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分裂》三大故事細節值得留意 成敗在如何演繹「分裂」

電影《分裂》三大故事細節值得留意 成敗在如何演繹「分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1月令人觸目的電影可數《分裂》(Split),作者特別指出哪些故事細節值得觀眾留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寫實不是重點:具科幻感的人格分裂與活人獻祭

2017年1月未過,《分裂》(Split)已在影壇帶來驚喜,如果要觀眾投票,相信年尾不難列入「十大我最喜愛電影」。這齣電影精采與敗筆之處,同樣在導演奈.沙馬蘭(M. Night Shyamalan)把科幻感融入「人格分裂症/解離性身份障礙」(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加以演繹,現在先由精采之處談起。

電影一開始節奏明快,極速交代患有人格分裂症的男主角,在暴力傾向的Dennis人格主導下,如何擄走三名少女禁閉在地下室,內心再跟修女/女巫Patricia人格合謀,如何一步步把三名女孩獻祭給「野獸」(the beast)進食,這頭野獸是男主角深信藏在內心的最後一重人格,他深信自己除了擁有23重人格之外,餘下還有一重的未顯露的人格,那人格就是「野獸」。劇情分成兩條主線,一條是男主角與精神病醫生Dr. Karen Fletcher交手,另一條是男主角與三名少女交手,最後是兩條主線合併走向結局;大體上,內容清晰、明快、獨特、緊湊。

Screen_Shot_2017-01-23_at_4_25_55_PM
電影Youtube截圖
故事主軸1:深信精神病患潛藏「超能力」的醫生Karen(內含部分劇透)

男主角之所以不用關在精神病院,是因為精神病醫生Karen認可他能夠重返社區,相信他長期顯露的人格是時裝設計師Barry,這人格善良且專心投入時裝設計,講求生活品味,沒有反社會行為。可惜,在Karen未深刻察覺到男主角有異樣的一段時間,他已被人格Dennis主導之下犯案,在定期找Karen面談覆檢的時候,Dennis刻意假裝自己是Barry,終於,Karen察覺了問題,卻延遲一段時間才「踢爆」,希望Dennis放下暴力,說服他一直期待出現的「野獸」只是幻想,並不存在。

Karen即使察覺男主角不妥,亦盡量對他寬容,除了憐憫男主角童年受過家暴,心理嚴重受創之下患上人格分裂症;也是因為,她深信精神病患者擁有許多未知潛力,他們內在強烈的信念,甚至可以改變大腦神經傳遞和生理機制,顯現出所謂「超能力」。是故,她視病人如家人般對待,也相信只要有技巧誘發他們的潛能,可以貢獻社會。只是面對極度聰明的犯罪人格Dennis,Karen無法誘導他被善良的人格重掌主導權,最終難逃一劫。

Screen_Shot_2017-01-23_at_4_29_04_PM
電影Youtube截圖
故事主軸2:三名少女面對地下禁室,態度大不同,怎樣才算「堅強」?

犯案的人格Dennis有強迫症(附帶潔癖)、有暴力傾向,喜歡看裸女跳舞,一度希望強暴擄回來的少女。與他合作的修女人格Patricia,愛好感覺聖潔的宗教儀式,要求Dennis不要沾污三名少女的身體,等待獻祭給「野獸」。他找回來的三名少女,兩名是同姓姊妹,一名是女同學,姊妹出身健全家庭,困在地下室的時間,二人主張「正能量」激起反抗,聯合起來擊倒Dennis逃走,結果姊妹逃走失敗被單獨囚禁,最後難逃命喪地下室的結局。

相反,女同學Casey自小與親人離異,成長一直被有精神病的伯伯照顧,深受他的困擾。她為人內向寡言,寧願逃課也想獨處,非常孤僻,可是她心思靈敏,覺察力驚人,反而是這種性情,使她敏銳地注意男主角人格分裂的特質,也知道Dennis力大無比,堅決反對「鬥力」抵抗,更利用Dennis和Patricia的人格弱點,掌握地下室的基本設計,又利用男主角九歲小孩人格,哄騙他到房間欣賞其舞姿,再取得對講機試圖求救,屢敗屢試,總之用盡一切方法了解形勢、保命和逃走。也是Casey這種敏銳的覺察力,她才在電腦影片中知道鎖匙藏在哪裡,藉此躲避野獸攻擊。

三大故事細節值得留意

兩條故事主線粗略交代了,那麼,我們比較值得留意哪些故事細節?第一點是男主角善良的原型人格Kevin Wendell Crumb,在Karen被野獸人格殺死之前,她明明在紙上寫出原型人格的全名,認為叫男主角全名可以喚醒他原型,為何在生死關頭也沒有這樣做,只是不斷說「凱文、凱文」(Kevin)?原因在於Karen太過關愛男主角,希望他自我覺醒,而一旦呼叫全名,男主角定必陷入痛苦掙扎,知道殘酷的犯罪真相,很可能內疚得不能承受;所以,她不到最後關頭也不這樣做,寧願犧牲自己令男主角覺醒,不然,就讓倖存者呼喚他原型吧(結果是由Casey呼喚)。

第二點,自然是為什麼「野獸」在Casey沒彈藥之下,也不殺死她?原因在幾番巧合,首先,是Casey童年被變態的伯伯裝成野獸抓傷過(似隱喻強暴),卻未有形成心理創傷生出怨念,這種出污泥而不染的「純潔」(pure),顯得比男主角更堅強,Casey身上的傷疤打動了他;其次,男主角原型人格Kevin,受童年家暴創傷之下,以人格分裂來逃避人性的陰暗邪惡,總體上他不同的人格非常憤世嫉俗,厭惡世間一切自詡正常人/身心健康成長的人,同樣,Casey身上的傷疤印證她成長一點也不健康,同病相憐,又有別於常人,令男主角認為她非常獨特,呼應了她「純潔」的內心面對世間的邪惡。

第三點,在「野獸」人格跟Karen的對話當中,野獸找出了Karen內心矛盾之處(主要是道德掙扎)。因為Karen畢生研究的理論,強調精神病患者內在信念可以誘發超能力,把信念成真,可以影響身心機制,把不可能的變成可能。既然如此,在男主角眼中,Karen不應該再說野獸人格只是「幻想」,他正是可以把她口中的幻想化成現實,化成真正的野獸,擁有超能力,這樣不是變相證實了Karen的理論嗎?那麼學術界再沒有理由懷疑吧,大家應該接受現實。

Screen_Shot_2017-01-23_at_4_27_11_PM
電影Youtube截圖
敗筆之處:做不好潤飾或破壞投入感

至於筆者所指的敗筆之處,當然不是那種盲目要求電影要夠寫實,然後詳細說人格分裂這樣、那樣演繹才對等等,劇情是否寫實反而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有沒有干擾了電影投入感 。

我們不難明白,經典著作《24個比利》(The Minds of Billy Milligan)從Billy的真實個案展示他不同人格如何犯下強暴、搶劫罪行,被拘捕後一眾精神科醫生逐漸拆解他擁有24個截然不同的人格,這些人格各自有獨立的性情、能力、特質,甚至有不同的出身、語言、文化、記憶等,大致而言,這些人格未至於像《分裂》編成可以互相溝通那樣,暢快任意地共同做一件事。

「假設」《24個比利》內容完全屬實,那麼,人格與人格之間做事與記憶不會自由溝通(即使至今有人仍會懷疑人格分裂症真偽,可是,如果一個天才能夠刻意裝出24重人格,被精神病醫生清楚識辨出來,那麼你還是不會說他人格「沒問題」)。然而,《分裂》的劇情沒有細膩潤飾人格之間轉換的鋪排技巧,劇情一開始男主角的人格已轉變得夠快了(有些觀眾忍不住爆笑起來)。故事發展到後來,男主角甚至像變魔術一樣「瞬間變人格」,10秒之內轉來轉去,人格互相溝通協調,這樣的科幻感絕對over了,大大削弱了投入程度,略嫌滑稽,未夠對應發展脈絡,好不容易營造的氣氛頓時掃走一大截(至於野獸身體可以擋子彈,誇不誇張大可開放評價)。

電影結局高明,可收可放,既可視之圓滿結束,也可隨時延伸續集,有心思。篇幅有限,未能述及的一些思考留待續篇再作分享。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