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具有意識嗎?莊子不可能知道做為蝴蝶的感覺,他只是夢到自身的感受

動物具有意識嗎?莊子不可能知道做為蝴蝶的感覺,他只是夢到自身的感受
〈夢蝶〉局部,選自明代陸治《幽居樂事圖》,公有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動物真有感覺,也會思考嗎? 還是只是擬人化的結果?

文:洪裕宏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錯身而過,每個人的表情都不一樣,有的神采飛揚,有的雀躍微笑,有的神情嚴肅,有的略顯哀傷,也有人面無表情。街上的人都和自己一樣,有感覺、有意識、自我,這似乎是再確定不過的事了,畢竟路上的人都是活生生的,當然一樣是有感覺知覺、清醒而有意識的人。

總不可能是電影中的喪屍吧?通常沒有人會懷疑其他人是喪屍,沒有意識;然而在哲學上這卻是一個難題。有一種哲學主張叫獨我論(solipsism),認為「世界上只有我有意識和心靈」,我的意識經驗所及就是世界,世界不外乎我的意識經驗所及。

所以「滿街的人都是喪屍,都沒有意識」不是全無道理。雖然大部分的哲學家否認自己是獨我論者,但是許多主流哲學家如笛卡兒和經驗論者,其主張其實皆隱含了獨我論。

動物具有意識?

要證明「我」以外的人和其他動物也有意識經驗非常困難,這也是為什麼奈格說我們不僅無法設想做為蝙蝠的感覺,也無法設想做為其他人的感覺。主要理由在於意識經驗是主觀的,只有從經驗主體(當事人)的觀點,才能知道當事人的感覺是什麼:我們永遠無法確定別人的痛覺是不是和自己的一樣。

哲學上有「他人心靈」的問題。形上學上問:除了我以外,有沒有其他心靈存在?知識論上問:如何知道有別的心靈存在?科學家通常不管形上學問題,而專注在以科學方法探知其他動物有沒有心靈。目前常用的方法不外乎行為上的類比和神經生理的相似性兩種方法,如果某一種動物在認知行為上和人類相似,就有理由推測牠有心靈,是為行為類比法;如果某一種動物的神經生理結構和功能與人類相似,似乎也有理由相信牠有心靈,雖然在行為上不見得相似。

《紐約時報》科學版最近有一則報導,引述澳洲學者巴倫(Andrew Barron)和克萊恩(Colin Klein)在澳洲國家科學院學報上發表的論文,認為昆蟲具有意識。蜜蜂找到花蜜時會告知其他同巢的蜜蜂;蒼蠅會躲避蒼蠅拍;蟑螂選擇在夜間出沒,逃避人們的追殺;這些相對低等的動物其實有相當複雜的行為。我常常看著螞蟻忙碌地運送食物,看著螳螂在樹枝上狀似沉思,看著群蝶在空中追逐,心中想著:牠們是否意識到自己正在做什麼?有感覺嗎?會痛嗎?快樂嗎?覺得蜂蜜好吃嗎?如何看待人類?牠們眼中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世界?

位在腦幹區的中腦與意識有密切關聯。科學家發現中腦健全、但其他腦區受損的病人,仍然擁有簡單的意識。昆蟲腦的作用與人的中腦有些類似,都會從環境、記憶和身體接收並整合訊息,接著組織其活動。如果中腦與意識有關,那麼昆蟲也應該擁有簡單的意識。

科赫同意巴倫和克萊恩的推論,認為昆蟲腦的電路密度不亞於人的新皮質層,因此有很好的理由主張昆蟲擁有意識。不過即使接受上述結論,昆蟲的感覺經驗和我們的應該有很大的不同,例如昆蟲也許沒有痛覺,但是有其他表示相似功能的感覺。夏天正午時刻,昆蟲大概不會覺得日晒好熱,但是應該有表示相近意義的感覺;昆蟲也許不會覺得快樂,因為這種情緒對牠們大概無用,但是昆蟲一定擁有我們難以想像、甚至永遠不可能知道的感覺。

因此做為一隻蝴蝶的感覺像什麼?可能永無解答。《莊子.齊物論》中,莊周夢見自己變成一隻蝴蝶,結果蝴蝶也睡了,夢見自己是莊周,醒來之後發現自己還是莊周。莊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蝴蝶夢中的莊周、還是夢見成為蝴蝶的莊周。「莊周夢蝶」是比喻真實與夢境難分,不過從上面的討論來看,莊子實在不可能知道做為蝴蝶的感覺像什麼,他只能夢到自身的感受,而非蝴蝶的。

動物真有感覺,也會思考嗎?還是只是擬人化的結果?前面提到部分科學家主張昆蟲有感覺及意識,如果昆蟲都有了,靈長類、哺乳類、鳥、魚等動物想當然也都有意識。昆蟲以下的螃蟹、蛤蠣、水母、珊瑚等有沒有意識?蛔蟲、線蟲、蚯蚓有沒有意識?如果這些低等動物也都有意識,那麼做為牠們的感覺是什麼?在演化的階梯上,有意識和沒有意識的分界線在哪裡?有什麼科學的理由或哲學的論述做為根據?

動物沒有意識?

有些哲學家認為除了人之外,其他動物都不具有意識,笛卡兒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認為動物只是機械裝置般的生命,是自動系統(automata),沒有語言也沒有思考能力,當然也沒有靈魂。當代哲學家戴維森(Donald Davidson)認為動物沒有語言能力,因此無法產生思想。思想是系統性的信念之網,這是動物辦不到的,所以動物沒有思想也沒有意識,和笛卡兒的見解一樣,認為動物是沒有心靈的自動機器。

因為動物沒有自然語言能力,牠們不可能有概念,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心理狀態的概念。例如沒有能力形成「痛」、「紅色」、「酸味」、「優美的高音」等感覺概念,動物便無法對其感覺知覺狀態形成高階思想(the higher-order thoughts)。根據羅森薩(David M. Rosenthal)的說法,意識即高階思想。既然動物不能對其感覺知覺狀態形成高階思想,根據高階思想理論,動物應該沒有意識,畢竟很難證明一條狗有能力表達「我正痛著」的思想。不過羅森薩不喜歡從他的理論導出動物沒有意識的說法,他認為動物有其形成高階思想的方式,不一定使用語言概念。我倒認為他的回應太牽強,只說明高階思想的條件太嚴苛,會將太多動物排除於意識俱樂部之外。

動物會做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