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三)我們的薪水:結婚、生小孩、老年貧窮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三)我們的薪水:結婚、生小孩、老年貧窮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女性領著不平等的薪水,所承受的精神壓力,連帶也讓她們在結婚、懷孕生子等人生大事前怯步了。那麼不結婚、不懷孕、不生小孩,晚年是否會過得更好嗎?我想應該不會吧。

筆者看到這男女回答天差地別的報告,並不感到意外,因為男女雙方結婚組成一個家庭,關於「家事」就讓韓國女性夠頭痛了。根據2009年韓國當地統計廳的《生活時間調查》資料,雙薪夫婦的女性,在家日均無薪勞動(即「做家事」,洗衣服、清掃房間、洗碗等等)時間是200分鐘,但是男性只有短短的37分鐘,相差五、六倍之多。

甚者,在已婚的386名職場人員中,只有23.8%的人表示結婚後,享受過相關優待,這些優待內容包括產假、育兒假、生育及育兒獎金與住房貸款等,也就是說,只有四分之一的員工體會到公司對於結婚員工的照顧,其他的四分之三完全無感,或者是沒有完全享受過這些優惠。

但韓國職場女性最怕的還是在結婚後,在公司內所遭到得不平等待遇。如同此報告還顯示出,有14.8%的員工表示婚前婚後在公司內遭遇過差別對待,其中女性為36.9%,是男性8.6%的四倍之高。

上述的薪資與數據報告,讓已婚韓國女性對生小孩也聞之色變。

眾所皆知,台灣與韓國時常競爭世界生育率最低之國家排名,往往不是台灣第一,就是韓國第一。根據韓國當地大報《朝鮮日報》2016年12月報導,2016年韓國新生兒數為41.3萬名,是1925年韓國有人口統計資料以來,最低的一年 [2],比起去年438,420位新生兒,減少了2.5萬名新生兒(5.8%),國家整體新生兒總出生率也從1.24掉到1.18。

當地專家分析,之所以會造成此現象的主因,在於正值生育30-34歲年齡的女性生育率大幅下降所致,若跟2015年相比,此年齡層女性減少產出1.8萬位新生兒,但更讓專家的擔心的是,不僅30-34歲年齡層的女性,呈現不敢生小孩的心態,連同25-29歲與35-39歲女性的生育總數,也呈現下降趨勢。

韓國女性領著不平等的薪水,所承受的精神壓力,連帶也讓她們在結婚、懷孕生子等人生大事前怯步了。

那麼不結婚、不懷孕、不生小孩,晚年是否會過得更好嗎?我想應該不會吧。

不平等且貧困的經濟壓力,反應在晚年女性老人(60歲以上)生活。若我們考量到以該國最低薪資,是否能夠滿足基本生活所需,如食、衣、住、行(包括搭乘大眾運輸等工具)、健康保險等「相對貧窮率」數據,韓國當地的女性老人的貧窮率竟高達是74.9% [3]。換言之,有將近四分之三的貧窮女性老人生活在這個社會。

綜觀之,我們從一個社會內人們最普遍的職場場域,看到韓國女性承受著不平等薪資之對待,這樣的精神壓力,連帶的影響到她們面對結婚、生育之心態,甚至晚年養老之生活等許多層面。

迄今,南韓的女性還在思考著,要如何才能安心、安全且平等地生活在此社會內。

我們已經窮盡南韓男女不平等之面貌了嗎?從被「誤認」為極端的性暴行、命案,到考察普遍女性職場上,所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看到了許多男女不平等之現象。但究其根源,韓國女性一生下來,誕生到此社會內,她們的身體、習慣、語氣、姿態等,不自知也無意識地被此社會塑造不平等之對象,而這還有待之後的撰文探討⋯⋯。


[1] 2015年,韓國最低時新為5580韓元(折合台幣約160元;夜間時薪需乘以1.5倍),月薪116萬6620韓元(折合台幣約3萬3310元;以一週上班40小時為基準)。2016年起,最低時薪為6030韓元(折合台幣約172元;夜間時薪需乘以1.5倍),月薪126萬270韓元(折合台幣約3萬6;以一週上班40小時為基準)。

[2] 出生率倒數第二年為2005年,總出生率為1.08位,435031位新生兒。歷史新高,則是1971年的1024773位,相當於45年間減少了60%。

[3] 以上數據為2012年。請參閱《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新社會研究院,高寶出版,2006年。第三百零三頁。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