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前首相馬哈迪的「種族性反中」

大馬前首相馬哈迪的「種族性反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哈迪靠種族性言論起家,樹立本身捍衛馬來人/穆斯林權益的鬥士形象。而過往號稱要打造超族群與宗教的「新政治」、與馬哈迪涇渭分明的在野聯盟,如今為了擊垮納吉,在馬哈迪的種族性考量面前也只能選擇沉默。馬來西亞政治大倒退,由此可見一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唐南發(聯合國獨立顧問,自由撰稿人,馬來西亞獨立媒體《當今大馬》〔Malaysiakini〕專欄作者。研究興趣範圍包括難民與移工,性別少數群體,族群政治與民族主義,閑來無事喜歡研究世界各國茶文化。)

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退而不休,繼續以黨國元老身份針砭時弊已逾13載,好鬥的強人本色絲毫未因步入遲暮之年而減弱。

一年多前,馬哈迪與現任首相納吉(Najib Razak)撕破臉,此後不斷在國內和國際上炒作主權基金「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 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簡稱一馬公司或1MDB)弊案,卻始終動搖不了納吉在執政集團龍頭老大巫統(UMNO)之內,憑藉政府資源與國家機器建立起來的地位。

就在《一馬公司》議題出現強弩之末跡象時,馬哈迪忽然轉移目標,開始高調抨擊中國政府在馬來西亞的戰略投資項目;近日更因直接質疑比鄰新加坡的柔佛州出賣土地、甚至公民權給中國人,引來柔佛州統治者蘇丹伊布拉欣的駁斥,通過馬來西亞最暢銷的英文報章《星報》(The Star)指前者扭曲事實。素來好強的馬哈迪自然不甘寂寞,也在《星報》投書回應,要求同樣由巫統領導的柔佛州政府,公開中國的重點投資項目森林城(Forest City)內容;更擱下重話,揚言即使因此而冒犯君主亦在所不惜。

馬來西亞的經濟好景於1997/98年的風暴中戛然而止,往後的20年基本上吃老本,並高度依賴外資,本土創新企業付諸闕如。中國固然在近年成爲馬來西亞最大貿易夥伴與投資國之一,卻並非特例。過去十年,中東的阿拉伯國家因石油價格飆升,資金大舉進軍全球,馬來西亞作為一個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成了重點受惠國。

這些阿拉伯國家積極投資馬來西亞的石油、化學與天然氣工業,其中,卡達一度宣布耗資50億美元,欲將柔佛州南部的邊佳蘭(Pengerang)打造成「區域石化工業樞紐」;卡達股權公司也是馬來西亞種植產業Felda Global Ventures的關鍵夥伴,這家官聯公司的使命,在於確保以馬來人為主的土著(按:在馬來西亞中文裡意指原生馬來人族群,無貶意)能持續擁有可耕地,並將農業與種植業現代化。

此外,馬哈迪任内努力開拓與穆斯林國家的經濟聯繫,曾在2000年提出「穆斯林共同體」(Muslim Ummah)的概念,呼籲富裕的中東國家與發展中的「兄弟國」建立經貿網絡,共存共榮。其中的關鍵内容即伊斯蘭銀行體系。目前參與馬來西亞金融與保險業,並日漸受重視的中東國家,包括了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和科威特。

這些阿拉伯資金所青睞的,都是馬來西亞的關鍵產業。但為什麼目前以馬哈迪為首的在野聯盟、甚或伊斯蘭黨,都不曾就此質疑納吉賣國?

尤有甚者,國際沙烏地石油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曾是醜聞纏身的一馬公司之策略夥伴,另一個重要的海灣國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擁有的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也曾資助一馬公司;沙烏地政府更於去年4月承認曾把巨款匯入納吉的私人帳戶,等同涉及國際貪污行徑,為何馬哈迪一眾人等未曾就此指責納吉與阿拉伯人勾結,形同賣國,而在面對中國資金時,繪聲繪影地製造「國家淪為中國傀儡」的印象?

這就得從馬哈迪是個操弄種族議題的高手說起。早在1969年馬來西亞全國大選,他就豪言「無需華人的選票也可當選」,結果輸掉國會議席。馬哈迪遷怒於當時的首相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指後者過份照顧華人,忽略馬來人的利益;後來還把自己的「思想」寫成一本書,名為《馬來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純粹從「種族性」來分析馬來西亞各民族之間經濟地位落差之成因,聲名大噪。

Tunku_abd_rahman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東姑阿都拉曼,馬來西亞第一任首相,亦被尊為馬來西亞國父。

馬哈迪靠種族性言論起家,出任首相之後,為了爭取非馬來人選票,無法公開針對特定族群;但一旦涉及新加坡或以色列/巴勒斯坦議題,則高調出擊,樹立本身捍衛馬來人/穆斯林權益的鬥士形象。

雖然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之間自1965年分家後,就有大大小小吵不完的議題,新加坡也不全然是有理的一方。但馬哈迪每次找新加坡的碴,政治目的很明顯,就是隱喻「馬來人不能淪為華人的奴僕」,以此激發馬來人面對本國華人時的憂患意識,繼續支持巫統。

2003年10月,馬哈迪「榮休」,再也無所顧忌。2008年大選,執政聯盟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BN)失去國會的三分之二議席優勢,馬哈迪為了迫使當時的首相阿都拉巴達維(Abdullah bin Ahmad Badawi)下台,再度恐嚇「以華裔為主的在野黨執政,馬來人將被邊緣化」。為了鞏固馬來選民對巫統的支持,馬哈迪還協助促成並出任極端團體「土著權益組織」的精神領袖,不時大放厥辭,煽動種族情緒。

2013年大選期間,以安華(Anwar Ibrahim)為主的在野聯盟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PR)氣勢如虹,完全以候任政府的姿態競選。馬哈迪為了替巫統催票,不斷渲染「民聯執政,馬來人會如新加坡的馬來人那般被邊緣化」「以華裔為主的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DAP)與新加坡執政的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如出一轍」「林吉祥(行動黨資深領袖)是頭號種族主義份子」「馬來西亞的治國藍圖是馬來人掌握政治權力,華人掌握經濟權力」,直接否定華人的政治意願,甚至高調出席極具爭議,完全從馬來人和政府角度闡述513種族衝突的電影《王者之風》(Tanda Putera)放映會。大選結果是巫統保住了政權,卻流失大量的華人選票,馬哈迪再次抓住機會,指責納吉過份討好華人,結果得不償失,應引咎辭職。

《王者之風》預告片:

但後來的政治發展是,在野聯盟在共主安華被判「雞姦」罪成、鋃鐺入獄之後分崩離析,馬哈迪在巫統黨內殘存的勢力被瓦解,最終退黨,另外組黨加入在野陣營,與安華和林吉祥「化敵為友」,共同對抗納吉。

因此,馬哈迪又面對了過往執政時期的窘境,即為了爭取馬來選民的支持,必須激發他們的「憂患意識」,例如影射非馬來人社群─特別是華人─對他們的威脅;但礙於與行動黨的合作,不能犧牲華人的支持,因此又得找個既可以讓自己發揮,又不會直接得罪本國華人的替罪羊。當下最方便的,當然就是所謂「中國投資會否典當馬來西亞主權」的議題。

巫統用了數十年建構土著優先與特權的神話,有時,馬哈迪與當時的副手安華為了與伊斯蘭黨競逐宗教領導權,在原本世俗的行政體系中導入伊斯蘭元素。時至今日,種族與宗教已然成為馬來社群政治認同的首要準則。

正因為如此,儘管同樣面對阿拉伯資金狂購與大肆投資馬來西亞產業的現象,卻不會如同中國那樣,引來宗教或種族方面的憂慮,因為彼此是「伊斯蘭兄弟」;中國則和本國華人一樣,「非我族類掌握經濟權力,其心必異」。馬哈迪深諳此道,一切以爭取馬來人選票為優先,所以才會抓住中國資金的議題不放。

縱使華裔馬來西亞人政治上不認同中國,在巫統獨大的政治環境中,卻無法徹底與中國人切割。例如2005年曾發生所謂的「中國女子裸蹲事件」,引起華社的憤怒,正是出於華人把本身被馬來人欺壓的受害者意識,投射在該「中國女子」的遭遇上,過後卻被證實該女子根本不是中國公民。

無論巫統或馬哈迪,他們都深知本國華人並非不諳馬來話,而是普遍上排斥講馬來話,平常活在自己的圈子當中,又鑑於宗教與文化的差異,與馬來人交往甚淺,彼此間多有猜忌。一旦中國人人口暴增,勢必加劇兩個社群之間的矛盾。令人玩味的是,行動黨執政的檳州,過去幾年房價急劇飆升,地產商與州政府同樣在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積極推銷檳城的房屋,鼓勵投資移民。尤其喬治市老房子被新加坡人大量收購,引起當地居民怨聲載道,卻不在馬哈迪批判之列,頗有「給在野盟友留面子」的意味。相反的,柔佛州是巫統創黨之地,馬來民族的堡壘,與華人爲主的新加坡僅一水之隔。炒作中國投資,其實不過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企圖喚醒馬來人勿忘馬來人的民族尊嚴,務必反納吉以自救。

要搞資本主義,就得接受資本並無祖國認同,而是自由流動的事實。崇尚外資,三個兒子都是商場巨子的馬哈迪,當然不會從階級角度看問題,也並不仇視中國。他當下的「反中國策略」不過馬來西亞政治現實所需,畢竟這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達到推翻納吉的目標。其危險則在於中企萬一失敗,集體撤出,留下一群被「下崗(註)」的馬來員工和專業人士,他們內心的憤怒與不滿或轉移到國內的華人身上,以致兩個族群間的鴻溝更深,更難實現諒解。

諷刺的是,過往在野聯盟號稱要打造超族群與宗教的「新政治」,與馬哈迪涇渭分明,一旦後者發出種族性言論,前者必然有人駁斥反擊。如今兩者為了擊垮納吉,實現執政的美夢,就連「反對種族主義」的行動黨全黨上下,在馬哈迪的種族性考量面前,也只能選擇沉默。

馬來西亞政治大倒退,從執政集團到在野聯盟,由此可見一斑。


註解:

  • 下崗為中國用語,指「退下工作崗位」,源於80年代中國為改善國營企業效率不彰,陸續讓工廠工人停止工作。這些工人雖然仍隸屬於生產單位,但領不到工資;又因工人不願捨棄年資和補償,且轉職不易,而不願申請離職。由於人數眾多,形成了重大社會問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