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換特首不換路綫,恐怕全香港陪葬

若換特首不換路綫,恐怕全香港陪葬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藉社會關注的特首選舉,說明政治人物的作風,行政手段及諮詢程序,均大大影響一個社會對政府的整體信任,不可不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的一年,特首換屆仍然暗戰連連,可惜筆者既不懂發放負面消息,亦不會放流料,更不是任何陣營的人,沒有內幕資料給讀者「吃花生」。既然沒有由上以下的聖旨可以發放,惟有繼續講一些由下以上的平民百姓心聲,希望眾人可以聽得入耳。

動員對立鬥爭 港人信心崩潰

這幾年來,香港鬥爭風氣熾熱,當權者不講道理只顧煽動仇恨和動員鬥爭,慢慢風氣所及,也有不少政客(政棍?)甚至社會人士或一般市民都變得如此。這是筆者近幾篇文章一再強調的事情,亦可解釋了為何特首梁振英宣布不連任後,社會好像比過聖誕節更普天同慶。而更值得繼續仔細分析的,是這種鬥爭路綫背後的一些細節。明白了當中的問題後,大家才可以對症下藥,改良社會的氣氛,亦可澄清一些疑慮。

回看這幾年來的新聞,我們會見到一些規律,就是若有人自身不正(例如僭建),又或者有些政策出現問題(例如鉛水、橫洲事件)之時,處理的方向都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解決的方法又會變了做上綱上綫的政治鬥爭(例如外國勢力干預或者港獨)。凡有社會爭議題目(例如政改),就會推動成立各類組織壯大聲勢,但當中的水平之低和行徑之怪異令人側目。各種情況下來,卻令港人信心崩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亦蕩然無存。試想,當有僭建者指摘對手僭建並因而得到高位,然後就以一個又一個更嚴重的社會事件去掩蓋原本的問題,令得大家疲於奔命,這樣的社會,談何進步,又如何能有互相信任?

社會要療傷,首先恐怕是要重建大家的互信,而這又一定是要有權者先行和多做幾步,主動地去重建港人的信心。這確實是不容易的事情,但卻不能不做,更不應再火上加油令社會氣氛更壞。例如近日爆出的故宮議題,其實筆者十分懷疑香港有多少人真的會反對故宮博物館在香港開分館。

真正有爭議的,是在於完全沒有諮詢卻定下了一切的細節。試想,如果當日只是宣布故宮有意來港開分館,至於選址之類的細節,留待之後慢慢諮詢再定奪,這既可達到宣布好消息的原意,亦不會令人覺得有人要故意繞過政策程序,不是更為恰當嗎?

西九繞過諮詢 社會火上加油

事實上,對選址問題,坊間近日亦有不少異想天開之餘但亦不失有趣的建議,例如有人提出把現有的香港文化博物館遷入西九,再把在沙田的現址改建成故宮博物館,既有現成的「護城河」(城門河),現址建築亦仿似古代宮殿。這些建議不一定可行,但肯定不是「反中亂港」或「逢中必反」的建議。更重要的是,讓社會討論一下,不論最終是否發現西九就是最好的選址,經過諮詢討論後得到的共識,一定會比起現在更有認受性。

最下策的應對方法,就是重蹈動員社會對立爭鬥的老路,成立各類支持組織,調動資源大搞集會遊行,視任何稍有不同意見的人為分裂分子,把問題變成了政治上的敵我矛盾鬥爭。這種做法,當然無助社會共識,更只會再次激起大家的憂慮,到底是否真的只是換個特首但不換路綫,讓負責鬥爭的人繼續坐擁資源,然後把社會拉下去陪葬?

這幾年下來,社會太過忙於鬥爭,制度崩壞,人與人之間亦失去互信,事事以立場先行,於是連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坐下來吃一頓飯,亦會被解讀為「投共」、「支持建制」、「勾結反中亂港分子」、「結合外國勢力準備政變」等等。

其實社會上本來就不會有那麼多敵人,不可能那麼多「鬼」,亦不可能那麼多「間諜」。社會上大多數的都是正常人,既不會天天在爭取香港獨立或者謀密政變推翻中央,亦不會無時無刻都變成了北京重用的國師或消息人士。大多數人都只想少一點政治鬥爭陰謀,多一點倫理道德和健全公平的社會制度。所有疑似的特首候選人,能否說服大眾,他們也是這樣的正常人,或者他們至少明白正常人的心聲,所以會好好正常地處理社會事務,不會動員那麼多社會鬥爭?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國是港事〉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