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聽案霧煞煞?執業律師用4個問題帶你看懂特偵組監聽疑雲

監聽案霧煞煞?執業律師用4個問題帶你看懂特偵組監聽疑雲
Photo Credit:chia ying Yang CC BY 2.0
Photo Credit:chia ying Yang CC BY 2.0

Photo Credit:chia ying Yang CC BY 2.0

果然,如同『當「藍偵組」變成了「馬偵組」』一文所預測,真的有人認為「不做虧心事幹嘛怕被監聽」。一位哈佛法學博士義正辭嚴地說:「不違法就不怕被監聽」,很多只看臉蛋決定投票對象的同胞也大力地附和著。

如果「不違法就不怕被監聽」這句話是正確的,那麼推論上「身材好就不怕被偷窺」這句話應該也是正確的。但是否真是如此?

我們再從邏輯的角度檢視,一位朋友前幾天在他的臉書上分享了如下的基礎邏輯lesson 101。 邏輯學裡,若A則B成立的話,那它的有效的演繹形式之一是 Modus Tollens,也就是「若非B,則非A」成立。舉個例子來說,「若下雨則地是濕的」如成立,那麼「若地不濕則沒下雨」亦成立。

依此來判斷「不違法就不怕被監聽」這句話,若這句話成立,則「擔心被監聽,就有不法」亦成立。那麼特偵組應該馬上出動把所有怕被監聽的人抓起來,因為這些人都有不法行為。但是有基本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這個推論有問題,也可見「不違法就不怕被監聽」這句話有多荒謬!

監聽醜聞似乎已慢慢接近事件發展的尾聲,以下我們從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以下簡稱「該法」)等法規範的角度來看看整個過程到底有哪些問題。

1. 特偵組是否合法監聽柯建銘?

根據該法§5,只有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罪嫌,並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秩序情節重大,而有相當理由可信其通訊內容與本案有關,且不能或難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者,才可以發通訊監察書。

據報載,監聽柯建銘的監聽票有102年聲監續字第782 號吳健保假釋關說案及因偵辦100年特他字61號陳榮和收賄案所聲請的102年聲監字第527號、102年聲監續字第568號等等。上述吳健保假釋關說案並非重罪,特偵組是如何取得監聽票的頗起人疑竇,而根據該法§12§5之通訊監察期間,每次不得逾三十日,偵辦100年特他字61號這個並無任何強有力證據證明與柯建銘有關的案子,竟然可以被法院核准監聽至今年9月份,特偵組也未交代清楚是如何取信法官。

特偵組一直以有取得監聽票來主張其監聽合法,但似乎有相當大的問題。

2. 監聽柯建銘發現王金平行政不法行為,因此檢察總長可以將監聽譯文交給總統或是將其公開?

該法§17第2項規定,通訊監察所得資料全部與監察目的無關者,執行機關應即報請檢察官、依職權核發通訊監察書之法官或綜理國家情報工作機關首長許可後銷燬之。

該法§18規定,依本法監察通訊所得資料,不得提供與其他機關 (構) 、團體或個人。

總統並非與執行監聽有關的機關、團體或個人,因此無論是行政不法或是刑事不法,檢察總長都不應該將監聽譯文交給總統。再者,既然監聽所得資料全部與監聽目的無關,更應報請銷燬,豈可交給總統甚至公開!

3. 檢察總長向總統報告不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

刑事訴訟法§245第5項授權司法院會同行政院訂定「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3規定,「偵查不公開,指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辯護人、告訴代理人或其他於偵查程序依法執行職務之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有必要者外,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不得公開或揭露予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以外之人員。」總統為「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以外之人員」,所以檢察總長當然不能將偵查事項報告總統。

並且監聽柯建銘當然是刑事偵查,不然特偵組對取得監聽票如何自圓其說?原本認為涉及刑事不法而發動偵查,但偵查中發現僅涉及行政不法而予以行政簽結或不起訴前,當然仍屬偵查程序。特偵組自承案件是在9月5日簽結,那麼8月31日以及9月1日檢察總長向總統報告時當然仍屬偵查中,不因結果發現是行政不法或是刑事不法而有差異。

4. 特偵組監聽立法院是否合法?

特偵組表示指是在「102年聲監續字第406號」監聽特定人士時,發現柯建銘以0938電話與特定人士聯絡,該人士委請柯介入關說吳姓受刑人的假釋,後來柯的助理再以0972電話與特定人士談論大筆金錢流入柯指定的相關帳戶的通話內容。特偵組因懷疑有行受賄問題,才向法院聲請監聽,獲台北地院核准「102年聲監字第527號的監聽票」,監聽0972及0938的電話。

立法委員並無刑事豁免權,即便制度上類似總統有刑事豁免權,也不影響偵查的進行。所以,立法委員如果利用立法院電話進行犯罪,當然不排除合法監聽立委辦公室分機的可能。

此次特偵組若確實不能或難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而只能透過監聽辦案,至少應於聲請監聽票前確認監察對象與該被監聽電話的關係。如此將不致監聽到立法院總機,而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甚或可能釀成憲政危機。

從這次的事件,我們可以發現監聽票核發的浮濫。由於資訊片面、時間不足,法院似乎已成為偵查機關的橡皮圖章,偵查機關隨便找個理由也可以取得監聽票。「一票吃到飽」、「偵辦A案卻聲請B案監聽票」等情形層出不窮。雖然聲請監聽票核准比率按統計約八成,但司法院或最高法院並沒有訂立明確核發監聽票標準,聲請監聽票也沒有次數限制,以致檢警向A法官聲請監聽票遭駁回時,還可以向B法官、C法官聲請,最終一定可以取得監聽票,所以事實上核准比例可說是百分百。

因此,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應該要進行修法,至少以同一事由聲請監聽票的次數要有限制,而監聽票核發標準亦應透過立法或司法解釋予以明確化。另外,目前監聽票只有核發時的事前審查機制,於修法時也應慎重考慮引入外國立法例的事後審查機制。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