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完成8年任期後,留給川普的兩項危險「遺產」

歐巴馬完成8年任期後,留給川普的兩項危險「遺產」
Photo Credit: Lee Jin-ma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進駐白宮,歐巴馬任內一些侵害人權自由的政策舉動,可能會得到延續甚至變本加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總統歐巴馬即將卸任,跟下一任總統相比,也許會令人懷念其演說技巧、對科學及環境的重視等,然而他也留給川普若干侵害人權、自由的政治遺產。

當中最為人垢病的,要數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無人機暗殺計劃。雖然計劃始於小布希年代,但在歐巴馬——200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任內大舉擴張。

無人機空襲,平民無辜被殺

直到去年6月,歐巴馬政府才首次公佈官方的無人機空襲及傷亡數字︰2009年到2015年底,當局進行了473次空襲,大多數使用無人機,殺死的「戰鬥人員」數目介乎2372到2581之間(但美國跟有關國家,包括巴基斯坦、葉門、索馬利亞等並非交戰狀態),平民死亡人數則有64人,另外52人身份不明。

換言之,連美國政府自己也並非完全掌握空襲殺死了多少人、甚麼人。

而根據英國組織「調查報導局」(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估計,平民死亡人數介乎380至801人之間。官方數字的平民傷亡人數較少,很可能是文字遊戲所致——據報所有在空襲現場、軍人年紀的男性均被視為「戰鬥份子」或EKIA(行動中被殺的敵人,enemy killed in action),除非有明確情報證明其清白。

涉違國際法

按《The Intercept》從洩密者取得的文章顯示,被美軍無人機所殺的當中不少並非原本目標,例如在2012年1月到2013年2月的一次特別行動中,空襲殺死了超過200人,當中只有35人為原定目標。

雖然歐巴馬在2013年曾表示會減少在巴基斯坦及葉門的無人機攻擊,但根據統計,只有巴基斯坦的空襲數字下降,2016年葉門仍有32次空襲,殺死90至125人。

2013年12月,因為情報出錯,葉門一次婚禮中有17人被美國的無人機炸死。除了導致平民傷亡外,無人機暗殺計劃涉違反國際法,在戰區以外發動空襲,而且屬於法外處決,曾受國際特赦組織、人權監察以至聯合國特別專員批評。這種以「反恐」之名的殺戮,只會引起當地居民反感甚至仇恨——對他們而言,這種做法就是恐怖主義。

上任後一年才發現問題?

去年12月,歐巴馬接受訪問時仍然為無人機空襲辯護,指技術在他任期開始時迅速發展,在一年至一年半後他才發現國防部、中情局及國家安全部門太輕易用無人機來打擊恐怖主義、不夠注意這項技術的執行及遠離地面的危險。

然而在歐巴馬上任後3日,已有一次無人機攻擊殺死了9至11名平民,包括一個兒童。在他上任的2009年,美國總共在巴基斯坦發動了54次無人機攻擊,遇害平民人數介乎100至210人之間,有最少36個兒童被炸死、266人受傷。2010年更有超過128次空襲,總共殺死最少755人。無人機在巴基斯坦的空襲於2011年開始逐步減少,但範圍同時擴大至葉門及索馬利亞。

因此在歐巴馬上任的第一年內,他不可能未曾發現無人機暗殺計劃的問題。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會的國家安全及人權總監Naureen Shah指出,歐巴馬政府留下一個全球秘密殺戮的先例,遠比他上任前危險。

RTXZY17
Photo Credit: Kevin Lamarqu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向吹哨者宣戰

此外,歐巴馬政府亦非常嚴厲對待洩密的吹哨者(whistleblower)。在歐巴馬任內,有7人因向媒體或網站洩密而被控,美國司法部均以在一戰期間通過的《間諜法》(Espionage Act of 1917)對付——而歐巴馬上任前只有4次。

當中比較著名的包括在擔任美軍士兵期間,把機密資料交給《維基解密》揭露美軍濫殺的曼寧(Chelsea Manning),以及2013年公開美國情報部門大規模監控網絡的史諾登(Edward Snowden)。

1971年洩露美國政府關於越戰機密、曾被控間諜罪但成功脫罪的Daniel Ellsberg指出,現時美國以《間諜法》檢控吹哨者的狀況,根本不可能讓揭露機密不當行為的美國人接受公平審訊。《間諜法》的主要問題在於,條文不容許以公眾利益作抗辯理由,即使揭露的機密行為違法違憲,仍然不獲豁免其刑事責任。

新聞自由受影響

美國在無國界記者的新聞自由指數排名,由歐巴馬上任時的第20位跌至2016年的41位。無國界記者指美國新聞自由面對重大障礙,包括政府對吹哨者的戰爭,有關機密主要關於其監控活動、外國行動(特別是跟反恐有關)。另外,美國記者仍未受聯邦法保護,沒有權利不揭露消息來源和其他跟工作有關的保密資訊。

普立茲獎得主、《紐約時報》記者James Risen上個月底撰文,明言「如果川普針對記者,應歸功於歐巴馬」。Risen認為川普在選舉時的言行顯示,他有可能極力打壓記者及洩密者,而他之所以會獲得如此權力,需要感謝其前任總統歐巴馬。

Risen指出,歐巴馬任內的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FBI)曾監控記者的電話記錄,並在一宗洩密案中把只負責報導的記者列為共犯(同樣使用《間諜法》),又向其他記者發出傳票,嘗試迫使他們揭露消息來源。

而Risen本人亦有親身經歷,他被要求在一次洩密調查中揭露消息來源身份,而司法部在7年的訴訟後最終放棄,並非因為沒有法律基礙——美國最高法院判Risen敗訴——而是害怕囚禁一名《紐約時報》記者會引致「公關災難」。

前《華盛頓郵報》執行編輯、現於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任教的Leonard Downie亦曾經表示,歐巴馬政府對洩密者的戰爭以及控制資訊所花的工夫是「自尼克森政府以來,我見過最霸道的」——水門事件時,Downie在《華盛頓郵報》擔任編輯,據稱是當時少數得悉「深喉嚨」真正身份的人。

雖然近日歐巴馬為曼寧減刑(原本刑期長達35年),但她仍然是美國史上入獄最久的吹哨者,而且獄中受到不人道對待,如接近一年的單獨囚禁,被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專員批評為「殘酷」及「不人道」。

歐巴馬為以後的美國總統設下這些危險先例,川普上台後到底會限制權力抑或變本加厲?若參考其競選時的言論,未來似乎很不樂觀,相信我們很快就會知道答案。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