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喬專欄】台灣曾有過的反戰行動:2003年街頭行動劇 

【鍾喬專欄】台灣曾有過的反戰行動:2003年街頭行動劇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時刻到來!就在血色小汽球也不斷落在我舉的布希(布偶)身上時,突而衝出好幾位著迷彩大裝的美軍,手舉衝鋒槍,暗懷小水槍,用行動前來保護沾滿血污的布希。在那短短的瞬間,原本被劃定的抗爭圈圈被突圍了,一陣街頭抗爭的鼓聲與喧嘩四起,AIT前的信義路成為反美街頭行動劇的現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敘利亞戰戰事未熄,中東在一片西方帝國介入的殺伐聲中,成為當代世界,最為劇烈卻也最為被主流西方媒體遮蔽的危機。當然與在別人的土地上製造戰爭,歸終實為搶奪他人土地、石油的高額利潤,相關至為密切。川普競選時,甚至揚言要奪回伊拉克的原油,以補償在美伊戰爭時期投下的資源。這樣的資本帝國以奪利強行發動戰爭的思維,雖在世界廣遭唾棄,卻也在美國國勢日漸衰弱,經濟成長疲弱,造成保守勢力抬頭的客觀形勢下,再次帶來中東戰事的危機。

這讓我想起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時,一場街頭行動劇意欲帶動文化行動的往事。

那一年,美國高科技戰鬥機群圍繞在波斯灣,整個海洋就像一只隨時會爆裂的熱鍋。戰鑑呼嘯著起飛與降落的超音速噴射機,朝著伊拉克的城鎮如入無人之地。戰火摧殘下的廢墟,孩子、母親、男人在陣陣煙硝中,化作烏有,也化作失去臉孔的地球邊緣人。我們坐在電視機前目睹一場戰爭,也等於在電腦遊戲機前,親身參與了這場世界規模的虛凝戰爭遊戲。

於是,在泛濫的電視新聞報導畫面中,出現了一則最新政治新聞:陳水扁總統先於亞洲其它國家領袖,致函布希支持反恐沙漠戰爭。這樣的消息,就算傳遍台灣的大街小巷,對台灣民眾而言也無干痛養。這讓我想起了壓在衣櫃底層的一件衣服,一件深土褐色的穆斯林套裝。我曾穿著它,在孟加拉首都-達卡炎陽日曬的白日裡,進出設備簡陋的劇院,觀賞布萊希特的《三毛錢歌劇》,觀眾席人潮擁擠,舞台裝置簡陋,甚至可以說是破落,僅有幾盞燈光以便照明,就像是孩時南台中的「南台戲院」,那戲院破舊的像危樓,在童年的記憶中,眼前的無非是現實的貧困。

2003 反戰遊行 AIT 台北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03年抗議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抗議聲浪席捲全球,台灣則在同年4月舉行反戰遊行,眾多團體聚集在美國在台協會門前,高舉標語。照片可見當年參與抗議的團體多元,許多持不同意見和訴求的團體同聲反對美國的軍事行動。

我走出達卡的劇院,當地劇團的友人領著,我們前往清真寺看民眾做朝拜儀式。朋友不是虔誠的教徒,但伊斯蘭是日常的一部份,他們劇團的伙伴視之為生活的場景,更是傳統的神聖表徵。特別在那些經常被西方媒體詆毀、消遣、歧視…...以至於成為文明衝突論箭靶的那幾年,這個神聖的「日常」更為要緊。

就這樣,我離開達卡機場的那天黃昏,旅行箱裡多了這件衣裳。這是朋友帶我去逛達卡當地夜市時,穿梭大街小巷一定要送我的禮物。這樣的衣服,自然是有友誼的溫度的,特別是第三世界劇場伙伴的溫度,總讓我格外悸動。我決定穿上它走出門去,當然,我不免感到尷尬,倒不是外形的問題,而是「這會不會突顯了基本教義派」,這想法讓我遲疑了好一陣子。

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我穿起了這件褐色穆斯林套裝,去到街頭的角落靜坐抗議,進行孤身的抗爭行動。其中一天靜坐在牯嶺街小劇場的樓間,我深刻地記得過往的小劇場青年對我投出的異樣眼光。這樣的抗議行動顯然過於靜態;於是,當時劇團成員-小段發起了街頭行動劇的想法。時間上,聲援當時勞動黨在「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的街頭示威,當時的抗一群中被限制在AIT對街的學校門前(師大附中)人行道上,為了突破這樣的「美式民主人權抗爭」界線,小段想了一段街頭反美抗爭劇本,演出大致如下:

在對街,安排身著伊拉克服裝(衣上沾滿血漬)的女生,扮演屢遭美國戰機轟炸的伊拉克婦女,朝AIT丟擲內裝血色顏料的水球,當做反擊美帝的(第三世界人民)炸彈道具;再安排我舉象徵布希的大布偶,由AIT那方的街巷間穿出,這些婦女便朝布希丟擲血色小汽球表達抗議。另有幾位則是穿著美軍野戰服的軍人演員,其中一位便是小段,他們手上拿著玩具衝鋒槍,身藏小水槍,演員動機是保護美國總統布希(大布偶)。

AIT_街頭劇
Photo Credit:鍾喬提供
2003年差事劇團在美國在台協會前的行動劇。

時間約莫是下午2點左右吧!行動開始,血色小汽球朝AIT早已裝置好保護網的建築丟擲,一陣陣的呼叫聲,隨抗爭隊伍在鑼鼓與麥克風講演中,大肆喧嘩起來。這時,我舉的布希大布偶也由對街的AIT巷弄間大晃著身形出現,顯得既焦躁且不安。

關鍵時刻到來!就在血色小汽球也不斷落在我舉的布希(布偶)身上時,突而衝出好幾位著迷彩大裝的美軍,手舉衝鋒槍,暗懷小水槍,用行動前來保護沾滿血污的布希。在那短短的瞬間,原本被劃定的抗爭圈圈被突圍了,一陣街頭抗爭的鼓聲與喧嘩四起,AIT前的信義路成為反美街頭行動劇的現場。

這情況立即引發現場警方的緊張,一時間,哨聲大起,幾位穿制服的員警及警官衝上街頭,想阻擋美軍演員及布希(布偶) ;慌亂中,就在我舉的布希被警察推倒,我因而倒地之際,街頭混亂更甚,周遭傳來小段和另一位世新大學的李同學被捕的消息,即刻正送進AIT裡。我在喧鬧的抗爭與嘩然中,緊急了解狀況,原來小段所扮演的美國大兵,在他的水槍裝有紅色的墨水,想阻止他「保護布希」的恰是大安區的一位警官,這紅墨水噴在警官的制服上,讓警官不知是否惹惱了,氣急敗壞地質問小段:「你為什麼把紅墨水噴在我身上」。

沒想到小段的答覆是:「我是美軍呀!當然要保護總統,你們也是為了保護美國,而來阻擋抗爭的不是嗎?」。警官又說:「你們在演街頭劇呀!你們在演戲呀!」接著小段的答覆發人深省,他說:「我是美軍,保護布希是我的職責,我不是在演戲,你不該阻擋我呀,放開我。」此時,緊抱小段不放的這位警官惱羞成怒,凹不過眼前的街頭劇演員,於是下令逮捕。

AP_0304120156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03年,台灣政府率先宣告支持美軍攻打伊拉克的軍事行為,使得反戰群眾和團體在當年4月聚集在美國在台協會前(AIT)抗議,這場反戰遊行官方派駐大量警力,並在現場與抗一群眾發生推擠衝突,多人遭逮捕。

因為有人遭逮進了AIT,現場的勞動黨抗爭者發動民眾全數躺臥信義路街頭,一具具抗爭的身體躺在大大的馬路上,寫成一句「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的大字,時間足足長達4個小時,直到警方終於放人為止。這時候,街頭劇不再是爭取曝光機會的假演出,自此以後,差事劇團便甚少參與為爭取曝光鏡頭而現身的街頭劇了。

這事件發生後很多年,我問起小段,怎麼回顧這次反美街頭行動劇。他若有所思的淡淡回答說: 「沒想紅墨水帶來這麼大的突發效應,造成勞動黨的唐曙,因發起抗爭而遭法院判刑,很對不起他。 」

「應該向他道歉的,」小段表情平靜,認真地說,沒任何因行動的突擊成功,而帶來自滿。回憶此事,謹感自己學習甚多,無論是劇場或是文化行動。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鍾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