都抓起來,所以我想要成為一位檢察官。」

儘管韓國於2012年,以國民年均收入兩萬美元、總人口數5,000萬人的「20-50」標準,晉身全球第七個已開發國家之列。但男女性別歧視、差別待遇等問題,仍持續蔓延在社會裡。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的《2013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in 2013),以136個國家為調查對象,韓國的性別平等排名明顯為後段班,為113名。此調查顯出男女平等排名前段班,第一名為冰島、第二名芬蘭、第三名挪威、第四名瑞典等北歐國家;而韓國與後段班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09名)、巴林(112名)、卡達(115名)等中東國家是相同水準。

統計數字永遠都是冷冰冰的,韓國社會對於女性的「物化」[2] 與「暴力」,卻在夏的「想把強暴犯全部都抓起來,所以我想要成為一位檢察官」一語內,意義被揭露出來。我想她會這麼說,是想到2004年發生慶尚南道蔚山的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밀양여중생집단성폭력사건)吧?這樁案件與判決,的確可作為當代韓國女性遭受到性暴力最真實的寫照。

한공주 韓公主 青春勿語
《韓公主》劇照

2004年1月到11月中下旬期間,發生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轟動社會。起因是崔姓三位姊妹(遭到性侵時期的年紀分別為就讀高中的16歲,與就讀國中的14、13歲),2003年7月暑假期間透過交友軟體交友,在2004年1月與網友見面時,儘管有姊妹一起陪伴前往,仍是不敵男性網友的花言巧語。

以朴姓為首的「密陽聯合」(밀양연합)的暴力集團,以半哄半騙、半威脅半恐嚇的口氣下,帶到一間簡陋的旅館性侵得逞。且之後,食髓知味的集團首腦朴姓男性網友,還曾經到家勒索毆打崔女年邁已高的老母,憑得就是當天性侵三位少女,在當場用手機所拍下的影片、照片,威脅崔姓三姊妹若不服從,就要把這些影片散播到網路上,讓她們無法做人。

起初崔姓少女們也想息事寧人,或者該說已經嚇到不知該怎麼辦?如何跟父母親開口?跟警察釐清案件?過程中也曾拒絕過警方介入調查。但是紙包不住火,崔姓少女遭受暴力集團長達半年、11次以上的性侵與暴力威脅,2004年8月試圖服安眠藥自殺未果陷入昏迷,這時才被家人發現異常,報案處理,性侵事件才浮上枱面。

根據警方12月的調查,輪姦崔姓三位少女的暴力集團成員,是分屬三間不同學校的男性學生,果真是名副其實的「密陽聯合」集團。共計41名加害人中,有35位就學中,而加害者共同的特徵,就是皆為1986年生,已年滿18歲,但仍未符合韓國當地法定19歲成年年紀。

更駭人聽聞的是,根據警方深入調查,除了這三位崔姓少女之外,昌原市(창원시)還有兩位女國中生也「似乎」受到相同的手法脅迫性侵,追加的共犯甚至高達70位以上。換句話說,保守估計約有111位以上的男生,曾經狠狠地糟蹋過這五位未成年女性的肉體,還拍下影片威脅。

但最終警方報告仍是以「犯罪嫌疑犯41人,被害者三名女性,其他因為證據不足,無法判斷是否真有其他密陽聯合集團性侵他人」作結,引起社會不滿。

而我們若集中探討崔姓三姊妹事件,可看警方從2004年12月6日傍晚開始,在密陽市、蔚山廣域市(울산광역시)、昌原市內,陸續在網咖、撞球間、圖書館與KTV等三十餘處逮捕主要嫌疑人與共犯。原以為這些性侵者會受到適當的處罰,但是調查的過程中,警方卻又對這三名崔姓少女造成二度傷害。

警方調查集團性侵案件時,除了拒絕崔姓姊妹提出由女性員警來檢查自己的身體隱密私處傷口外,參與調查的男性警方,也以被害者可能因害羞不敢開口的情況下,謾罵被害者不肯全力協助調查、浪費他們的時間。事後,不耐煩的男性警方對這些崔姓少女說出「你們真是密陽市的恥辱」的暴言,也紛紛被媒體揭露出來。

不知道誰才是受害者?誰才是加害者?

更別提蔚山警察局男性警員,為了增加辦案效率,直接進行犯罪者的容貌之確認,要求女性加害者,站在這些一排又一排的嫌疑犯男子面前,逐一逐一地確認臉孔。讓被害者以近距離觀看著這些死都不想再看見的面孔,且搭配警方催促的聲音,詢問著「是不是他幹的?」、「確定有他嗎?」、「他沒有插入吧?」,對被害女性造成第二次傷害。

調查過程問題重重。事後,國家人權委員會介入調查,社會輿論也大肆炒作,督促當地教育廳正視性侵事件之處理方式,與提出修正性教育等長期對策方案,蔚山南部警察署署長也因此事出來公開道歉。

但同一時間,網路上也已經流傳出事件受害者崔姓姊妹與「密陽聯合」暴力集團成員等照片,造成女性被害者第三次傷害了。甚至網路以訛傳訛這些「密陽聯合」的暴力組織,經過警方調查是子虛烏有的團體,他們其實是「職業訓練中心」的人士,起因是這三位崔姓少女想找打工,所以才會跟職業訓練所的成員見面聚會,其中因為雙方口角、小爭吵,遭受到不平等的對待罷了。

這是多麼荒謬的傳言啊?最終,網路上流傳關於這些女性被害者的照片、言論,也以流出被害者的住處、學校、家族等個人情報,被警方認定為違法行為,得進行賠償外,完全無顧於被害者人權與心理感受,草草作結。

調查越來越離譜,流言越來越誇張,事情越鬧越沸騰,後來,蔚山地方檢察院輾轉接手警察局調查。

但崔姓少女表示她們只想好好休息,不想再喚起恐怖的回憶,卻再度面臨上一輪一樣的問題,「是不是他性侵妳?」、「在哪、何時、如何如何性侵?」,甚至被害者答詞若有點模稜兩可或與姊妹不同時,還會被要求再好好回想一下「遭害」的過程,諸如「是哪個男生插入你的?」、「這個男生是兩次還是三次?」、「你怎麼會這麼『傻』,還繼續配合他們」等問題,第四次的傷害。

有時候,崔姓姊妹還會自我安慰,為了讓這些禽獸、壞人得到懲罰,這樣的過程是必須的,即使她們已經遍體鱗傷。但事與願違,事後這些性侵崔姓41位嫌疑犯加害者,沒有一位受到刑事責任、留下前科。

性侵事件20位嫌疑犯遭到蔚山地方檢察院處罰,其中以青少年身心健康發育未成熟為理由,簡單處罰10位加害者罰金或口頭警誡,而起訴的另外10位加害者,被送往釜山家庭裁判所少年部,最終判定5名加害人收容在少年部內教育一下,其他不受處罰釋放回學校,改由學校處罰這些「上報」學生「3日的校內勞動服務」(3일간 교내 봉사활동)…

這樣的判決令人服氣嗎?合法嗎?正當嗎?

這就是崔姓少女期待的正義嗎?

三位崔姓姊妹於2005年1月離開蔚山,搬到首爾,長期接受精神科治療。

精神科醫生對媒體坦承,被害者迄今「往往都有想自殺的念頭」、「她們常對我說『我活著還要幹嗎?』,我多想從地鐵月台跳下,死一死算了!」

而這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也於2014年被搬上螢幕,改編成《韓公主》(한공주),由千禹熙(천우희)主演。電影海報上女主角旁,以微小的韓文字寫上:「我真的沒有做錯任何事。」(전 잘못한 게 없는데요.)標語,控訴這案件的經過與結果。

한공주 韓公主 青春勿語
Photo Credit: namu.wiki

她們沒有做錯什麼,而是這個社會出現了問題。

當地MBC電視台也忍不住嘆息:「從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我們看到南韓果然是性侵犯者的天堂。」

但就程度而言,性侵女性若是對肉體之傷害,更讓南韓女性更為擔心的是——生命的喪失⋯⋯。

(待續)


[1] 另外兩大考試為公務員考試與外交官(外務)考試。

[2] 請參閱筆者「酒色文化系譜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