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人》的世界觀就是以暴制暴?

《鋼鐵人》的世界觀就是以暴制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電影經常有價值反思,《鋼鐵人》(Iron Man)也不例外,戲中的天才軍火商面對戰爭的殘忍,最後還是選擇回頭是岸,令作者想起現實世界的愛因斯坦⋯⋯

我們日常聽到重工企業,其實都有生產各種軍備,例如波音集團生產著名的F-15戰鬥機,通用電氣是核武生產商,三菱專門為日本陸上自衛隊生產坦克及裝甲車。不過,香港人對軍火商的認識,也許比較多是來自電影世界。近來,最廣為人知的「軍火商」,相信要數到來自電影《鋼鐵人》裡面的Stark Industries。

電影的主角Tony Stark在21歲已繼承了為美軍提供武器的Stark Industries。他一直奉行大美國主義,美國作為世界警察,有責任維護世界和平,故需追求火力更強和更先進的武器。不過,在阿富汗的一次意外,被手持自己生產武器的武裝分子脅持,亦令同伴白白犧牲,開始感受到這種軍備競賽衍生的問題和帶來的禍害。最後由一位唯利是圖的軍火商,變成守護世界的超級英雄。

在漫畫的原型,Iron Man是一位對抗共產主義的英雄,但這在電影已被完全淡化。而明顯有保留的漫畫內容,就是透過一次被俘虜的經歷(漫畫在越南,電影在阿富汗),令到Tony Stark反思自己的政治立場和使用軍火的道德問題。獲救回國後,他第一時間宣布關閉Stark Industries軍事研發的部門。因自己的經歷,令他知道強大的火力未必會帶來和平,亦不希望再見到自己研發的軍火落入武裝組織或恐怖分子手上,使得美軍和無辜的平民受害,故不再認同追求強大軍備。現實世界,最著名「回頭是岸」的例子是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後悔鼓勵美國研發原子彈,導致生靈塗炭。不過愛恩斯坦始終是一名科學家,不是軍火商。

遺憾的是,現實世界的軍火商,大多如電影中的Stark Industries,是有巨額市值的上市公司,管理層要向投資的股東負責。波音集團、通用電氣、三菱等公司,軍售份額最少佔整體營業額五分之一,更誇張的例子甚至佔總營業額超過6成。一旦關閉軍事研發部門,除了影響不少員工生計外,更會拖累公司收入,股價勢必暴跌。而現實世界中的軍火公司老闆,都不需要親赴戰線作簡介示範,所以不太可能遇到Tony Stark的意外,要他們有類似覺悟,幾乎不可能。

站在軍火商的角度,愈多的戰爭和混亂,愈大規模的軍備競賽,公司獲利就愈高,故取態自然更靠近《鋼鐵人》第一集的大反派Obadiah Stane。在他掌控的Stark Industries,一邊賣武器給美國政府,另一邊賣武器予武裝組織和恐怖分子,從而造成兩者之間的軍備競賽,自己就可賺取暴利。在現實世界裡,軍火商未必如電影般直接向恐怖分子或武裝組織出售武器,而是會透過資助議員以至總統等政治人物的競選經費,以及各種游說機制,驅使政府投放更多資源到軍事建設上;另一方面,他們又會透過多層中介,令一些軍火落入恐怖分子或武裝組織手中。期望現實中出現Tony Stark的人物,恐怕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諷刺的是,在漫威(Marvel)的世界裡,雖然Tony Stark在首集電影中改變了強調以軍備競賽去維護世界和平的想法,但及後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時,為了保護地球,製造了更強的人工智能奧創(Ultron),結果奧創竟產生出消滅人類的想法,弄出更大危機。同時,他在美國隊長的反對下,仍然暗中創造出幻視(Vision)來對抗奧創,證明了他沒有徹底反思到問題所在,繼續製造武器保護自己所認知的「正義」,本質壓根沒有改變。

其實軍備競賽是否會帶來世界和平,就如美國討論槍械管制一樣,是一個無休止的爭辯,漫威究竟想帶出什麼世界觀,會否影響大家的世界觀,值得我們去深思和討論。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EJ GLOBAL plus 國際夢工場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