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男人】女權運動的下個階段,是男權運動

【粉紅男人】女權運動的下個階段,是男權運動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過去半個世紀裡,絕大多數的女性持續強烈要求眾人反轉傳統上,認為女性想要什麼,以及能做什麼的社會標準。現在是時候輪到男人這麼做了。

文:安・瑪莉・史勞特

美國現在有個很常聽見的性別歧視故事,其指標性就跟過去剛進入職場的年輕女性都會被叫去幫忙倒咖啡的老故事一樣。這個故事的情節是關於一位很會照顧小孩的爸爸,在公園或雜貨店碰到一個雖然是好意、但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的女人。麥特.維拉諾(Matt Vilano)在《紐約時報》母親版上一篇名為「我討厭被人叫好爸爸」的文章裡寫道:

故事始於我們每個月固定兩次的超市採購行程─我背上背著一歲大的寶寶,而三歲的那個則是全程發號施令,用力猛扯著我的手掌往前走,就像是隻雪撬犬看到眼前一望無際的跑道一樣。

我們通過了自動門,像平常一樣對著出現在攝影螢幕上的自己揮手。然後去推了一輛購物推車。接著在免費贈送的消毒濕紙巾前停了下來。然後我開始進行大女孩所謂的「擦乾淨」行動:一場徹頭徹尾(意思也就是極度神經質)的消毒行動,將購物推車上所有她可能會碰觸到的部位全都擦過一遍。

就在這個行動進行到差不多一半的時候─大概是用到第九張濕紙巾的時候─我發現有位中年女子看著我們,臉上帶著微笑。

「你是個好爸爸。」她這麼下了評語,語氣彷彿像是她看到了一個大腳怪。

2016-12-02_193638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貼上這張標籤,就在暗指男人在當爸爸時,天生就不夠好

對維拉諾來說,這件事反映出了一種「令人髮指的雙重標準」,他因為做了一件如果由母親做來顯得稀鬆平常的事而受到稱讚。《新聞周刊》有關男子氣概這個主題的封面故事作者安德魯.羅馬諾(Andrew Romano),將它稱之為「對低標準的軟弱盲從」。

且讓我們暫時打住,如果把這個狀況反過來看,想像你是個女人,而你因為在公司寫出了一份很精彩的報告而受到稱讚,但這是男人天天都在做的事,而且從對方稱讚你的方式很明顯可以聽得出來,他並沒有預期你可以把這件事做得這麼好。

我的老公安迪跟我剛認識的最初幾年,常常在我提起一些事情時,他的反應都是:「妳很聰明耶!」而且語氣很明顯是他對此感到有點驚訝。當然,我每次聽到都會怒火中燒。而維拉諾也精準地針對這一點下了結論:「幫別人貼上一個『好爸爸』的標籤,其背後的意涵就是大部分男人在當爸爸這件事情上,天生就不夠好。」

要反擊這些假設以及經過精心設計的角色設定,男人需要發起一場屬於自己的運動。除非男人能和女人一樣,在結合「照顧家人」與「賺錢養家」這兩件事情上,擁有相同條件的選項,否則這個社會大部分常見的性別不平等狀況─無論是對女人還是對男人─都難以獲得校正。

然而,要讓這些選項在現實中成真,男人必須因為做出這些選擇而得到尊重與獎勵:選擇做主要的小孩照顧者;選擇延遲工作上的升遷或是改為兼職,以便有更多時間照顧小孩、父母,或其他家人;選擇請育嬰假或要求以彈性工時上班;選擇拒絕崇尚工作狂與每天都必須在公司露臉的職場文化。

男人需要將以下這個訊息當作是種允許而非警告:不是男人應該要做什麼,而是男人可以做什麼。

男人也有權利選擇成為一位照顧者,他們也和生命中的女性一樣,具有同等的能力勝任這個角色。女人則需要將這個訊息當作是種鼓勵,重新思考我們該如何想像並珍視我們生命中的男人。

要達到男人與女人之間真正的平等,我們需要一場男權運動來掃除性別角色的既有設定,因為當我們苦心爭取著將這樣的角色設定從女人身上移除的同時,卻一直不斷地將同樣的設定套用在男人身上。

為了確保我們能做到,在男孩社會化的過程中,我們必須讓他們相信,他們可以成為任何他們想要成為的人,無論是全職父親、小學老師,還是投資銀行家,全部都以平等的評價來看待。讓「養家」不再只是提供金錢,也可以是提供時間。讓照顧家人這件事聽起來很酷。讓成為家庭主夫,就像做個男子漢一樣有男人氣概。

男人也必須獲得身為男人應得的尊重和獎勵

財經時代的專欄作家賽門.庫柏(Simon Kuper),在一篇名為「布萊德.彼特的奶爸情懷大激發」的專欄文章中談論到,讓大家看見一個毫無疑問充滿男子氣概的電影明星「在胸前綁了個小小孩趴趴走」這件事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彼特和其他同樣背著小孩趴趴走的明星老爸們一樣,當然不是真的花一整天的時間追在小孩的屁股後面跑─他們大部分都請了一堆助手來幫忙。

但是這種典範的形象卻很有幫助,庫柏如此認為。這樣的照片對男人的影響,就如同女性執行長的照片對女人的影響一樣。男人也可以是個照顧者;他們和生活中的女性一樣具有同等能力來扮演這個角色;而且,女人還是會被這樣的男人吸引。

至於那些對此搖頭不表認同的懷疑論者,他們則認為我根本是在挑戰大自然的定律。想想看,幾千年來,男人是多麼堅決地認定女人最崇高也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妻子和母親、女兒和姊妹,以及養育並照顧其他人。對此,一位年輕男性的來信讓我眼界大開。這位男性描述自己是個「非裔美國人,擁有全美排名前十的大學學歷,年薪約十萬美金」,在此我稱呼他為「查爾斯」。

他提到我在《大西洋月刊》上的文章中曾論述,當你做出決定之後,女人似乎比男人更容易覺得為了家庭好而放棄工作,是她們義不容辭的事。查爾斯在信中問道:「妳難道不能寫一篇題目為『為什麼男人無法兼顧所有』的文章,用相同的統計數據來告訴大家,是加諸在男人身上的社會壓力迫使他們必須把工作看得比家庭更重要,而女人通常都會有比較好的下場,因為她們至少還可以得到家庭這個部分?」

查爾斯早料到我會對此有所質疑,所以他接著寫道:「可能有人會說,因為我們都沒聽過男人對此有所抱怨,所以他們應該是沒有這種感覺吧。但是這等於是否認了社會上有股強大且不可明言的壓力,要求男人要有男人的樣子。」當然,無論我承認與否,身為一個從小就在許多男人的包圍下長大的女人,其實內心深處,我想我知道男人在想什麼,還有他們要什麼。

查爾斯在這一點上又再次早我一步。他寫道:「由於社會的標準認定,女人的義務就是當個在背後默默支持的妻子,我很確定許多男人都認為女人根本不想要有自己的事業。身為男人,我還是會選擇去追求位高權重的事業,而把照顧小孩這件事交給其他人。或許我會因此而感到傷心難過,但是我不會哭,也不會抱怨,更不會把這種感覺公諸於世。相反地,對我來說,社會的標準依然不變,我得繼續咬緊牙關忍耐,擺出男人的樣子撐下去。」

shutterstock_364192709 ADHD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完全一語中的。我們每個人都有從小到大所養成的偏見,從喝奶的時候就開始一點一滴地吸收到身體裡。即便是在寫這本書的過程中,我仍然發現到,我從來不曾要我的兩個兒子像我小時候那樣去整理廚房,而是叫他們去做一些「男孩子的工作」,像是倒垃圾這種我的兄弟會做的事。他們會幫忙擺餐具,吃完飯把碗盤拿到水槽去放,但我想,如果我有女兒的話,從小就會叫她們把盤子先拿去沖水,然後放進洗碗機,接著洗鍋子,再把流理台擦乾淨。

所以,我們都還有很多功課要做。正如男人在女權運動興起後的最初幾年裡所發現到的,要在有如反射動作般直覺的思維模式中重新訓練自己,實在很不容易。在過去半個世紀裡,絕大多數的女性持續強烈要求眾人反轉傳統上認為女性想要什麼以及能做什麼的社會標準。

現在,是時候輪到男人這麼做了。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書籍介紹

《未竟之業:為何我們無法兼顧所有?》,悅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瑪莉・史勞特(Anne-Marie Slaughter)

為所有男性及女性開啟了全新方向,以能在兩性平權的原則下,分擔各自的責任,無論你扮演的是照顧者的後勤系統,還是賺錢養家的前鋒角色,都應受到同等的重視。擁有穩定且愉快的家庭關係,才能好好工作進而扶持家庭,這一切全都取決於我們如何創造出讓兩者都能不偏不廢的環境。

兼顧事業與家庭絕對可以成為一種趨勢,從作者在本書中建議的「組合型事業」以及「任務型工作」,到起飛中的新形態商業模式「隨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及職場價值觀「開放工作」(OpenWork)等,均足以改變近一個世紀以來的經濟運轉模式。是時候該展開另一波盛大的改革,不只是女人,對男人也是。

2016-12-02_185719
Photo Credit: 悅知文化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