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已是扭轉情緒問題的一種力量

「想」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已是扭轉情緒問題的一種力量
Photo Credit: William Ho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形成一個人的情緒問題因素眾多,作者認為即使肯定生理與社會因素導致情緒問題,主觀嘗試改變自己,也可以改善心理質素制衡情緒問題。

文:神臺貓

因為某些原因,我和一些有情緒疾病或精神疾病人士有來往,有時也要跟精神科醫生和臨床心理學家打交道。我唸過Abnormal psychology,當然知道精神疾病其中一個分類法是neurosis和psychosis,也知道它們之間的分別。我也唸過精神科醫生George L Engel的生理心理社會模型(biopsychosocial model),知道有些病的生理因素十分重,例如遺傳及懷孕期間胎兒發展等因素影響腦部結構,很難從心理上處理。

可是除了這類較為極端的情況之外,一般情緒疾病或精神疾病患,都是生理、心理和社會(環境因素)互相影響下形成。三大因素中,生理和社會因素較難控制;至於心理因素,包括認知方式較能自主和自控。不少研究亦證明,透過認知練習改變腦神經迴路,是有可能的。

可是,我接觸的情緒疾病或精神疾病,不少卻抱着「腦袋有事」、「控制不住」、「我也不想」等態度,就覺得情緒問題不關自己事。有些朋友天天埋怨自己的情況,每當我問,既然你不想要這個情況,你覺得有什麼可以做的?他們就往往說是腦的問題,除了吃藥,沒有辦法,可是另一方面卻又抱怨吃了那麼多年藥一點改善都沒有。然後,每一次又重複申訴那些問題。

一次,我在臉書寫了一點個人感想:

「有時,解決情緒問題的最好方法,不是找人傾訴、尋求安慰,不是心理治療,更加不是吃藥,而是提升自己面對困難、面對逆境的實際能力。所謂神經化學物失調,某程度上,當中也有心理因素。當人相信沒有能力,便放棄嘗試自主、自控,大腦便會作出配合,加強了情緒問題。

很多時候人們擔憂、害怕的東西,其實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可怕,當對自己的能力信心不足時,便會把事情想像到很可怕,於是過份地憂慮。同理,有時候人需要高層次的意義、信念或價值觀去整合決擇及行為,但過份尋求意義是勇氣不足的表現。自信心使人見步行步及面對情況時作即時決定,也不會覺得不安,用不着什麼高層次的想法或意義去justify。」

有醫護人員看了很不滿,他說每天實際工作接觸不少思覺失調症患者,腦部都有先天問題,導致幻覺、妄想等,不是單靠心理、意志就能控制。

其實,我沒有否定醫護人員所說的生理角度。

然而我之前一直強調「除了一些明顯是腦部問題導致的情況,如腦退化、腦損壞等等」,已撇開這一部分來說,而我接觸很多身心疾病,包括情緒或精神問題,不是單一成因導致的,而是生理、心理、社會三大範疇的一籃子因素互為因果、交錯下形成。

雖然,生理心理社會模型不應該被視為一個就手、方便的解釋,什麼都交給一籃子因素,乾手淨腳;不過,這個模型在很多情況下是比較符合現實的解釋。我更加沒有說心理治療是萬能的,假如說心理治療萬能,就等如說單單心理因素就能決定一切。我之所以那麼強調心理因素的原因,其中之一,正是前面提及在「生理、心理,和社會因素」中,當事人「比較」能夠自主、自決的就是心理因素,假如連這個也放棄了,就等同放棄了自主、自決。

另一原因,是從我的觀察經驗之中,醫護人員提出的生理角度,很容易被一些病友當成借口,強化情緒問題。正如文章開始時說過,我接觸的情緒疾病及精神疾病朋友當中,不少喜歡歸咎生理因素,例如說自己腦有事、自己也控制不到自己、自己也不想等等,寧願吃藥,放棄自主、自決。很多時,他們便經常放大自己的不開心,弄得更不快樂。某些行為其實是可以改變的,例如「嘗試」改變一下看法,已經可以減少一部分不快樂。但當生理因素成為了借口,例如歸咎腦有事,認為只有吃藥才能控制他們的情緒,結果他們繼續縱容這些思維方式。

我想到一個叫做控制點(locus of control)的理論,就是一個人相信事情由外在條件或情況控制或是由自己主宰。你問我的話我會說現實應該各有一些,不能說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但過份推說外在條件,如命運、環境等,會令人不去主宰自己。當然這個理論本身的講法不止這些,但基本上,若把一切歸咎外在條件,就會放棄自主,明明有些事情可以做也不去做。

當然,假如生理有毛病,心理也會受到影響,這是可以理解的。例如你頭痛,或身體不適的時候,也沒心情。叫你冷靜一點、或去玩、去放鬆一下,你也不想去做。

但即使這樣,我仍然認為,除非腦部明顯有問題,如腦損壞、萎縮、發育不健全等等,否則,某程度上,自己的情緒等仍可以自主、自決,即使不容易也可朝這方向想。但當人們過份強調biological model,什麼都說自己身體有病、腦有事,就成了不願意嘗試改變的理由。

還有一個我對醫護人員取向有點保留的原因,就是:「你醫得好嗎?」到目前為止,從生理模式去處理情緒疾病或精神疾病到臨方法就是藥物。認識一些有情緒疾病或精神疾病的朋友,即使吃了五年、八年藥,仍要靠藥物控制症狀。他們的精神科醫生也告訴吃藥只能夠暫時控制症狀,鼓勵他們接受心理治療才是長遠之道。

對一些較嚴重的症狀,如自殺念頭,儘快控制住症狀看來的確非常重要。情緒問題、精神問題,除了上面一直強調少數是真真正正的生理問題,如遺傳、懷孕期因素等導致,不少其實是生活上,適應、認知方面出了問題引致的情緒,長期的適應困難帶來長期情緒困擾便會影響身體,如腺體和大腦神經傳導物等,繼而產生出一些症狀。吃藥也許能夠暫時減輕生理方面的症狀,但生活上的調適、認知方式等等,仍然要去處理。

心理問題要從心理上處理,覺得這些問題無非是大腦化學物失調,好像傷風感冒那樣吃藥就行了,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近廿年腦神經科學有海量研究,證明人的認知方式(思維)能夠影響及改變大腦,例如可開發出新的神經迴路,這種能力被稱為腦神經可塑性(neural plasticity)。除非腦部真的嚴重損毀、萎縮、發育不全等,否則對腦神經科學家來說,訓練腦部和鍛鍊肌肉並無分別(Richard Davidson),重點是重複、有恆心地訓練某種思考方式,大約8個星期,已經可產生實質、可觀察的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