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輯思維」年會,談知識不該來者不拒

從「羅輯思維」年會,談知識不該來者不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知識在尚未被自身經驗驗證前,其重要性往往是被推祟出來的,實用性則因人而異。唯有先賦予行為使命,行動才有持續力,否則跟風者常會一頭栽進沒有終點的事情。

文:諶俊銘

歲未年初,千頭萬緒湧上心頭,回想過去一年的努力與收獲是否成正比?明年是否能少犯點錯誤?由於人性在回顧時偏向負面思考,若不擁抱一些外來的正向鼓勵,只怕卡在回憶的漩渦裡越陷越深,於是積極地接收新知,希望避免未來重蹈覆轍。

知名網路知識傳播平臺「羅輯思維」,在2017跨年夜辦了一場演講,有別於傳統大家愛看載歌載舞的綜藝節目,而是針對創辦人自己的付費知識統整服務(得到APP),做了許多商業趨勢的回顧與展望。當身邊勤奮好學的朋友們,紛紛關注與轉載這場演講時,我感悟到「學習」雖然值得鼓勵,但在動機上得先釐清。

過猶不及的求知欲

長達四小時的演講(影音版文字版),提到五個洞察(五隻黑天鵝),分別是「時間戰場、服務升級、智能革命、認知稅、共同體危機」。這些統整不像書本知識那般冗長、也不像報章雜誌那般速食,長短深淺都洽到好處,聽完有如醍醐灌頂。不過,整場活動背後都在暗示聽眾「擁有知識會建立優勢」,不想被淘汰就得趕快跟上。

這種刺激知識新陳代謝的病毒式營銷,讓用戶在快節奏的求知過程中,自然汰忘掉用不到的知識。但多數暫時用不上的知識,總是容易忘記;而當無法喚起曾經擁有的知識時,那股莫名的失落感,便暗中促使用戶更勤勞地補充新知,導致整體行為像是喝海水般,想解渴卻越喝越渴。

目的不明確的廣乏學習、伴隨感知滿足而來的假性成就感,漸漸形成一種心理層面的上癮機制。當資訊取得太快、太容易,舊的都還來不及整理及應用,新的就接踵而來,就會讓人想先存著再說。試問自己的書架上,有多少買了卻沒空讀的書?還有網頁瀏覽器裡、有多少待讀的書籤?很明顯地,我們野心太大、但時間太少。此外,有些知識為了讓人在失去耐心前讀得完,多半會對原著做節錄、甚至斷章取義,聽多了恐會有以偏概全的副作用。

知識內化的瓶頸

好不容易精選了要攝取的資訊,想乾坤大挪移到自己的腦中,但首先會面臨注意力稀缺的問題。因為資訊取得太容易,我們被寵壞成沒耐心、急著看結論、以圖代文的視聽者,進入尋求刺激既有認知的閱讀循環,降低對新知存取的敏感度。

此外,事情總是有多重樣貌,為了引起受眾的關注,常被加油添醋地渲染,企圖操縱受眾的情緒。資訊越多,就越看不清事情的全貌,導致資訊癱瘓,變成蒐集的巨人、理解的侏儒。

接著,學習是要可以變現的,不僅對自己要能學以致用、對外還要影響他人,讓效益擴散,畢竟並不是所有知識,都切合我們的天賦或工作所需,若貪求飽覽群書,就會像猴子陷阱中不肯空手而歸的猴子般,既得不到香蕉,又進退兩難。

貪吃_greedy eating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試著放手一點,能放進嘴裡的才是你的。
確認目標且賦予使命

知識在尚未被自身經驗驗證前,其重要性往往是被推祟出來的,實用性則因人而異。例如各個領域的傳奇人物,充滿奇蹟的成功經歷,指引我們追逐許多被形塑為重要的人格特質,不過事蹟背後的動機與信念卻很難複製。後人只能把觀察到的表象,列舉出來供大眾效法,以致我們對方法過於要求,但對目標過於隨興,致未釐清這些偉人,到底是英雄造時勢?還是一連串的陰錯陽差促成?

唯有先賦予行為使命,行動才有持續力,否則跟風者常會一頭栽進沒有終點的事情。

為自己的行為,寫一份使用說明書

俗話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我們還不知道的事情,總是在引誘我們深層的好奇心。為了避免對尚未學到的知識產生焦慮,勢必要意識到時間與腦容量都有限的當下,我該吸收什麼?試著規劃出一張心智圖,像一份給自己的說明書,繞繫在自己重覆琢磨的價值觀上,預想各個環節適合納入哪些知識,以及什麼知識看似不同、但其實原則相同。建立日漸明確的行為準則,在每一次的實踐之後,伴隨一次又一次的修正,好讓說明書成為清淅且成熟的個人指導原則。

維京人酒吧_知識吸收_學習
Photo Credit: 諶俊銘
作者寫給自己的說明書。

本文經維京人酒吧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