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自己是醫師,對得起自己、家人和病人才是最重要的

記得自己是醫師,對得起自己、家人和病人才是最重要的
Photo Credit: DjTyPeA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枝鋼筆、一個匪夷所思地塞在病人屁股裡的保齡球瓶、幾個外科醫師,他們有著奇異的小故事,令人哭笑不得的同時深深思考...

Photo Credit: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Marc Rockwell-Pate CC 0

Photo Credit: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Marc Rockwell-Pate CC 0

http://youtu.be/nIhFyM36W7Y

(搭配音樂: 魏如萱 《我爸的筆》)

外科醫師早上的重點活動,就是參加所謂的「morning meeting」晨會,簡稱「摸咪」。

所以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出門就腦袋混沌未清時,配著早餐一起聽著別人報告,正是腦袋開機的好方法。

每個醫院的摸咪時間都依各家血汗程度不同,最早的有遇過七點,若是醫師自己摸咪完開刀或門診行程太過忙碌,有時會把查房時間提前到摸咪之前半小時,再加上住院醫師要比主治醫師更早查清楚病患新的抽血或是半夜值班出了啥事,又要再提前半小時到醫院。

也就是說,約莫六點多時就已經有住院醫師穿越出黑暗角落的值班室門口,半睜著眼恍神飄移、隅隅前行在走道。

大清早六點的醫院走道看過嗎?平日滿滿人山人海的走道,都會空蕩寂寥到出現腳步回音。

如果這時真有阿飄,也會以為是遇到同類。

然後進入會議室,會議開始配著變暗的燈光,幾~乎~都會再補個眠,值班實在徹夜無眠,隔天很需要這半小時多的睡眠啊,等等還接著要開一整天的刀呢。

只是這次的摸咪狀況特殊,讓人難以入睡。

一般摸咪上討論了些學術的topic,老狐狸之後在興致一來時會邊開刀邊問我們住院醫師,問與答、往與返,一直是這些所謂職業名稱後頭帶個「師」字輩的工作最常見的傳承方法,醫師、護理師、甚至理髮師。

有時睡死了我,沒聽到摸咪討論的,會被問倒在刀台table上,老狐狸多半會給我一次機會回去查證,隔天想到時又再抽問;萬一回去累癱了隔天又被問到,就只好等著被電。

還是菜鳥初期,還抓不到「可能會被問」的重點,有時老狐狸看我被電的傻了,會乾脆停下來反問我「有沒有甚麼問題?」,這時若是我問上了可以給老狐狸開講的起頭,讓他侃侃而談,就能躲過一劫。

諸如「這個病甚麼是適合開刀的時機?」、「出這個併發症要怎麼處理?」

這種跟口試委員一樣,講完給對方發揮的題目,有時要急中生智還不見得簡單。

一次老狐狸正在解釋一個早產雙胞胎A(雙胞胎分作A跟B)的巨結腸症,開刀完之後需要特別的照護跟營養點滴,我又正累到恍神了…

老狐狸:「好!你有沒有甚麼問題」

我(驚):「有,那個…那個…(糟糕沒準備),那個如果這雙胞胎哥哥是早產的話…」

「那弟弟也是早產嗎?」

……

老狐狸青了我一眼。

雙胞胎要生都是一起蹦出來的。(豆知識

後來科技發達,intern實習醫師時出了PDA(透露年齡了),幾乎人手一台,電子醫學書籍好威啊,老師台上講,我們台下翻,甚至可以立刻糾正老師講錯的地方,很多老師跟學長知道有 PDA都會悻悻然閉嘴,更別說之後的智慧型手機,從此學生們就再也被電不倒了…才怪!

老師們直接叫學生不准查手機。

而且外科的醫師,進刀房所有電子設備都是排排站放一旁,老狐狸大眼對小眼又開始問起問題,就得趕快邊把早上摸咪時查過的資料快速回憶一次,這時早上摸咪聽到重點的準備工作就很重要。

只是還是一樣,這次的摸咪狀況特殊,讓人無法專心查閱資料。

又不能睡覺又不能查資料,究竟這次摸咪在幹嘛?

老頭們在吵架。

小的我最最討厭這種事了。老狐狸跟黑傑克都算是就事論事,外科醫師界內EQ算不錯的了,但是這次罕見的老狐狸整個氣起來對著老萬吼著。

簡單來講就是,科內經費,也就是錢的問題。老萬負責處理的採購,在向上呈報時拐了彎拍了更上頭的BOSS的馬屁,把老狐狸大半年前就申請、非常急需使用的器械申請案整個壓下來。還裝模作樣的請秘書一個個調查過科內醫師的意見,只是我傻傻說:「好啊!買新器械好啊!」還沒察覺秘書欲言又止的表情。

(既然這樣幹嘛調查啊。)

然後老萬依著BOSS檯面下的意思轉彎請購了別家的器械,問題是另採購的東西非常不稱老狐狸跟黑傑克的手感。

外科醫師手感是一切,無菌手套大半號指尖會變成ET狀干擾綁線;組織剪刀不銳利在分離組織夾層時耗時又耗力;內視鏡鏡頭沒有防霧功能根本就像在玩低解析版迷霧之丘電動…這些,都會讓讓外科醫師崩潰。

老狐狸事後得知另採購的整組器械都不稱手、幾乎無法使用,提出抗議,老萬的回應居然是:「已經承諾高層,購買的預算會在多少時間內回收」。

也就是,「再難用也要用,之後會統計這套設備的使用率及投資回收率,太低以後要請器械會更困難」。

說人話:「乖,吞下去。」

約莫是這樣。

這還算好(咬牙怒吞)。

醫師除了臨床還要搞懂經營跟對戰健保,額外責任被東加西加了一堆跟看病無關的狗屁倒灶,這真的還算好。

老狐狸的憤怒不會是這樣簡單的原因。他生氣是因為事後發現,老萬醫師藏了一組當年廠商第一時間拿來做demo的器械組,而那組器械就是老狐狸盼呀望呀,「等不到」、「公文沒過」、「預算不足」、「沒辦法買囉」等等被老萬醫師這樣回覆擋掉的新器械。

結果老狐狸知道時,整個…

Photo Credit: Retama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Retama CC BY SA 3.0

狐:「明明有第一組,而且我都還依規定run過整個試用的流程,為什麼最後正式預算去買了第二組根本不能用?」

(灰色白袍更歪斜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