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積金排除的家庭主婦/主夫,如何獲得恰當保障?

被強積金排除的家庭主婦/主夫,如何獲得恰當保障?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今社會不少家庭主婦和主夫克盡家庭責任,為社會付出勞動力,她/他們即使未能按月得到相應酬勞,亦應獲得平等的社會保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期風靡一時的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令不少朋友迷上尬舞;不過當大家沉醉於新垣結衣和星野源的可愛之時,有否留意到劇集當中其實也有探討家庭主婦的家務勞動,應否獲得報酬的問題?身為家庭主婦的結衣BB質疑,家庭主婦付出勞力,支撐丈夫去貢獻社會,為何就不值得得到相應報酬呢?

家務勞動需要如劇中以月薪方式支付與否,本文篇幅所限,暫宜不表。不過應當肯定的是,現今社會不少家庭主婦和主夫克盡家庭責任,為社會付出勞動力,她/他們即使未能按月得到相應酬勞,亦應獲得平等的社會保障。

然而, 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委員會於2014年審議結論中就關注港府「沒有為低收入家庭和殘疾人士提供適足保護」,而家庭照顧者(以及需照顧殘疾人或長者者)往往是主婦,她們所受的保障則更為不足。

退休保障乃市民的人權

在香港,現行退休保障對這些無酬家庭照顧者的「歧視」最為明顯——強制性公職金計劃(強積金)並未將沒有收入的非在職人士包括在保障範圍內。沒有收入的家庭照顧者以女性為大多數,年老後再加上單身的話,境況更為堪虞。另外,即使是受薪員工,不少也垢病現時強積金僱主對沖機制及管理費用,靠之作退休金都可能甚為勉強,根本不可能再照顧伴侣,情況更令人擔心。

《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保障市民的經濟社會及文化生活權利,即應確保市民有能力過有尊嚴的生活,而其第2條亦訂明有關權利不應因任何身份和地位而有所不同。現時強積金制度「明張目膽」地歧視家庭照顧者,與《公約》精神相悖。

事實上,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委員會亦屢次在審議結論中,關注現行強積金計劃把家庭主婦和老年人等排除在外、綜援資產限額過低使不少低收入者不能獲得援助,以及綜援金額「不足以保障適當的生活水平」等問題。

資產上限過低,令有需要者難獲保障

退休保障制度必需改革,以免令這些家庭照顧者受到歧視。當社會大部份聲音要求全民無審查的退休保障之時,有人建議為退休保障設立14萬元的資產上限,這是否可以解決這些無酬家庭照顧者的問題呢?

這個社會上有不少長者過得清苦,他們不一定是零資產 ;據一些協助拾荒長者的朋友分享,有些長者即使在年老時居於自置居所,他們也不可能透過變賣物業來取得生活費 -當長者沒有收入亦沒有流動資金,只有每月二千餘元生果金的情況下,加上年老可能多病,醫院輪候時間又長,生活足襟見肘而需要以拾荒為生——這解釋了他們何以是貧窮住戶。可是政府現在要推行一個門檻如此高的退休保障,無論是長者或無酬家庭照顧者,似乎亦難以獲得保障。

不少市民難以明白,當政府財政錄得多年盈餘,於去年財政預算中亦指出預計財政儲備至2016年底月底達8600億 (相等於24個月政府開支)之時,政府只是肆意花錢去興建一些大白象基建以及橫空出現的博物館時,卻對貢獻社會一生的年長市民、殘疾人士,以及無酬家庭照顧者的基本生活保障如此吝嗇,實在使人費解。

參考資料︰

  1.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堅守公義 人權新聞獎20年》 (2016)
  2. 公屋申請數目和平均輪候時間(房屋署)
  3.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adopted 16 December 1966, entered into force 3 January 1976) 993 UNTS 3 (ICESCR) art 9
  4.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5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

延伸閱讀:

  1. Amnesty International Hong Kong, “Human Rights Friday – Intergenerational Justice and Labour: Right to Retirement Protection” (2016)
  2.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沒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備受忽視的經濟權利〉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