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你是「視譜派」還是「即興派」,帶對「轉換器」你就先贏了一半

無論你是「視譜派」還是「即興派」,帶對「轉換器」你就先贏了一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我可以看最繁複的樂譜、即興演奏最困難的和絃進行,在教學上,通常我自己都會把自己放空,用「同理心」來想像學生的困擾或甚至沮喪。

有的人讀譜慢,有的人視譜快,這跟體育課一樣,都是需要鍛鍊的能力。然而我永遠相信,很多時候有困難的學生,需要的不是「回去練」而已,而是要有個「轉換器」(Converter; Adaptor)讓他帶走,不然他永遠要不是被慘電(220V對110V),不然就是沒有電(110V對220V)。

甚至連插頭都會分歐規、英規、美規、兩腳、三腳…雖然都說是電力,但是接收方式不同,帶錯轉接器或插頭,就完全沒辦法,只能望電興嘆,這是很多人都有的經驗。

啟彬老師帶著高中生體驗爵士樂合奏與即興互動

老實說,往往做這樣的工作坊結束後,整個人的精力就耗費至盡。因為一方面要引導,二方面要真的即興示範,台灣的學生通常都跟老師有距離,所以要真誠地溝通與激發興趣。然而,也不能只是講空話或是打高空,也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讓他們掌握重點。當然不可能教一次即興就上手,但是也不能亂教,最後大家還是霧煞煞。

這就是啟彬與凱雅一直在努力的事,幽默、有趣,但是不能流於戲謔與嬉鬧,我覺得這比所謂媒體形象或是人脈經營,要來的重要太多,因為我們不想做表面功夫的事,雖然很難做,但是一定要傳達正確的訊息。

這是啟彬老師帶領一群剛上音樂班的15歲準高一生,掌握Swing Feel與建構曲式概念,加上Call & Respond的要素,讓大家嘗試即興與互動的過程,大家都玩得很開心!

爵士樂,是要用做的,不是用說的哦!

音樂上也是一樣,有的人是科班出身,習慣看五線譜(這也是古典音樂教育的最強項之一)。但是反過來說,也是有古典科班出身的人,看到和絃記號就哇哇叫慘敗,更遑論即興。我認為兩者都不用無限上綱,就是要懂得「轉換」而已,而且兩者都要會。

譬如說Funk Feel的切分(Syncopation)與分句(Grouping),有的人看五線譜就可以懂,然後需要老師來帶領,更熟悉那個韻味與整齊度;有的人就跟鼓手、打擊樂手一樣,需要給他們看「一個蘿蔔一個坑」的技法,這樣反而可以把持住Groove,不會陷入「休止符就是停止」或「音多就是要搶快」的毛病。

所以這就是解決的方案,也是我不斷強調的:沒有秘密,但是要有耐心,要有方法。即便我可以看最繁複的樂譜、即興演奏最困難的和絃進行,在教學上,通常我自己都會把自己放空,用「同理心」來想像學生的困擾或甚至沮喪,然後想像自己如果完全不會,會是怎樣的解決模式?最後的結果就是這樣。

領到「藥方」的學生,也要照這樣「徹底執行」,不能又一味地只想求偏方或祕笈,因為它們實際上並不存在。

有時候我的講法可能會感覺有點「顛覆」,但其實可能反而一針見血打中大家遇到的真相。因為人都有自尊與面子、能力與天賦,甚至是時間與投入多寡的問題,而我仍然不厭其煩地,希望大家看到真正的問題所在,這樣你才可能去解決問題。

我不是幫大家解籤的廟祝,也不是給大家一個虛幻未來的靈媒,我希望大家都能排除許多障礙,好好地玩音樂,而我當然要求專業,不會打折。國中生國小生我都願意帶了,凱雅老師連九十歲的阿嬤們都在帶了,怕吃苦或是沒有慧根,甚至太自我的學生,可能就蠻難體會這樣的態度用意何在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啟彬與凱雅的爵士樂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