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部隊老兵側寫】「圓而不圓」的烏牛欄:一場戰役,各自表述

【二七部隊老兵側寫】「圓而不圓」的烏牛欄:一場戰役,各自表述
南投縣二二八事件烏牛欄戰役紀念碑|Photo Credit: Bunkichi Chang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身經歷二二八事件、成為台灣歷史一部份的老前輩已幾乎完全凋零,希望藉由報導能讓年輕一輩更了解屬於這塊土地的歷史。

文:王國仲(《關鍵評論網》編輯部實習生)

為了製作二二八事件70周年專題報導,《關鍵評論網》編輯彭振宣和我1月19日前往台中採訪鍾逸人黃金島兩位老先生。兩位前輩於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為保護台中民眾不受血腥鎮壓,與仕紳、有志之士一同成立「二七部隊(名稱取自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線—2月27日時發生的私菸查緝事件)」與國民黨部隊21師對抗。

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老先生

早上我們先到台中新文化協會拜訪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老先生。鍾老先生曾赴日留學,因此受日本文化影響甚深,日文相當流利。當時還曾因涉嫌反日思想遭日人收監和管束;二二八事件後他也被國民政府逮捕監禁。在台灣和日本都坐過牢,對現代人來說或許很難想像,對當事人而言卻再真切不過。

雖然事件已過去近七十年,老先生談起當時情景仍歷歷在目。二二八事件發生後,鍾老先生在街口碰到楊逵先生。得知國軍鎮壓各地、甚至以機槍等武力掃射民眾的情形,鍾老先生與楊逵先生、謝雪紅女士等人舉行市民大會說明現況,吸引上千人參加。

IMG_2743
Photo Credit:王國仲
接受採訪的鍾逸人老先生

他們的演說獲得廣大迴響,群情激憤的民眾包圍台中公署並與駐軍發生衝突,雙方互有傷亡,國軍自知不敵而投降。在取得國軍部分裝備與日軍遺留的軍火後,四百名左右的學生與青年於3月4日正式成立二七部隊(另有一說是3月6日成立)。當年印製集會傳單到組成部隊、各處奔走的情況,對老先生來說彷彿歷歷在目。

鍾老先生回憶,他們向中央要求類似愛爾蘭與英國關係之自治模式,並試圖維持台中的治安。3月12日得知國軍增援部隊接近台中。為避免在市區戰鬥時波及無辜群眾,二七部隊決定撤出台中,轉往埔里持續抵抗,最後在烏牛欄戰役後解散。身為事件的「罪魁禍首」之一,鍾老先生後來在台北遭到逮捕判刑,共坐牢17年。為記錄當時情形、讓更多人了解這段歷史,他出版多本回憶錄記述當時各方交涉、得到日人幫助進而獲得武器的情況;也囊括後來獄中、出獄後的生活與人生閱歷。

在訪談的過程中,鍾老先生總是從容不迫、口若懸河,一個問題便能延伸許多深入的內容,有些內容甚至是原先設計訪綱時根本沒有想到的,令人獲益匪淺。老先生在九十餘歲的今日仍思緒清晰、談吐自信,不難想像70年前他在市民大會上侃侃而談,以其領導魅力說服民眾一同加入反抗政府行列的情景。訪問結束後我們與老先生一起用餐,更感受他的親切,毫無長輩架子。

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老先生

下午我們前往警備隊長黃金島老先生台中住所,並在其帶領下前往埔里烏牛欄戰役爆發現場,試圖感受與了解戰役當時的情形。3月16日,時任警備隊長的黃老先生與30多名學生軍(雖是學生,但皆在日治時期受過軍事教育訓練)駐守烏牛欄吊橋,與前來增援之國軍21師激戰一日。此役國軍傷亡慘重,史稱「烏牛欄戰役」。

新點陣圖影像
Photo Credit:王國仲
訴說著當年戰況的黃金島老先生

相較於鍾老先生,出身軍旅的黃老先生個性較為踏實穩健。自老先生家中保存的大量文件、照片能夠了解他對當時情境與同袍的緬懷之情。為了呈現自己在第一線戰場上的真實記憶,老先生也出版其回憶錄,並就自身印象與鍾老先生自傳中出入之處進行考察與研究。或許是因為身為軍人的道德與榮譽感,談到在戰事爆發時,不在二七部隊埔里武德殿本部,不知去向的鍾老先生時,總是忿忿不平、對其頗有微詞;兩位至今碰面都還會爭執得面紅耳赤。

驅車前往烏牛欄戰役現場,黃老先生在名為「圓而不圓」的烏牛欄戰役紀念碑前站立良久、神情肅穆地鞠躬。不只緬懷這場戰役,更為在戰爭中犧牲的戰友祈禱。接著他為我們一一指出當時二七部隊、國軍駐紮處以及雙方交火的地點。雖然現在吊橋早已拆除,戰場也成了產業道路;在黃老先生的手勢比劃說明下這場七十年前的戰役仍劃越時空般呈現在我們眼前。

儘管這場戰鬥由二七部隊取得優勢,因雙方軍力相差懸殊、彈藥用罄,最終二七部隊於當晚解散,結束了中部地區的武力抗爭。看著橋墩的遺跡,不禁讓人發想:若當時沒有這場成功的戰役,今天的台中會不會是另外一個樣貌?

兩位老先生都已九十餘歲(鍾逸人先生95歲、黃金島先生91歲),人生中最精華的歲月要不是投身社會運動,就是在牢獄中度過。儘管身體都還十分硬朗,但這樣親身經歷二二八事件、成為台灣歷史一部份的老前輩已幾乎完全凋零,因此他們皆很希望能讓年輕一輩更了解屬於這塊土地的歷史、領悟並思考台灣的前途。也希望藉由這系列報導,將屬於這片土地的記憶繼續傳承。或許對歷史事件有不同看法與解釋,但他們對這塊土地的熱愛與付出的心力絕對不容質疑。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