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定要遊行,日常生活中也可參與的「女權運動」

不一定要遊行,日常生活中也可參與的「女權運動」
Image Credit: Ivelin Radkov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香港和新加坡未有遊行,不過其實我同你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參與「女權運動」,例如停止標籤公司女高層、不參與「食軟飯」討論和鼓勵女仔參加有益身心的活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辭職去南極

星期六全球多個城市共數百萬人參與「女性遊行」(Women March),由美國發起這女性遊行原意是聲討特朗普(Donald Trump),結果連與美國政治沒有直接關係的城市如柏林、東京、開普敦、巴黎等等也有大大小小同名的遊行示威。在發達國家的國際級城市中,唯獨是我家鄉香港和現居的新加坡昨日沒有同類遊行。

上星期因工作關係回香港幾日,入住灣仔一間四星級商務酒店,到櫃枱check in時職員叫我簽一張表格,抬頭寫錯我是Mr. Lam。我說自己是女人,職員沒有道歉,說酒店程式預設把每個客人稱為Mr.,叫我快點簽名。這種情況我在印度和菲律賓出差也遇過,只是想不到原來香港也這麼落後。

放工後搭飛機回家,椅背上的小電視有《寒戰》和《寒戰II》,聽說是近年比較有規模的港產片,儘管看一看。明明現今香港警隊中有好多madam,但電影中有槍揸手、有點話事權的角色都是男人。

落機回到新加坡,重男輕女的文化比香港更明顯。又有女仔朋友見工時被HR一定問結婚未,然後從婚姻狀況推算你對工作有多投入,男人應徵則不一定會遇上這問題。在外國的先進城市HR問結婚未多是犯法的,但在新加坡連去stock exchange見工都會問,無法無天。

週末我如常地去練泰拳,打下打下又補充了些endorphin,可以正面點去看事物。雖然香港和新加坡未有遊行,不過其實我同你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參與「女權運動」︰

(1)停止標籤公司女高層――以前做big four時我也試過跟風把單身的女經理標籤為「變態女上司」,只要她一要我們OT就大夥兒說她發態、工作狂、冇人要。現在我轉工後也成為未結婚的女經理,對自己以前的行為感到很慚愧。其實有很多單身男經理也非常變態,何苦標籤女人呢?

《Lean In》有提到職場上女人之間總有敵意,因為高級管理層總是男多女少,女人潛意識覺得大家只是爭奪十份一的席位,一定要妳死我亡;反之男人就有十分九的席位可以任坐,所以大家合作也可以一同上位。事實上女人要上位一定要互相合作,看遠一點,我們志不在爭那十分一,而是把上位機會變得男女平等。

(2)不參與「食軟飯」討論――某某女同事的老公賺錢比她少,某某男同事老婆賺錢多…… 男女公平競爭下一定有女人賺錢比男人多,也有男人賺錢比女人多,沒有什麼好討論。三姑六婆經常「提醒」小女孩讀書不要太高分,工作不要太出色,做人不要太成功,否則好難找老公,言論有害女性發揮潛能。我們年輕人如加入「食軟飯」討論其實只是三姑六婆的廷伸,要記住,想自己和下一代女性得到平等待遇的話,首先要放棄老公一定要比老婆成功的守舊觀念。

(3)鼓勵女仔參加有益身心的活動――我去滑浪,好多女人說會曬黑不好看;我去打拳,好多女人說會練得一身肌肉不好看。首先,曬黑在西方人眼中非常好看她們甚至發明了fake tan,其次,別以為隨別做些運動就會有肌肉,看得出來的肌肉都是好辛苦練出來的。重點是,男人做運動、出海就理所當然,女人做就要擔心曬黑和有肌肉!?大家女人應該互相鼓勵做有益身心的事,太注重外表的話則會墮入一世做花瓶的圈套。

大家又有什麼日常「女權運動」的提議?留言分享一下吧!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本見辭職去南極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