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座城市預見中國驚悚未來:調整、停滯、危機,泡沫終於要爆了

三座城市預見中國驚悚未來:調整、停滯、危機,泡沫終於要爆了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為6.3%,2017年可能亦然;但是未來幾年,北京面對經濟遲緩,甚或是危機的處理選項,已經愈來愈窄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佳柏|財訊雙週刊 第520期

中國股市與貨幣2016年1月雙雙暴跌,許多全球性投資人猜想結局近了;歷經數年的舉債刺激房屋投資、基礎建設,以及浮濫擴充製造產能,泡沫終於要破裂了。

結果沒有。中國2016年的經濟成長預料可突破6.5%的既定目標;股市穩住了,從2016年一月的低點躥升了19%;經過四年多的通縮,上揚的商品價格把出廠價格拉回到正值;人民幣雖然續貶,但貶幅尚有秩序。

三大潛藏危機浮現
槓桿操作刺激成長代價大

但很少人認為中國的根本性經濟挑戰已經解決了,因為尚屬強勁的成長表現,是用槓桿操作和繼續依賴煙囪工業刺激成長的代價換來的;多位經濟學家認為:過於追求短期成長目標、延後痛苦卻必要的改革,後患無窮。

國家貨幣基金中國部門前負責人、上海Emerging Advisors Group的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 認為,根本問題是成長目標不切實際,他預測,眼前的槓桿操作步伐若持續上升,金融風暴終難避免。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估計,截至2016年6月,中國的總負債是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55%,比其2008年的141%和新興市場的平均188%都高。這不僅是中國自己的憂慮,中國2015年占全球GDP成長的三分之一,中國經濟一旦趨緩,全球都會感同身受,巴西、澳洲和東南亞商品出口商受害尤烈。

西方車商、高端零售商、製藥公司或是好萊塢工作室,都寄望能從中國消費成長中受益,然而中國危機臨頭似乎躲不掉。專家認為,中國未來可能有三種情形:一、積極改革催動消費,抵消重工業衰退的拖累;二、拖延改革,像日本一樣陷入十年的緩慢成長;三、倒閉違約風潮引發嚴重的金融危機。

中國的三種情形:調整、停滯、危機,已分別在華東、華西和華北三個樣本城市浮現。

青島》拚消費
創造新經濟 擺脫舊經濟

瑪澤潤遊艇造船廠的新家在山東青島,通往瑪澤潤的高速公路沿線新屋林立,有住家,也有旅館和會議中心,多數未完成或出售,很多也沒住人。每一棟建築都在提醒路人,中國經濟的傳統推手——房地產投資、房地產相關能源密集產業,如水泥和鋼鐵事業。

遊艇造船廠的新東家是陳英,她靠出口時裝賺了人生第一桶金,後來事業多元化,目前熱中遊艇,她的夢想是在中國賣遊艇。遊艇熱潮在中國剛剛起步,青島主辦過2008年北京奧運的遊艇比賽項目。

調查中國經濟前景讓人不太樂觀。除了少數例外,大部分的房地產市場都像青島一樣過熱或過剩。企業背負高債務,信用貸款依舊以經濟成長的兩倍速率擴張,政府經濟改革的承諾迄今是一張白紙。

不過,中國經濟在服務與休閒產業付之闕如的情形下,仍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如今,私人飛航與遊艇業興起,可望抵消鋼鐵、煤礦等象徵中國舊經濟衰微的拖累。

北京大學光華學院教授陶森(Jeffrey Towson)認為,看宏觀的中國經濟,人們容易過於悲觀,但若看微觀,就樂觀多了。他指出,從休閒娛樂到健保,中國的「需求無限」,這些領域的成長率都是兩位數,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都是如此。

因為這些新產業的出現,消費項目在中國GDP占比已經過半。消費提振了青島的經濟,2015年消費項目年增率為8%,比全國的6.9%高。陶森說:「人們會一直看電影、去度假,這和買洗衣機或沙發不同,人不會買五台洗衣機。」

當然,人們也不會買五艘遊艇,但是陳英對買遊艇的人會愈來愈多有信心。2012年,她從德國人手中買下瑪澤潤,在2014、2015年兩年的生產中,大部分的馬達和遊艇都出口,但2016年六成的訂單來自國內。售價從500萬到2,000萬元人民幣的遊艇,主要是中國有錢人的玩物;但以北京一戶兩房公寓售價就高達100萬元人民幣來看,中產階級買遊艇似乎也不是那麼遙遠的夢。

陳英信心十足地說:「中國的中產階級現在不買船,但是將來一定會。只要我們走的路對,我就對未來有信心。中國不能繼續依賴能源密集產業來刺激經濟繁榮,我們需要靠消費來創造新經濟和就業機會。」

峨嵋》煩遲滯
去工業化+老化 日本翻版

32歲的裴莉莉(音)認為,她的事業顛峰已經過了。她大學一畢業就來四川峨嵋的七三九半導體材料廠當業務,當時和她一起進公司的三位同學都離開了。

毛澤東認為峨嵋安全,遠離敵人,1960年代在這裡大搞建設。如今村民見面常說的卻是:「814垮了沒?我聽說525廠的人都拿了離職金了。」這個後工業村落是中國步上「日本模式」的縮影。北京大學教授佩提斯(Michael Pettis)說,它代表的是20年的實質成長率為0.5%。

佩提斯認為,當中國沒有舉債空間時,就不能再依靠債務來刺激成長,日本1992年泡沫化的情景會在中國出現;企業會紛紛把重點從擴張生產轉到整頓資產負債表;即使是貨幣寬鬆,也無法說服負債的企業增加借貸。

739廠的員工知道泡沫破裂是什麼滋味。裴莉莉初來時,工廠剛剛得到國營的東方電子公司投資。當時太陽能正夯,公司花了40多億元人民幣建廠生產太陽能板的多晶矽,才過了兩年市場就垮了;工廠苟延殘喘,2016年正式破產,1,200名員工只剩裴莉莉等少數人;現在,她的工作是以十年前的八分之一價格、賤價求售庫存。

村子裡另一個問題是老人多,年輕人口十年內減少了一半。環球透視北京辦事處資深經濟學家賈可森(Brian Jackson)表示:「十到十五年後,中國人口的衰減會變得更明顯,勞動力每年會減少500萬。」去工業化與人口老化兩個因素加起來,不禁讓人懷疑:中國是否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是開發中國家要超越12,000美元國民平均收入時,常見的問題。日本1992年的GDP是2萬1230美元(以現階段購買力計算);依同樣標準,中國去年的平均GDP僅14,160美元。中國可能進入類似發生在日本的遲緩,但是物質生活水平只有日本的三分之二。

賈可森認為:「成長從6.5%減緩到4%,表示中國需要26年,而不是16年,才能達到日本現有的發展水平。」

太原》影子銀行危機
資金告急 恐爆骨牌效應

山西太原一家銀行的職員還記得,2014年一家省營煤礦公司倒閉時,地方金融系統飽受衝擊的情景。當時,聯盛集團向五家信託公司借貸50億元人民幣,當煤價因房地產和製造業遲滯而跌到谷底時,聯盛還不出錢來。

接著,投資人在山西國營銀行抗議、要求還錢事件,讓部分分析家判定,一發不可收拾的影子銀行違約,會引發中國大規模金融危機,因為它勾勒出影子銀行和大型商業銀行之間的危險關係。

信託公司-影子銀行,過去五年在中國興起,向投資人出售高收益財富管理產品,以此籌集放款基金。對高風險信託產品,銀行通常只擔任銷售角色,不對產品派息、獲利負任何責任。

然而,這些技術性問題,投資人並不清楚,他們以為,國營銀行甚或政府會擔保他們手上的商品;財富管理商品跳票、違約時,不過,無法律責任的銀行其實也有救援先例。

山西信託一名職員說:「我們很多客戶是暴發戶,他們只看收益,不看風險。有時銀行業務員也未說明風險。」然而,對廣泛的金融體系來說,若是出現了一連串的違約事件、動搖了大家對商品有擔保的虛構信心,從而紛紛擠兌財富管理商品,幾十家銀行就可能陷入資金危機。

中小型銀行的免疫力尤其差。

不像大機構,中小型銀行對可以支撐其資產負債表的批發型資金日益依賴,而這種資金大抵來自財富管理及大型銀行的資金市場。單是財富管理商品的違約,可能不足以引發風暴,但加上系統性的資金流通緊縮,事情就真的嚴重了。流通緊縮會強化單獨違約造成的衝擊,因為銀行這時要依靠銀行間的拆借非常難。

美國紐約自治研究(Autonomous Research)中國銀行部門負責人朱夏琳(Charlene Chu)擔心中國2013年的現金告急會重演;她說:「那一次是系統性的問題,突然之間每家銀行都被捲入了,而不是由某一家特別的機構所引發;未來,假設一大票小型銀行突然出現資金不足,那代誌就大條了。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