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郭台銘親自打電話給你?(而且竟然對郭董已讀不回)

如何讓郭台銘親自打電話給你?(而且竟然對郭董已讀不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機會是給有準備好的人,「Work Harder, Play Harder」,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不是做社會大眾或是身邊的人希望您做的事情。

2012年4月,我一位日本記者朋友問我,有沒有空為了一個獨家採訪一起去東京。我這位朋友獨家採訪過一些大咖包含前Sony總裁Howard Stringer以及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而這次的採訪是他第三次獨家採訪郭董。雖然這個案子酬勞不到台幣八千,住宿或是機票交通費也都需要自行處理,一般而言是賠錢的生意,但為了寶貴的人生經驗,我毫不猶豫地當場答應接下這個案子。(可以跟郭董在小房間對談耶!開什麼玩笑!)

當時我還在上班,所以必須要跟公司請假,但理由總不能是「我要去日本幫郭台銘跟朋友翻譯」。不過我媽媽在日本,年紀也頗大,所以就順理成章地跟公司商量說「不好意思,我媽媽這陣子似乎身體不太舒服,是否可以回去看她一趟?」。當然乖員工的我,馬上就得到上層許可,請假回東京看老母,也剛好「順便」去幫朋友翻譯一下。

如果各位還有印象的話,那段時間鴻海跟夏普的併購在科技業當中算是頗紅的話題,而郭董當時會特地找日經雜誌也是因為想要透過媒體,傳達鴻海對於夏普合併的想法。畢竟鴻海的血汗工廠的風評,以及郭董在商業界的成功背後的流言,在日本並沒有比較正面的報導或認知,為了要爭奪夏普員工以及其他日本企業的認同,透過日經雜誌宣傳的確是很好的選擇。

當天我們在位於東京品川白金的日經出版總公司等待郭董的來臨,但開始的時間比預期還晚了將近一個小時(我朋友說這很正常)。當天郭董帶了鴻海精密技術顧問、日本FineTech公司董事社長中川威雄,該公司的秘書以及鴻海日本負責人參與採訪。日經這邊的陣容則是日經電子的總編、副編,我朋友和我以及一位攝影師。

如果有參與過股東大會或是採訪,就知道郭董的話很長,很廣,也常會帶諺語及成語。一講就是講十分鐘,所以對於翻譯人員而言,實在是一個不簡單的任務。還好小弟我的青春全奉獻給日本,所以日文的聽說讀寫不成問題。也剛好在電子業混了一小陣子,所以對於業界的動向,一些專有名詞都算熟悉。

對於翻譯的一個小祕訣:在這種場合的翻譯,不太適合逐字翻譯。翻譯者本身必須要清楚對方要傳達的內容。我並不是慫恿翻譯者需要自我主張,而是自己不懂,不清楚的地方需要在進行翻譯之前,跟談話者確認,「自己的認知是否正確」,才可以讓雙方進行有效率的溝通。不要因為對方是郭董就不敢問。當然自己的專業知識要夠,不要連SMT是什麼都不知道而發問。

郭董一直強調鴻海是因為看上夏普擁有世界唯一的第十代液晶面板生產線的技術能力,想透過鴻海的海量訂單來改變夏普的困境。所以郭董要買的不是夏普本身,而是位於大阪府堺市的SDP,用他個人名義入股。當時日媒一直在誤導讀者「鴻海要買夏普」,所以郭董必須透過更強的媒體來澄清這部分。

當時的夏鴻戀,我就不再多提。不過在採訪的過程當中,我領悟了一些事情。在網路上常常會聽到鄉民在酸郭董,太過利用金錢來吸引人才,說大話卻做不到等等,我曾經也有類似的想法。包含之前的我,大部份的人沒有在眼前看過郭董的談吐,也不太可能有機會交談。但一個擁有毅力、實力、魄力的人所展現出來的魅力,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是可以感受到的。這個就叫做Charisma。

Charismatic的人,說話內容也很不一樣,所以許多語詞也需要小心翻譯。例如「共生共存共榮」「真金不怕火煉」還有台語的諺語等等。 共生共存共榮當然可以直接用日文直翻,不過白話一點會更清楚。而在日文當中沒有真金不怕火煉的形容(至少我不知道啦),所以就用不同諺語,例如「弘法筆を選ばず」來表達相似的意思。有趣的是,因為參加的秘書本身在日本居住許久,之前的翻譯都是由她負責,所以郭董也直接對她說「如果他(我)翻的不好,可以直接再翻一次沒關係」。只可惜小弟我功力還可以,當天沒有麻煩到秘書。

會後郭董在離開之前問了我三個問題:

「做什麼的?」

「住哪兒?」

「要不要來鴻海上班?」

我並沒有告訴郭董我在哪裡上班(因為我是看老母而「剛好順便」來東京翻譯)。居住在臺北地區,而對於去鴻海上班此事,擔心自己的肝不夠用,所以只跟郭董要了一張名片,並沒有說什麼。也是因為翻譯是幕後人員,不是這次採訪的主角,所以從頭到尾儘量保持低調。

郭董與作者本人

過了大約兩個禮拜後,我從國外出差回來,在回公司的路上接到我這位記者朋友的電話。他說「Daniel!事情大條了!郭董直接打電話給我,問你的手機號碼!」。我第一個反應是「那就告訴他呀」。不過果然是日本人,不管對方是誰,在「沒有取得本人的許可之下,是不會告訴任何人聯絡方式的」 lol  所以郭董就跟他說,請我打電話給郭董。

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當時在計程車上就全身無力,完全沒有要打給郭董的Fu,所以就倒下去睡了。不到20分鐘,我朋友又打給我說「日本的那位秘書打給我催促了。趕快回電給郭董!」,我回覆「好」但實際上還是沒動,明明就在指尖滑一下,按個按鈕而已,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動力。30分鐘後,我朋友第三次打給我說,台灣總公司的秘書也打來催促,我回覆「好」,但剛好人到公司,就開始先整頓一下行李,吃個午餐休息一下。

一直到下午三四點,我才打郭董名片上的電話。

我:「您好,敝姓Chang,請問郭董在嗎?」

女:「不在。」

掛掉。

……

我確定一下電話號碼無誤,再打一次。

我:「我是Daniel Chang,郭董叫我回電給他。」

女:「郭董人飛上海去了。」

掛掉。

……

我真是犯賤。當對方找你的時候不回,當自己找不到對方的時候就著急了。所以不死心的我,用不同的方式再打一次電話。

我:「すみません。私はダニエル・チャンと申しますが、郭さんから電話があったようで、連絡させて頂いたのですが?」

女:「阿,伊,嗚,Wait a moment, please」

(心裡OS:靠背,講日文就這麼有禮貌喔?)

後來接電話的是一位會講日文的男性。看來郭董的確是已經在飛機上,而他們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郭董打電話找我,或許可以聯絡一下公關部的人。我後來也問了我朋友的意見,為什麼郭董會親自打電話找我。根據他的了解,郭董一定是有原因才會找我,而且應該是跟郭董很接近的工作內容,也不會是純粹只為了找一個翻譯就打電話過來。不過郭董要忙的事情太多,所以在第一時間沒有聯絡到人,沒有後續的可能性頗高。

這件事情就有如我朋友的預期,沒有後續了。不過,後來怎麼想還是想不透我當時為什麼沒有馬上回電。連自費飛去日本都願意了,回個電話應該是很OK才對。同時也很好奇回電之後的人生會有什麼樣的變化。不過,現在想想,或許是一個命運的安排。不然我現在也可能沒有創業,也沒有機會在東京再次見到郭董,而一起尿尿,聊創業的事情了。

喔,對了。差點忘了分享「如何讓郭台銘親自打電話給你?」這件事情。用一個詞解釋就是「幸運」,但這個幸運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事到如今,雖然無法得知那通電話的動機,但我相信要讓郭董這種世界級的人物親自打電話,除了幸運之外,不只要專業,還需要敬業。低調的表現以及謙虛。天時地利人和都是原因。

小弟我13歲一句日文都不會就搬到日本,16歲什麼都不會就離家出走開始工作,21歲進六星級飯店學習服務,22歲發瘋為了學琴搬家貸款買鋼琴,24歲進日式酒店修身養性,25歲捏造學歷成功進日本HP,26歲工作忙碌搞失眠剃光頭,27歲進大日本印刷當Supervisor,28歲回台進電子業邊工作邊學中文,29歲跳國標跳到腰斷掉,30歲被GY的新加坡商刺激勵志學英文,32歲認識這位日本記者的朋友,34歲決定自費去日本參與此採訪,而兩個禮拜後郭董親自打電話找我。

這一切都是自己的決定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小弟認為,「在人生當中,沒有任何一個經驗是無意義的。」休息睡覺出遊玩樂抽煙喝酒全部都是造成「自己」的重要因素。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些經驗會在哪裡用到。但機會是給有準備好的人。所以鼓勵各位朋友「Work Harder, Play Harder」,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不是做社會大眾或是身邊的人希望您做的事情。

歡迎來信聊聊。

Follow me on Facebook (小弟我不加沒見過面的朋友,但訊息都會看)
Follow me on Twitte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