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合人生」:改變日本職棒的一場大型交易

「落合人生」:改變日本職棒的一場大型交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6年的冬天發生了一起震驚日本職棒界的巨大交易案,當時連續兩年在太平洋聯盟榮獲打擊三冠王的羅德獵戶座強棒落合博滿透過一筆一換四交易轉往中日龍發展,究竟這筆交易案是怎麼發生的?而原先被認為在爭奪戰中處於絕對劣勢的中日如何成功逆轉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ranslate and edited by ABRN棒球與賽車不即時新聞社

1986年12月23日晚間十點,一筆影響日本職棒發展的大型交易案宣布成立,中日龍隊將牛島和彥投手、桑田茂投手、平沼定晴投手、上川誠二内野手交易至羅德獵戶座換取當時太平洋聯盟的指標性打者,1982、85、86年打擊三冠王落合博滿。

這筆交易案讓日本職棒界陷入一陣騷動,而這起騷動是由人稱「鐵腕」的生涯276勝巨投,當時擔任羅德監督的稻尾和久的一句話所引發的。

事情得從1986年11月4日於福岡市舉辦的「落合博滿勉勵會」說起,剛辭去羅德監督職務的稻尾監督在會中爆出一則胎死腹中的交易計劃:「去年巨人曾經向我們提出一筆交易,『除了原辰德以外的球員都能當交易籌碼,我們想要落合』。」

稻尾監督的發言隨即引發軒然大波,當時落合在受訪時表示:「我認為我沒必要再留在沒有稻尾監督的羅德隊,明年我會和哪隊簽約我也不知道。」隔日落合又在平和台球場表示:「我只想簽下能給我最高評價的合約。」

aspect-7L1vvrBso7-650xauto

這句話可說是落合的「賣我」宣言,雖然羅德球團企圖使用「球團不會對落合選手處分」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過「落合人生」還是無可避免地上演了。

當時許多媒體隨即認為巨人將是落合最有可能的落腳處,時任巨人監督的王貞治的一段發言也讓話題越炒越熱:

「我們才不會做『除了原以外都能當籌碼』這種愚蠢的交易。」不過...「我們不否認『我們想要落合』這件事。」

甫接任羅德監督的有藤道世也表示「如果巨人有興趣的話,我們會對此討論」,自此有關誰會成為巨人交易籌碼的謠言就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結果第一位中標的是當時擔任主力一壘手,日後曾任橫濱DeNA監督的中畑清。

謠言爆出不久後落合與中畑好巧不巧的在同一個電視節目中接受訪問,當時落合表示「嗚哇,是你嗎?拜託千萬不要」,節目主持人德光和夫也跟著起鬨:「可是落合先生的話像是『我想去巨人』耶。」

當時的體育新聞之後不斷以「落合人生」作為主軸,落合家也因此被媒體的採訪車擠得水泄不通,《報知新聞》當時的報導中就表示:「落合家前一直都有媒體的黑頭車經過,氣氛真的是相當『不錯』呢。」之前落合拿下打擊三冠王時並沒有受到媒體的特別關注,完全印證了「人氣央聯,實力洋聯」的說法。

aspect-dYvbBAwg7k-650xauto

這段期間落合夫婦上了富士電視台時段節目「三點的你」接受訪問,當時擔任主持人的寺島淳子(現在藝名為富司淳子)直接問了話題不斷的落合:「如果羅德願意付兩億日圓你會留隊,對吧?」

當時的日本職棒仍未有年薪破億的本土球員,落合並沒有作出明確回答,反倒是信子夫人做出了明確回應。

「我當時說了『如果有機會的話當然會想去央聯』,也讓『信子夫人要求交易』成了大話題,用今天的說法就是引戰(炎上)了。」不過信子夫人表示當時是因為球迷來信才會說出那些話的:「那時每天都有全國球迷來信說『既然能在洋聯拿三冠王,那在央聯也拿得到』,如果這是球迷們的期望,那我們勢必得有所回應。」

同一時間王監督表示:「我們會在選秀會後討論(交易)這件事,畢竟對方一定會有許多要求,必須得妥善計劃。」信子夫人表示:「當時落合曾說『如果沒辦法的話我就不打棒球,改開麵店好了』,我們在那時已經抱著不成功就成仁的決心。」

這時中日決定參與落合爭奪戰:「當時擔任中日球團社長的中山了在雜誌看了我的發言後馬上就發動攻勢:『請落合夫婦一起來中日吧,我們不會讓落合一個人來名古屋,夫人也請一起過來。』」

雖然還不知道未來會在巨人還是中日,不過落合基本上已經下定決心要去央聯了:「差不多該向羅德球團說『我想去央聯』了吧?」


於1986年年底因前羅德監督稻尾和久的一句話所引發的「落合人生」成為未來日本職棒施行自由球員規則的原因之一,究竟當時被視為落合最有可能落腳處的巨人為何會在關鍵時刻收手?而當時首度擔任中日監督的星野仙一如何讓這筆世紀大交易誕生?

aspect-suLtb2ZEU7-480xauto

在繼續敘述「落合人生」前,我們先來看看落合擔任主將時的羅德到底是怎樣的狀況。

羅德在歷經1970年代的「吉普賽球團」時代後從原本太平洋聯盟的頂級人氣球隊搖身一變成為票房毒藥,當時羅德的主場川崎球場場內基本上都是空蕩蕩,曾在報知體育報報導羅德相關消息的記者北澤正人表示:「川崎球場的比賽進場人數通常都不多,有次我從記者席往外野區看過去甚至只有二十幾位觀眾。」

當時川崎球場的單場進場人數平均只在五千人左右,空曠的場內甚至還有觀眾在吃流水涼麵與打麻將的光景,記者席反倒是場內觀眾席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

「我還曾聽過播報員無力地報著『今天共有700位觀眾進場』......」,北澤記者如此表示,冷清的狀況和現在的千葉主場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因此媒體認為除了要求高待遇與對球團政策不滿外,央聯與洋聯(尤其是羅德)的人氣差距可能也是落合決定轉隊的原因之一。

繼續回到「落合人生」。「落合人生」揭幕約兩週後的11月20日,羅德新任監督有藤道世(現名有藤通世)丟出對話球看看可能的交易對象巨人如何出招:

「雖然只是假設而已,如果我們要和巨人交易落合的話希望能以一換三的形式進行,而且三位球員都必須是年輕且有潛力的投手,像是江川卓、慎原寬己、桑田真澄,如果要換野手的話必須是Randy Bass(當時效力阪神)這種等級才行,但巨人沒有這種等級的野手。」

巨人在兩天後(22日)做出了回應,報知新聞頭版的標題表示:「巨人宣布凍結爭取落合的計畫。」為何幾乎能爭取到落合的巨人會做出如此決定呢?現任樂天金鷲球團副會長兼資深顧問(senior advisor),當時剛接任中日監督職務的星野仙一表示:

aspect-93pdyxLbZr-600xauto

「我想30年後的今天講出來應該沒問題,當時羅德想要篠塚和典(當時登錄名為篠塚利夫)作為交易對象,不過巨人不想讓他被交易,之後巨人雖然提出許多人選,但羅德方都不滿意,因此交易才宣告破局。」

1985年底巨人曾因槙原寛己與齋藤雅樹的崛起而決定將轉型為牛棚投手的定岡正二交易到近鐵換取資深捕手有田修三,不過拒絕被交易的定岡最後以現役引退作為對球隊的抗議,使得巨人只能一一斟酌可能的交易人選,或許有藤監督的發言就是雙方交涉陷入僵局的徵兆。

另外當時被捲入交易傳聞,現任巨人二軍監督的齋藤表示:「當時我被媒體問到『會不會去羅德』時如果回答『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的話就幾乎等於我願意被交易,家人也只能無可奈何的安慰我,因此家人看到落合加入中日的記者會時都鼓掌叫好。」

巨人宣布凍結爭取落合計畫後,當時39歲的星野動起來了:

「那時的落合給我『不管要付出多少代價都得爭取到』的感覺。而且當時的巨人由原辰德擔任主將,另外還有Warren Cromartie、中畑清、篠塚和典、吉村禎章、駒田 德廣等等好手,如果這種打線再加上落合,我們還有機會贏嗎?」

aspect-qrdBsJqz5s-650xauto

而且宣布凍結計畫的巨人還是有獲得落合的機會:「巨人的正力亨老闆與羅德的重光武雄老闆有可能在高爾夫球場會談,兩隊老闆間的直接會談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因此星野決定先摸清楚其他球隊的動向,星野在不久後決定與西武王朝的奠基者根本陸夫會談:「根本先生當時表示『搶不到落合讓他很困擾』,雖然這對我們央聯球隊來說不有趣就是了。」

星野就在這種情況下下定決心向球團老闆,中日新聞社社長加藤巳一郎爭取讓落合加盟:「雖然老闆對於棒球並不是那麼清楚,但他只要一聽到『讀賣』兩字眼睛就會亮起來了。」

因此星野在談這件事時不用「巨人」和「Giants」兩字:「如果讀賣成功挖角落合的話我們就只能爭二、三名了。讓羅德拿想要的球員吧,如果不豁出去對方是不會點頭的,而且我們只要猶豫的話落合就會是讀賣的人了。」

加藤社長簡潔明瞭地回答星野:「去吧!」,於是12月12日,中日正式放出有與羅德交易落合的意願的消息,這時星野開始和球團高層開始討論交易對象,不過羅德出了一個大絕招,那就是中日隊中人氣一等一的投手,1984年救援王牛島和彥必須成為交易對象。

「這個提案真的是殺得我們措手不及,雖然我們曾對羅德說過『要誰都行』,但我沒想到他們會要牛島。」

這段期間媒體對落合的訪問仍持續不斷,落合家也不斷收到來自全國的中傷信件與電話,但即使如此落合夫婦還是在進行單曲〈そんなふたりのラブソング〉的錄音工作,這首因「落合人生」而聲名大噪的歌曲使發行商東芝EMI公司提前一個月發售。

12月22日,「落合人生」終於有了大進展,當天羅德與中日兩隊高層進行了一整天的會談,隔天(23日)晚上10點15分,朝日電視台新聞節目「News Station」現場直播落合將被交易至中日的記者會,中日爭取落合的代價將是三投一野,分別為牛島和彥投手、桑田茂投手、平沼定晴投手、上川誠二内野手。

雖然交易案宣布成立,不過星野還有一項最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說服不願成為交易籌碼的牛島。24日平安夜,星野將牛島請到家裡會談:「如果你說『不要』的話我就辭職,如果我因此退縮的話我就沒資格當監督了。」

經過一夜的思考後,牛島決定接受球隊指令成為交易對象,中日球團也為此召開記者會,之後牛島在羅德效力七個球季並拿下1987年洋聯最佳救援投手榮譽,1993年因肩傷引發的血行障礙結束14年的職棒生涯。

總計牛島共在兩隊出賽395場905局,成績為53勝64敗126救援,防禦率3.26,引退後的牛島在東京放送(TBS)與日本體育報(Sports Nippon)擔任球評,並曾於2005與2006兩年擔任橫濱海灣星監督。

桑田茂投手之後只在羅德投了兩年六場比賽共5.2局就宣布引退,引退後的桑田曾在東京兩國的餐飲店工作,之後就沒有較明確的消息,他在被交易時含淚表示希望未來有回到中日的一天,不過這個夢想並未達成。

平沼定晴投手在羅德成為主力牛棚投手,不過1995年年底平沼又透過一筆三對三大型交易回到中日,之後於1998年在西武引退,引退後擔任中日打擊投手至2011年年底。

上川誠二内野手之後雖然成為先發成員之一,不過他在效力羅德期間單季從未達到規定打席,最終於1993年因為堀幸一的崛起決定引退。

交易案主角落合則是在中日效力七年,這段期間他也創下了許多紀錄:交易後成為首位本土「億元男」、史上首位在兩聯盟拿下打點王與全壘打王的球員、史上首位在兩聯盟分別擊出兩百支全壘打的球員、史上首位申請薪資仲裁的本土球員,中日則是在這段期間拿下1988年央聯冠軍。

星野如此回憶這筆世紀大交易:「我很喜歡牛島,但我必須狠下心來才能成為『星野監督』,如果當時落合真的去了巨人,我想我應該沒辦法成為中日監督,牛島就沒有機會當橫濱監督,大島康德(1987年季後被交易至火腿)也沒有當火腿監督的機會吧?」

「現在大家都把交易球員視為洪水猛獸,『如果交易對象在同聯盟其他隊活躍的話…』,大家現在的視野都變得太小了。」

這筆世紀大交易在日後被認為是催生日職自由球員制度的原因之一,1993年球季結束後日職正式啟用FA球員制度,落合也在該年行使FA權利轉隊至讀賣巨人,他和松永浩美、駒田德廣與石嶺和彥成為日職史上第一批行使FA權利轉隊的球員。

News and photo from スポーツ報知: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上)(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