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厭世地擁抱生命中的缺憾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厭世地擁抱生命中的缺憾
《月薪嬌妻》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部劇能這麼紅的原因,除了可愛的新垣結衣和呆萌的星野源外,它輕輕地觸及每個人心中內心深處那個最不想面對的自己,那自我厭惡的詛咒,卻又溫柔地擁抱我們的缺憾。

文:黃奕涵

我們都會習慣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待他人:「風趣的帥哥說話都不是真心的」「男同志看到男性就想上」「男性都喜歡安靜像家庭主婦般的女生」「外國長大的小孩就是無法融進本國」「離婚是不對家庭負責任」「契約婚姻不正常」。然而這些想法,都是出自於對另外一方不了解的恐懼。

因為不瞭解而感到害怕。到目前為止,我在無意之間,到底給多少人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傷害呢?

-津崎平匡

那為什麼不想要去弄清楚呢?我們原本就不一定對每個他人都會感到興趣,直接已慣性去看待他人是最省事的做法。那對於有興趣的人呢?為什麼不想弄清對方的意圖?恐怕是恐懼聽到真正的答案吧,所以乾脆逃避。

明明大家都被討厭貼上標籤,為什麼人們還是會帶著有色眼鏡看人呢?

消極的選擇不也很好嗎?雖然逃跑的方式很丟臉,但活下去更為重要。關於這一點,我不接受任何的異議或反對。

-津崎平匡

逃避是不想面對社會中的各種阻力,曾經衝撞後受的傷。在社會的各種期待下,活著的確是一件辛苦的事。異性戀為主的世界裡活在邊緣的同志、高學歷畢業的年輕人承受工作上各種不合理的對待(被認為草莓族)、年齡差距的姐弟戀。每個人都不想成為他人獵奇的對象,所以逃避去做「真正的自己」,卻又再用獵奇的眼光去規訓著達不到「標準」的人們。

美栗在畢業即失業的社會中遇到的困境、平匡達不到父母對婚姻的期待、百合想要一直帥氣的活著而恐懼愛情帶來的不安感。人們做出的選擇,都只是為了尋求社會的認可,一種被需要的感覺。

按小時付薪資,就應該在時間內最大程度發揮自己的能力。不是合約上的工作也就默默的做了。想到這些不滿也包含在工資裡的話也努力做下去了。被社會需要的感覺是我每天努力下去的動力。

-森山美栗

每一個人都在找尋,自己能如何被社會需要,找尋那個無可取代的自己

人心總是矛盾的,總是在逃避和做自己之間做選擇,有時甚至乾脆放棄選擇權,無非是想要以一個最「舒服」的姿態活著。除了「被社會需要」之外,「不可取代性」才是人們內心最深的渴望。然而,這個社會需要的未必是人的「不可取代性」。

美栗想要被社會需要的感覺、逃出被厭惡的小聰明的詛咒。當打掃受到平匡的稱讚,立刻就認定了自己在雇主心中的「不可取代性」,然而如果想要做全職的家庭清潔員,又會面臨到社會異樣的眼光,因此只能選擇婚姻一途。但其實她真正的能力,是展現在內心小劇場中提出的好點子。她的這項能力,一直以來都被旁人認定是「小聰明」,而成了自我厭惡的詛咒,是自卑感的來源。因此,當她以「愛的榨取」來拒絕平匡的求婚、或是露天市集的工作讓他感覺自己的「小聰明」能有用的時候,她還是直覺得認為對方一定會討厭這樣「自以為是」的真正自己。

平匡難以與他人建立親密感,源自於自己的自尊心弱,覺得其他人隨隨便便都比自己好,在這樣的自我認同下過著他自認安穩的生活,同樣是種不被人需要的感覺。同意與美栗的契約婚姻與其說是出格,不如說這是他認為效益最大化的決定。

因此,當他發現美栗和其他男人的互動會貶低到自己的自尊心時,他選擇的是「放棄選擇權」,例如提出美栗可以改由與風見契約婚姻,並以對方的「自由意識」作為包裝,把責任丟給對方。假如對方選擇與自己切斷關係,就是強化原本自設的看法,可以回歸「專業單身男」的生活;如果對方決定要繼續下去(但絲毫不認為對方會選這個,雖然內心是期待的),就可以倚靠對方的力量幫助自己脫離舒適圈,自己可以不用努力。

就如同新垣結衣在訪談中所說,這是部很「揪心」的劇,因為每個人都在逃避,卻又很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因而造成太多的「錯過」。本劇前幾集,兩人的實際對話是很少的,大多是以口白的內心對話呈現(也考驗著演員的演技)。直到第九集,平匡才認知到,兩人需要的不是「重置系統」,而是要把真實的想法傳達給對方。

不順心的時候,不能對那些等著我的人,相信我的人視而不見

人們為了被社會需要,會選擇隱藏自己。但其實,真正的自己是隱藏不住的,尤其在遇到一個真正喜歡你的人時。

美栗一開始是想要利用自己的心理學專業,協助他的「雇主」解決自尊心低下的問題,卻漸漸發現平匡是個溫柔的人(例如平匡不想造成百合的壓力說「我們的過錯應該由我們兩個承擔」、或是在溫泉旅店說「沒關係,對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雖然自己曾經被平匡以「不要再分析我了」否定,也曾覺得也許與風見交往就能逃出自我厭惡的詛咒,但還是勇敢踏出與對方親近的很多步(不只一步)。同時希望對方能給予在工作以及戀人關係上的肯定(劇中以週名句排行榜把「平匡如暴風雨般的襲來」這種感覺具象化,實在太有趣了)。

平匡雖然總是逃避著離開舒適圈的各種舉動,直到美栗的離家出走,酒醉在車後座聽著風見講得一席話,才意識到過去一直都只想著自己,從來沒有顧慮到對方的感受。才開始硬著頭皮,選擇不再逃避(消極)。到美栗因自卑而消沈時,想到這時能幫助美栗的只有自己,才體會到自己的不可取代性,因而說了這段讓人噴淚的話:「雖然你說你自己不平常,要讓我來說的話,你發現的也太晚了,我早就知道了,沒有麼大不了的。從社會常識來說,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正常。」

雖然我們常說命運的對象,但是我認為根本就不存在。要把對方變成自己的命運對象,沒有意志力就無法持續下去,無論是工作、無論是家庭都是一樣的吧。

-森山櫻(美栗媽媽)

馴養般的愛情

十姊妹在劇中象徵著自由。平匡餵養著十姊妹,體會著被需要的感覺,卻不願意束縛對方,也不願讓渡自己的自由對對方負責任。在平匡覺得單戀而痛苦時,隔天有隻十姊妹就不見了,他知道如果不束縛的話,就有對方隨時會不見的不確定感。後來選擇把十姊妹關在牢籠裡,意味著馴養,象徵著雙方愛情的束縛,同時也是種互相需要的感覺。就像辭職通知前,吹過的一陣風,兩隻十姊妹一起護著飼料,意味著雙方要一起面對未來的挑戰。

雙方做為共同經營責任者,而非僱傭關係

利用別人的善意想白白使用勞動力,這是壓榨(榨取)!」「愛的榨取:因為有愛、因為喜歡,就可以要求對方什麽都為你做。

-森山美栗

美栗從一開始只想要被社會需要,什麼工作都願意做,變成不願再平白無故地付出一切。愛情與工作的相似之處,在於「需要」對方,但如果工作上雇主不應有過度的要求,愛情難道就可以嗎?況且愛情應是雙方的權利對等,而非上下的關係。

更有趣的是,在一般人的認知內,有「愛」的話,「自然」就能解決一切的問題,但在現實關係中,真的有辦法無時無刻都自自然然地向對方表達愛意嗎?本劇對此進行了一種不同角度的思考:「不是有感情就不需要透過『系統』來維繫了。」

「愛」是要刻意表達的,不然久而久之,我們會忘記要去「愛」對方。就像最後,兩人討論要恢復「週二擁抱日」「起床時要親吻對方」。肢體上的接觸就是「愛」的展現,行動的展現和愛的感覺是互為表裡的。哪天雙方吵架,卻被強制要肢體接觸時,才會有為了化解尷尬的動力而去和對方講清楚,愛才能延續吧!感情是需要雙方「有意識」的去共同經營。

未來要經歷各種未知的險境(劇中以射飛標來具象化),都需要「愛」才能一起度過,至於兩個人的相愛要以什麼方式為之?只要雙方能夠達成一致共識,結婚什麼的,是為了辦給其他人看的,在兩人的關係上,真有那麼重要嗎?

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 月薪嬌妻
《月薪嬌妻》劇照

什麼是契約婚姻?日本有嗎?台灣有嗎?

「事實婚」指相對於「法律婚」而言,有婚姻的「事實」(如同居、夫妻關係),但沒有具備法律上婚姻的要件。我國「事實婚」的相關規定只有在「家暴法」裡納入「家庭成員」規定,沒有其他權利義務的保障,但有「事實上夫妻」的相關判例。(事實婚參考:

在日本,「事實婚」(內緣婚)是有法律規範的,須以當事人有結婚意願為要件,如有舉行婚姻儀式,或夫妻般之同居、稱呼,或為周圍所承認為夫妻,或有生兒育女的外在事實,即可成立內緣婚。不必改姓及入籍,著重保障共同生活所需,如互負扶養和忠貞義務、家事債務及生活費分擔、社會保險資格、分手也擁有財產分配及贍養費請求權等。

2013年提出的「伴侶法」草案,就類似「事實婚」的制度。兩個人的關係雖然是兩個人說好就好,但畢竟人還是要在社會中生活,想要以「婚姻」除外的形式生活,也有權利獲得法律的保障吧!

被喜歡的人肯定了,即使沒有結婚這種官方契約,能抱有信心的話,能就這樣在一起的話,什麼形式都可以的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各種各樣的嘛。不論是多麼其妙的關係,只要想堅持就能繼續下去,只要雙方都不想改變,都不想破壞這個平衡,就能一直這樣持續下去。

-森山美栗

主婦的價值

女性倘若想從找工作的循環中解脫,選擇走入婚姻是條逃避的途徑。但從另個角度來說,被社會期待把家庭擺在工作前面,也是身為女性的宿命。

美栗問道:「主婦的價值是什麼呢?以金錢來回報勞動?作為主婦的報酬是以什麼為支付的呢?」雖然把主婦的勞動換算成金錢是年收入304.1萬日圓,但除此之外呢?

劇中提出了個有趣的觀點,如果擔任全職的家庭主婦,生活費可以得到保障,但這只相當於糊口的最低薪資。要在最低薪資下快樂的工作,前提是有個不會施加壓力的雇主。如果雇主能給予稱讚(愛情),反而是額外的勞動報酬。但這些都是不穩定的因素,常常會變成單單只是在最低工資下工作,再加上無上限的勞動時間。

到底家務該如何分工,想必這是每個家庭都存在的大哉問。如果是雙薪家庭,該如何分配家務?因為總會存在覺得對方打掃不乾淨的怨歎,會覺得對方是在做份內的工作,也不會刻意去稱讚。但也許,片中的「共同作戰會議」是個可採取的模式,隔一段時間一起來檢討並改善,給予對方稱讚。或是有餘力的話請家庭清潔員可能會是更好的選擇?

但討論這些問題的前提,是女性要先從家庭中解放出來。

從劇中才得知,日本女性被期待婚後待在家庭相夫教子的觀念還根深柢固,像美栗的朋友小安,在未婚懷孕後就對夢想絕望,待在家庭裡換得的卻是丈夫的外遇,沒有收入的她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離婚的抉擇,有沒有勇氣承擔龐大的經濟壓力重頭來過?

另一個有趣的對比橋段是,美栗家裡媽媽腳受傷,所有家事都由爸爸一肩扛起,當然是完全做不到職業主婦的品質。這集專門在諷刺這些不會做家事的男人,啊不是,是在說日本的家庭分工上,男性在工作期間不做家務是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以至於女性也會擔心如果自己走了以後,丈夫會不會沒人照顧,才會在年老了之後希望丈夫也要學著做家事。

這也提點了,所謂的分工,似乎不應是以家庭的內外作為分水嶺,既然人同時需要在家庭和社會當中生活,不管是家庭內外都是屬於工作技能的一部分,應該被等價看待。

勇敢承認自己的逃避,要不,就去改變

本片描述了許多日本的社會現狀,如年輕人高學歷失業、女性職場上的玻璃天花板、工作機會因全球化流失、被異樣眼光看待的同志。雖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並沒有太多的分析,也沒有安排劇中人物有「超乎常人的正面力量」來應對。但就本片的宗旨,「允許」每個人都會有懦弱的時候,為了生存不得已選擇視而不見。但如果選擇逃避,就不要去期待有任何改變的可能。如果是對你而言重要的事,就要去正視問題。這也是在提醒大家,可以選擇要不要正視這些問題,倘若不想視而不見,那你又為此努力過了多少?

觀後感

希望有一天,能夠從所有束縛我們的東西當中、以及肉眼看不見的細小傷痛中,真正解放出來。或許有時會流淚,但仍然能夠一直笑著走下去。

-森山美栗

這部劇能這麼紅的原因,除了可愛的新垣結衣和呆萌的星野源外,它輕輕地觸及每個人心中內心深處那個最不想面對的自己,那自我厭惡的詛咒,卻又溫柔地擁抱我們的缺憾。「在這樣的社會,活著多麽困難,為了活著就逃避吧!但如果逃避的話,就會一直被綁得緊緊的喔,又能逃到哪裡去呢?」期許這看似厭世卻又勵志的註解,能陪伴我們度過每一道人生關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TCCF創意內容大會 - 未來內容展「擴增宇宙,運算中」打通文化與科技的任督二脈!專訪文策院文化科技處處長李懷瑾、策展人馮建彰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TCCF創意內容大會 - 未來內容展「擴增宇宙,運算中」打通文化與科技的任督二脈!專訪文策院文化科技處處長李懷瑾、策展人馮建彰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究竟什麼是「未來內容」?沉浸式展演的發展趨勢又是什麼?我們邀請到文策院文化科技處處長李懷瑾與本屆未來內容展策展人馮建彰,分享有關XR娛樂體驗的第一手觀察,還有今年未來內容展必看的作品。

收聽管道如下:

即將在11月3日至13日登場的TCCF創意內容大會(Taiwan Creative Content Fest),今年邁入第三屆,其中的未來內容展集結了年度最具代表性沉浸式國內外作品,以「擴增宇宙,運算中」為主題,匯聚橫跨NFT、XR、互動投影、LED、APP等多種體驗媒介,並展演IP、運動、時尚、ACG、音樂、表演藝術、視覺藝術、文化資產、出版等不同的內容領域,可說是全年度結合文化科技與商業規劃最有看頭的展會。

本集《馬力歐陪你喝一杯》邀請到本屆未來內容展策展人——「二馬」馮建彰,和我們暢談他的策展理念,同時也邀請文化內容策進院(文策院)文化科技處處長李懷瑾Grace,和我們聊聊她豐富的XR策展經驗,與聽眾讀者剖析目前沉浸式內容展演發展的最新趨勢,並分享如何透過沉浸式體驗在文化內容與商業之間搭建起一座黃金之橋,開啟未來內容的各種發展可能。

打通創作者任督二脈的最佳場域

在擔任本次未來內容展策展人以前,其實二馬主要從事流行音樂演唱會工作,二十多年累積了上百場演唱會舞台設計經驗。直到幾年前他受邀擔任高雄電影節XR單元評審,當時一口氣看了30多部最新的XR作品,讓他簡直大開眼界。二馬嘆道:「那時候對於我一個從來沒有做過XR內容的人來說,真的是打通任督二脈的創意來源。甚至讓我覺得如果再繼續做一般的舞台設計,我也太淺了吧!原來那個宇宙這麼大,你看到的不僅是作品,而是那個宇宙已經有個洞口,你應該要跳進去!」

彼時的驚艷,讓二馬不僅轉型做創作,也爭取策劃今年的未來內容展,希望能帶給更多像他一樣的創作者,一個能刺激想像的展演活動。

有趣的是,當年高雄電影節XR單元的策展人正是Grace。一直投入XR內容產業的Grace,也點出目前沉浸式內容展演的難處:「現在XR內容門檻蠻高的,因為可能頭顯 (headset) 不夠普及,此外一些大型的投影互動裝置,展演都相對複雜,而這也凸顯要看到這類型作品的最佳場域就是影展或展會。」Grace也補充說:「除了雄影之外,未來內容展我覺得其實是很好的一個機會,讓台北又多了這樣的一個平台,去展示、討論更多種文化科技應用的可能性。」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未來內容展策展人——「二馬」馮建彰

還沒到元宇宙,我們仍在擴增宇宙運算中

不過究竟什麼是未來內容?相信有很多人心中有這個疑問。對於這個問題,二馬用VHS錄影帶出租到DVD時代、一路到今天的OTT影音串流的發展史為例。「我們的科技不斷進步,也改變人們接收內容的方式。不過內容的核心是一樣的,可能是電影、戲劇、或音樂劇,只是最後傳遞給你的方式不一樣。」而所謂「未來」,二馬則認為是「用科技的方法,讓你表達你的創作面向,傳遞作品給觀眾。」

如同科幻小說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Ford Gibson)的名言:「未來已經到來,只是尚未普及。」儘管這一兩年相當火熱的「元宇宙」一詞走進大眾視野,但真正進入元宇宙的人並沒有那麼多。「我們現在身處的,是個一個還在進化、過渡的世代。」二馬說明這次策展主題「擴增宇宙,運算中」,便是想要回應這樣的時代現象。

Grace也補充道:「現在大家都會一直強調我們馬上要去元宇宙,可是在進元宇宙之前,我們現在要處理的其實是虛、實整合的東西。」而未來內容展正是在這樣的大架構下,爬梳台灣在各方面應用的案例以及發展優勢。

例如民俗工藝、宮廟文化與沉浸體驗技術的結合,Grace分享今年參展的XRSPACE 「新台潮宮廟元宇宙」,便是在虛擬環境中還原北港朝天宮從廣場到正殿的實景,從點燈、擲茭、蓋鐘到解籤等參拜儀式,都可以在元宇宙中體驗。已經先參拜過的Grace直說這個經驗非常酷,「他們想像未來在這廟宇的空間,還有其他的文化展演形式,比如歌手可以在這邊辦演唱會。更重要的是,運用新科技打破原本實體的限制,以『新台潮宮廟元宇宙』為例,就是世界各地的人都有機會體驗到我們的宮廟文化。」

除此之外,台灣社會的多元性結合科技強項,幾乎讓任何題材都有機會實現。例如:今年獲得威尼斯影展沉浸式競賽最佳體驗大獎的《無法離開的人》,講述的是台灣白色恐怖的歷史,導演陳芯宜利用VR 360度的技術,使觀眾共感1950年代政治受難者的生命經歷。「這是導演的手法跟他對科技的了解跟應用,才能夠傳遞一般電影看不到的故事。」二馬與Grace都極力推薦大家到未來內容展感受這部作品。

XR是一種新的說故事方式

沉浸式技術不僅有VR,未來內容展強調的是所謂「XR」的多種應用。VR是需要配戴頭顯的;AR則是用手機就能體驗的擴增實境;此外還有數位投影的互動式內容,觀眾完全不需要使用任何裝置,只要進到空間中就能沉浸其中。

JOHN8889_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其實現在愈來愈多VR作品,已經藉由一些科技(比如5G),嘗試『多人體驗』的可能性。」Grace介紹了今年國際邀件的作品之一《永恆聖母院》(Eternal Notre-Dame),這是在巴黎聖母院遭大火之後,於虛擬環境中重現的版本,觀眾可以結伴體驗並在VR中看到彼此並且互動。這個案例象徵著在一線的內容創作者之外,沉浸式科技愈來愈有機會觸及到更多族群的人,也逐漸發展出一些商業營運的模式。

而身為VR深度愛好者的二馬,不僅平時運動都戴著VR頭顯追劇,創作上也致力探索VR的潛力。例如這次未來內容展他與高雄市電影館合作的《請神造夢:XR沉浸式演唱會》,預計在展會開始前先在高雄Live Warehouse舉辦一場現場演唱會,「唱到其中兩首歌的時候,現場的人要戴起VR頭顯,你戴上去以後就看不到現場了,可是聽到的是跟舞台上的樂團表演。」二馬說明這裡涉及到的是5G多人同步技術,「頭顯總共有60組,規模非常龐大。」而在未來內容展期間可以體驗的,就會是演唱會當時拍攝的VR版。

雖然這不是二馬首次在演唱會中導入XR技術,但他提到相較於五年前,今天要做到相同的效果成本已經大幅降低。「如果這個公式是成功的,那其實它可被複製。加上VR未來更輕便的話,或變成是MR、AR,你在小巨蛋看演唱會,可能天空可以飄出很多舞台上LED裡面延展出來的動畫。更令人興奮的是,在未來可以參與演唱會的途徑變得更豐富,光是演唱會門票銷售的方式就非常多元了,有現場票、線上同步參與的VR票,還有在現場又參與VR沉浸體驗的票!」顯見沉浸式體驗的商業潛力不在話下。

國內外精彩作品來未來內容展一次看!

今年展區以「擴增宇宙運算中」為主軸,以一系列多重宇宙展現元宇宙的即時特性,帶領大家從現實世界通往虛擬世界的擴增元宇宙,一起探索、思考、體驗並參與其中,感受現在進行式的元宇宙發展。

這次展覽總共匯聚了18件最具代表性的未來內容,除了前面介紹到的精彩案例,最後Grace 和二馬再各自推薦了到未來內容展不容錯過的作品。Grace個人很喜歡的是《天野喜孝VR美術館》,「天野喜孝就是創作《科學小飛俠》的藝術家,今年有來自台灣的團隊邦鼎科技把他所有原本2D的畫作做成一個 VR 美術館,在裡面可以看到天野老師的畫作浮現出來,視覺尺寸大到觀眾幾乎是親臨在它前面。我看那件作品的時候非常感動,因為你沒有想過有一天可以跟它有這樣的接觸。」

二馬則說這次有很多有趣的作品因為空間限制沒辦法放進展場,不過透過5G技術順暢同步主展場之外的其他場館。「光影沉浸作品《無濜》到時候在會場裡面可以體驗,同步連線到台北101的AMBI SPACE ONE,兩個沉浸式空間即時連線,當下兩個地方的體驗消費者會看到彼此。」他認為不論是相關產業的專業觀眾,或者是一般消費者,《無濜》都能帶給大家很多未來想像。

從長遠的角度來展望未來,探勘創意將何去何從,以及技術該如何輔助內容發展,儘管現實仍存在不少技術難題需要克服,但二馬與Grace相信,正在運算中的未來元宇宙,需要針對體驗的便利性進行更多的思考和提升,因為唯有不斷地進化、不斷地演變、不斷地嘗試,才能持續運算出那條打破真實與虛擬的道路,真正開啟元宇宙的大門,將未來掌握在手中。2022未來內容展的精彩可期,二馬與Grace也預告,10月中旬將開放展期間部分作品的體驗預約。聽眾讀者趕快拿出行事曆,記下這場能打通你任督二脈的文化科技盛事吧!

JOHN8929_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2022 TCCF 創意內容大會|未來內容展「擴增宇宙,運算中」

Web3.0開啟了數位世界邁向元宇宙的大門,讓現實世界在即時運算下快速擴增「多重宇宙」。2022未來內容展以「擴增宇宙,運算中」為主軸,便是意味蘊釀元宇宙時代的娛樂體驗、展現將內容產業帶往未來的企圖心。從故事力策展出發,結合科技藝術衍擘畫新未來內容藍圖,帶領參展者體驗內容敘事感官疆界與全新媒體科技應用與商機,在文化內容與商業之間搭建起一座黃金之橋。
TCCF創意內容大會 - 未來內容展
- 2022年11月3日至13日
- 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