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完成度高才是對角色有愛?想想前人「科幻已死」、「御宅已死」的喟嘆

Cosplay完成度高才是對角色有愛?想想前人「科幻已死」、「御宅已死」的喟嘆
Photo Credit: CN 鶇,攝影 RIN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osplay的前輩,若是能夠替有興趣的大眾,建立一個讓每個玩家都能相互尊重的友善環境。就能夠讓更多人也一起進入這個有趣的世界,集合眾人的創意豐富Cosplay的世界,將Cosplay的文化推入社會的主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角色扮演(Cosplay)界時常見到一種爭議,這種爭議出自於某些老手的角色扮演者(Coser)會批評某些新手或是圈外人的扮相不夠專業、完成度不夠高。或是無法接受動漫角色的某些符號(特徵)出現在專屬這個角色以外的扮演。

例如去年萬聖節,網路名人程小刀(程靜怡)在臉書中PO出了萬聖節的紙紮娃娃扮裝。由於這個扮裝在服裝顏色與髮型都酷似電玩《快打旋風》的角色「春麗」,便受到部分角色扮演者的批判攻擊。

而攻擊者批評這種做法是對動漫角色不尊重。但也有另一方認為,程小刀根本沒有宣稱自己是在進行角色扮演,只因為這些相似的符號就對他發動攻擊,根本莫名其妙。而過去馬友蓉扮演《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中的角色赫絲堤雅,也因為完成度不夠高而遭遇網友圍剿。除了上述的名人,在一般的玩家中其實也常見到這樣的爭議。甚至延伸出「偽Cosplay」、「衣架人」之類的貶語。

然而當我們回歸角色扮演的本質,其實是一種「二次創作」。如同同人誌以及其他同人作品,其原初意涵都是源自於同好基於樂趣而展開的活動。既然是基於樂趣的創作,自然會因為延伸性而產生不同於原作的新樂趣。這點從過去初音未來東方Project的成功中都可以看到。同人活動的樂趣就是讓作品成為橋樑,聯繫起更多不同生活圈的人一起分享樂趣。

這種精神不只蘊含同人作品中,更有作品直接表現了對這種精神的熱愛。例如《神曲》、《Tell Your World》等初音系列同人歌曲的歌詞,便是在演繹這樣的精神。

無論是用紙箱做出的高完成度鋼彈,或是忠於原作的金屬甲冑;看到這些完成度很高的作品,當然會讓人感動。但隨著越來越多人的加入,本來就會出現許多只想輕鬆獲得樂趣,不想全心追求高水準的參與者。次文化在小眾時期維持高水準,但在大眾化後平均水準漸漸降低的現象,也不是只有角色扮演的圈子才有,而是一個過去在各種次文化圈都已經發生過的普遍現象。

創辦動畫公司GAINAX,並曾在東京大學開設「御宅文化論」講座,在日本有「御宅之王」(Otaking)之稱的岡田斗司夫,在《阿宅,你已經死了!》一書中的第六章,就提到上世紀的日本科幻圈,便曾經歷過這樣的過程。在《星際大戰》《機動戰士鋼彈》等作品出現之前,科幻還是小眾文化的年代。當時成為「科幻迷」的門檻,是必須為了大量閱讀相關作品,一手拿著字典,一手翻譯原文;不只是閱讀作品,更透過翻譯與創作親自投入科幻界才能稱為科幻迷的時代。而同好間對作品的討論,更是深入到文學、科學、歷史學甚至哲學等層次。

但在科幻大眾化後,科幻成為了單純喜歡科幻電影、動畫的一般人也能輕鬆進入的領域。只要看過《星際大戰》,誰都能夠輕鬆地自稱自己是「科幻迷」。因此包括岡田斗司夫在內的很多老科幻迷,都曾經發出「科幻已死」的感嘆。後來轉而投入動畫創作的岡田斗司夫,也在「御宅族」文化的變遷中再一次經歷了這樣的過程。

岡田斗司夫在《阿宅,你已經死了!》一書中的第七章談到,在上個世紀,ACG文化在日本尚未打入主流文化圈的時代,御宅族曾經代表了一種知識上的貴族主義與菁英主義。當時要成為御宅族的門檻,不只要了解動漫的創作流程,知道構圖、分鏡的相關知識。還要了解作品設定、世界觀背後所隱含的歷史、哲學、政治、經濟、機械、科學種種學術脈絡,才能稍稍地自稱自己有在接觸動漫文化。

但隨著動漫文化躍上了日本社會的主流,大量的一般大眾加入的結果。動漫賞析變成了一般人也能輕鬆跨足的領域。評論動漫作品的門檻拉低到成為了單純的發表自身感想,岡田斗司夫因而將21世紀後出現的第三代動漫族群稱之為「感受主義」的世代。甚至在「」這樣的概念出現後,動漫從深刻反思人類文明思想的場域,成為了表現日常小確幸的平台。因此岡田斗司夫再次的感嘆「御宅已死」。

但已經經歷過科幻界的變遷,岡田斗司夫在面對御宅文化的變遷時便見怪不怪。在《阿宅,你已經死了!》一書的最後,他並沒有號召大家一同拉高御宅文化的門檻,高喊復興御宅文化。相反的,他豁達地認為,這就是小眾文化經歷大眾化世代變遷的必然結果。所以老一輩的動漫迷該做的不是去批判新世代動漫迷的淺薄。而是以自身經驗去照顧新的世代,告訴他們:「如果能這樣做,可能會更好玩。」「如果多知道某些知識,欣賞作品的樂趣會加倍喔。」

以更寬廣、更有包容力的態度來照顧後輩,才是曾經受過小眾時代高水準文化洗禮的老手所應該展現出的氣概跟胸襟。這是岡田斗司夫經歷了科幻、動漫次文化世代變遷後的體悟。角色扮演是一個較晚才興起的次文化,但隨著逐漸打入主流文化所帶來的大眾化浪潮,也開始經歷這樣的過程。

如果我們從過去科幻與次文化的演變,可以看到若是前輩們大張旗鼓的以完成度、精緻、對作品的熱愛等指標去要求大眾接受Cosplay前輩所制定的高門檻,恐怕不是一種務實的作為。但Cosplay的前輩,若是能夠替有興趣的大眾,建立一個讓每個玩家都能相互尊重的友善環境。就能夠讓更多人也一起進入這個有趣的世界,集合眾人的創意豐富Cosplay的世界,將Cosplay的文化推入社會的主流。

照片提供:CN鶇.、攝影RINN Photography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