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人員來來去去、背景物換星移,費德勒還是那個第一

 於是人員來來去去、背景物換星移,費德勒還是那個第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費德勒是真正的全能,他的發球、正拍、反拍、放短、步伐、截擊、腳步、體能都堪稱最好的,而且他還不斷的發明出一些新的打法,這讓他足以去應對很多對手對他的針對,進而找出最具效率的回擊方式。

文:Dexter

1月22日,今年南方的豔陽,不如過往來的熾熱。相較過去動輒有人中暑的高溫,這一次澳網取而代之的是相對舒服、像是避暑山莊般的好天氣。墨爾本市區的弗林德斯車站和子彈工廠,閃爍著維多利亞時代的最後榮光;室內,鋪著草皮的人工商場裡,幾個澳洲當地人正曬著太陽,古典的建築卻有著現代的風情。

就像是今年的澳網。

在強力網球、數據網球的時代遮天蔽地的到來時,還好有兩個老頭總能讓我們想起十年之前的最後榮光。


拉斐爾・納達爾(Rafael Nadal)這個網球史上,甚至運動史上最為特有的冠軍,在12年後逐漸開始償還他年輕時身體過度使用所付出的代價。他的膝蓋再也無法像獵豹般地奔跑,彷彿蒸汽火車般冒煙的身體,也漸漸停頓了下來。

接著,傷病開始荼毒了他的鬥志,我們發現納達爾越來越常被一些排名百開外的黑馬狙擊掉,他甚至丟掉了過去殺進決賽就是冠軍的法網。

然後球迷們開始討論起來,那個鋼鐵般的蠻牛,原來也有力竭的時刻,他離開球場的時候到了嗎?

這句話的答案,他在今年初首個大滿貫的成績來回答,他活過了第二週,且目前離重返澳網八強只有一步之隔,下一輪他要對上的是瀟灑的法國人Gael Monfils。

當然,今年的籤表也有利於他,相比起來另一位傳奇就沒這麼好運了。


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去年發生了職業生涯首次因傷病而動刀的紀錄,原因是幫女兒放洗澡水。

然後在盛暑時,於自家花園溫網作戰,他先盛後衰、以3:6、7:6(7:3)、6:4、5:7、3:6,輸給了拉奧尼奇(Milos Raonic)。寫下了個人在溫布頓首次晉四強,卻進不了決賽的紀錄。

賽後記者會,費德勒一進來就說:「別提醒我任何事。」

是的,他比誰都更清楚。他知道自己這場發揮的糟透了、他知道他的反拍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攻擊,自己卻毫無辦法、他知道他漸漸看不清拉奧尼奇的發球、他知道自己連兩次雙誤幾乎讓出了比賽。

他都知道,可是毫無辦法。是的,毫無辦法。

然後在里約前夕-距離那次失利不到一個月-他在Facebook宣布退出因膝傷退出這次奧運比賽。

費德勒想奪下奧運金牌,拿下金滿貫,圓滿自己的生涯最後的缺口,這已是路人盡知。

他已經35歲了,幾乎可以肯定他是等不到下一次了。因此這一次的退賽,我們就能明白嚴重性。翻成白話就是:可能危及運動生涯的傷勢。

老費的傷,是膝蓋半月板破裂,加上一直以來的腰傷(我一直懷疑很可能是沙發躺太久造成的),他勢必得休息一段很長的時間。

最後他整個2016年的下半季都沒有打,近乎半年的時間休養,直到今年年初。


然後因為排名下滑,他今年澳網僅列位第17,這代表他的籤表會很硬。

但我們沒想到的是,困難度居然是這種級別的。第三輪要對上的是四強等級的球員「鳥人」托馬士・貝爾迪奇(Tomas Berdych)、第四輪要對上的是日本網球王子錦織圭,然後就要對上球王穆雷(Andy Murray)。

看起來費德勒可能馬上要經歷一場惡戰,從天神上帝的化身回歸凡人、讓眾人發出壯士暮年的感嘆。

但結果如何呢?對四大天王都有不錯戰績的貝爾迪奇,在第三輪被打得像個非種子球員一樣,6:2、6:4、6:4,幾乎沒碰到什麼掙扎就結束了。

過往桀傲不遜的貝爾迪奇賽後一點脾氣都沒有,留下來的只有溢美之詞。

發生這樣的狀況,或許會讓我們猜想可能貝爾迪奇得狀況不好,賴以為生的正手拍沒有發揮。

可照數據一看,卻又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貝爾迪奇今天只有14個UE(非受迫失誤),甚至比費德勒還要少。Ace也發出了13顆,算是維持了水準,最快發球速度也來了208公里,怎麼看都不像是狀態差。

然而我們看看費德勒的數據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他轟出40個致勝球,一發贏球率高達95%。

是的,捷克人註定心碎。

RTSWFS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兩天後對手換成了亞洲一哥錦織圭,這位被譽為進攻加強版的David Ferrer,和張德培合作之後,成績一直都相當穩定,加上硬地一直都是他的幸運地,可以想見費德勒這一關不好過。

確實不好過,但還是過了,在首盤先被搶下的狀況下,費德勒又是靠著無解的發球拿了兩盤,雖然金龜子靠著頑強的鬥志將比賽拖到決勝盤,但身體的老毛病又犯了,在背傷的影響下,沒有太多抵抗就讓出了這場比賽。

這一場費德勒整體發揮如何呢?83個致勝球、24計Ace,非受迫多了些47個。

但真正可怕的還是,他在這兩場比賽中展現出來的氣勢,仿佛又回到了2003-2007年的統治期,那時的他還很輕盈,數據誠實的告訴我們,還真不是鳥、龜打不好,相反的,你從比賽中來看,他們的狀態都很出色。貝爾迪奇的正拍依然又準又快,錦織圭的雙腿仍不知疲倦,接發也仍然很具破壞。

但是他們此刻遇到的已經是回到巔峰期八成左右的費德勒,以至於外界看來他們就好像東歐四處奔波的難民一樣,只有疲憊,而沒有盡頭。

這兩場,費德勒總是早對方一步到點、球總是打那麼長但就是出不去,會讓對手有一種「這傢伙哪一點都比我好」的感覺。像一根針一樣,總是在對手以為毫無破綻時,在對方想像不到的角度進攻,很不可思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