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牛津字典年度代表字:除了「後真相」還有這九個字,你一定要認識

2016牛津字典年度代表字:除了「後真相」還有這九個字,你一定要認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轉眼間又來到2016年的尾聲,每到年底牛津字典都會公佈年度代表字彙。過去的這一年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就讓我們透過代表字來好好回顧一下吧。

文:Jamie Chang

牛津字典年度代表字是什麼?

每年牛津大學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都會追蹤英語如何改變,挑選最能反映年度氣氛的字,當選英式英語年度代表字(an Oxford Dictionaries UK Word of the Year)和美式英語年度代表字(anOxford Dictionaries US Word of the Year),兩者為有時為相同的字彙,有時則不是。

牛津字典如何萬中選一?

牛津大學出版社透過語言研究程式,每個月在網路上蒐集正在使用的1.5億個英文單字進行統計,最後再由詞典編纂專家(lexicographers)、顧問(consultants),以及編輯(editorial staff)、行銷(marketingstaff)和公關(publicity staff)等出版社人員組成的小組,進行討論並決定。

post-truth (adj.)後真相

[post truθ] 點這邊聽發音

受到今年國際重大事件:英國脫歐及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影響, post-truth一詞又重出江湖。今年度這個詞的使用率較2015年增長了2,000%,在2016年廣為大眾使用而成為本年度代表詞彙。

post-truth指的是個人情感或信念較客觀事實容易引起大眾共鳴的現象。「後真相」一詞並非如字面上解釋為「發現真相後」,相反地,則是在表達「真相淪為其次」的趨勢。例如川普雖然於大選辯論中多次出現失控且不實的言論,但最後仍贏得大批選民支持而順利當選總統。

接下來讓我們瞧瞧其他入選字彙有哪些:

1. alt-right (n.)另類右派

[ɔlt raɪt] 點這邊聽發音

alt-right由alternative與right合成,指的是另類右派。alt-right是美國右派思想中較為保守一派,其核心理念是反對政治正確、外來移民及多元文化,部分支持者更表達白人優越主義及種族主義的思想。美國總統大選時希拉蕊曾於演說中使用這個詞,之後網路上便出現成千上萬筆的搜尋,並針對alt-right一詞引起廣泛的討論,也因此入圍年度風雲字彙的候選名單中。

2. Brexiteer (n.) 英國脫歐支持者

[brɛksɪˈtɪr]

今年六月底鬧得最沸沸揚揚的國際事件就屬英國脫歐了! Brexit(英國脫歐)這個字由British及exit組合而成,反義字則是British及remain合在一起形成的Bremain(英國留歐)。-eer這個字根是「人」的意思,因此將Brexit加上-eer則變成英國脫歐支持者。隨著這個重大事件造成全球廣大的討論,Brexiteer也自然而然成為牛津字典年度風雲字彙的候選詞之一。

3. chatbot (n.)聊天機器人

[‘tʃatbət] 點這邊聽發音

chatbot由chat及bot組成。bot指的是robot(機器人),chatbot的意思即是能夠和人類聊天的程式機器人。而且這麼有未來科技感的字居然在1990年就已經被使用了,神奇吧!

今年三月微軟在Twitter上發佈了名為Tay的聊天機器人,一上線便湧入大量網友與其對話,但才上線短短一天就因說出充滿備受爭議與歧視的言論而被緊急下架,不過也因此使得chatbot一詞的使用率提高不少。

4. coulrophobia (n.)小丑恐懼症

[ˌkolrə’fobɪə] 點這邊聽發音

phobia這個字根代表恐懼、害怕,例如我們常說的懼高症是acrophobia,而coulrophobia前半部則是由希臘字kōlobatheron演變而來,意指「高蹺」。沒錯!我們看到的小丑除了典型的紅鼻子外,不少小丑還會採著高蹺,看起來高大無比。

至於為何這個詞會開始流行起來呢?近幾個月在北美及英國地區掀起了一股扮演小丑的風潮,許多人會把自己裝扮成邪惡的小丑。例如誘拐小孩子到樹林的小丑,或是拿著武器準備發動恐怖攻擊的小丑。許多記者在報導這股潮流時常常用到coulrophobia一詞。但究竟為何會有這股小丑瘋,真正原因則不得而知。

A: I think I have coulrophobia… Going to the circus is never my thing.
A: 我想我有小丑恐懼症,去馬戲團一直都不是我會做的事。

B: Tom: That’s new! Clowns are so friendly and funny!
B: 真是稀奇!小丑明明很搞笑且都很友善。

A: Eww! Don’t know why you like scary clowns… So why don’t you tell me your phobia?
A: 唉喲!真不懂你怎麼會喜歡可怕的小丑⋯不然你說說你的恐懼是什麼!

B: Umm… I think I probably have a fear of speaking in English…
B: 嗯⋯我想我大概有對英文口說的恐懼吧⋯

A: Well, that’s because you haven’t tried VoiceTube’s Pronunciation Challenge yet.
A: 我想那是因為你還沒試過 VoiceTube的口說挑戰吧!

5. glass cliff (n.)玻璃懸崖

[glæs klɪf]

這個詞和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ling)有點類似,玻璃天花板主要是指女性或少數族群無法晉升至高階職位,如同有道無形障礙阻隔他們向上,就像一層玻璃天花板一樣,抬頭可望卻不可及。而glass-cliff則是指當女性或少數族群突破這道障礙,躍升至領導地位時所承受的失敗風險較同地位男性還要來得高。這個詞用以形容女性領導者在職場上岌岌可危的處境。

6. hygge (n.)溫馨、舒適的環境或感覺

[ˈhjuɡə] 點這邊聽發音

第一眼看到這個字,你心裡一定會想:「咦?這個字怎麼長得怪裡怪氣的?」是的!別懷疑!因為它根本就不是英文字!其實它是從丹麥文來的借字,所以在其他語言中沒有真正相對應的詞可以翻譯、解釋,但它主要是在形容一種溫暖、共同相處的感覺。

例如與親朋好友圍坐在一起、點著溫暖的燭光、在溫馨的氛圍下喝著加了香料的紅酒或享受熱騰騰的咖啡的感覺。南丹麥大學的社會人類學家林奈(Jeppe Trolle Linnet)解釋, hygge是丹麥人團結精神的象徵。現在則被大家廣泛用作是燭光氛圍的熱門hashtag! 

7. Latinx (n.; adj.)拉丁美洲裔;拉丁美洲裔的

[laˈtinɛks]

在西班牙文文中通常詞會帶有陰陽性,以-a結尾的多為陰性、-o結尾的多為陽性。近年來因為性別意識抬頭,在詞語上也越來越重視政治正確的用法,因此在指拉丁裔這個字時則以 -x的結尾來取代原本代表男性的Latino及代表女性的Latina。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