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歐陪你喝一杯】10隻不敢說最好,但絕對是有趣的威士忌(下)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10隻不敢說最好,但絕對是有趣的威士忌(下)
Photo Credit: yashima@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一篇我談了我喝過印象深刻的五隻威士忌,如果你有稍微仔細看一下的話,不難發現裡面以類型來說還算頗為分散,因為重點如題目所講,不敢說最好喝但是要以有趣為主。現在就來介紹另外5隻讓我印象深刻的威士忌。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前情提要:

上一篇我談了我喝過印象深刻的五隻威士忌,如果你有稍微仔細看一下的話,不難發現裡面以類型來說還算頗為分散:有一般的single malt,有大廠的調和式威士忌,有原酒裝瓶的獨立裝瓶廠酒,還有低年份的特殊酒款以及獨立裝瓶廠卻去做調和式威士忌。因為這些都符合我的想法:不敢說最好但保證很有趣。

底下我們繼續來談剩下的五隻我覺得一樣很有趣的威士忌。

6.Laphroaig 10yo CS 57.8% Batch 001

Laphroaig(拉弗格)是艾雷島威士忌裡面算是很狂野的威士忌,對於這家酒廠的威士忌,飲者的愛惡幾乎是完全極端兩面,愛者如我(或查爾斯王子?)是瘋狂如「逐臭之夫」,對於它的香氣和味道迷戀不已。惡者當然對於這種重泥媒像碘酒或征露丸味道的酒難以接受,甚至是一聞到就掩鼻皺眉說這什麼鬼。

Laphroaig之前有個中文譯名是拉風矩,雖然跟原文的音差距比較大,但是感覺好像比較威猛,私心覺得倒是頗為適合。

拉弗格雖然有一些死忠的粉絲,但是在台灣進口的品項倒是不多,比較容易看到的就是10年、18年和Quater Cask,最近又多了一個PX Cask以及Select這兩個無標示年份的品項。所以當我第一次在一家酒吧裡面看到這瓶標示為原桶強度(cask strength)的版本就忍不住點來喝了。

這個CS系列我自己喝是蠻喜歡的,當時好像在台灣機場是可以買得到,所以我買過002和003的版本,之後的版本就沒看過了,目前我在網路上查到已經出到008的版本,裝瓶時間是2016年,也就是說看起來他們從2009年開始,每年一月或二月都會裝一批10年的原酒。這些原酒零售價並不算高,而且又是更豐富的Laphroaig風味,在許多論壇上面的評價都很高。

我自己其實一開始喝到跟買到的都是002和003,但為什麼這邊我寫001呢?因為我在2013年底一場當時還沒什麼人知道的南投酒廠的品酒會上,Steven在最後突然加碼拿出了他私藏的這瓶第一批的Laphroaig CS,我自然是喜出望外,連忙拍照之後倒一杯來品嚐。這隻酒其實我有寫品酒筆記,但為了要維持專欄目前為止的一致性,我就不貼出來了。但總之,這個原酒系列真的是深得我心——看它一隻酒就佔了接近上一篇一半篇幅的文字就知道了。

7.Glenlivet 1980 cellar collection

我原本對於格蘭利威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或興趣,直到我兩年多前去參加了一場Steven辦的格蘭利威品酒會。會中酒單列出了8款格蘭利威,其中一款就是這隻1980年蒸餾,2011年裝瓶的31年威士忌。

當時的品酒會當中,其實年份最高的是1969年蒸餾,2006年裝瓶的37年威士忌,不過印象中參加的飲者多半都是把最愛選給了1980這一隻,其中也包括我。我自己把票投給它的原因是1980這一款酒的香氣實在太美妙了,我幾乎是還沒喝就愛上,聞到差點忘了喝(當然我最後還是喝光了)。這也讓我後來對於「聞」威士忌比喝更在乎,後來會讓我印象深刻的酒,幾乎都是香氣影響比口感還要多。

當天的品酒會是我目前為止參加過最猛的一場(不算一人帶一隻酒出席的一隻會類型的話),因為除了原本列出的8隻酒款(以一般的威士忌品酒會來說已經很多了),在尾端還加碼了三隻非格蘭利威的酒,中間還有參加的酒友自己帶了三款格蘭利威的酒款,所以最後總共是14隻的品酒會。而我一般品酒會都是會喝兩輪,就是除了第一輪的初次品飲之外,還會再倒一次,確認看看有沒有剛剛沒有聞到或喝到的味道。但這一場品酒會,一輪之後,我就投降認輸回家睡覺了。

8.Dà Mhìle Wedding Edition Springbank 1992

這隻酒是我同樣很喜歡的一家蒸餾廠Springbank(雲頂)。關於為什麼Springbank要翻譯為雲頂,我一直搞不清楚,後來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說是因為代理商橡木桶認為Springbank很稀有,而且手工製造,所以取了一個中文名字「雲頂」,應該是有非常頂級,少見的意思吧。威士忌達人的威士忌學苑部落格中,把Springbank翻譯為春天的銀行,我則是有一瓶應該是之前貿易商帶進來的10年版本,背後酒標的翻譯名字則是「銀行家」。

不管怎麼翻譯或取名,我認識喝過Springbank的朋友都很愛這個酒廠的酒,不管是一般基本款的10年或高年份都非常吸引人。

Dà Mhìle這個蒸餾廠也很有趣,他們原先並不是蒸餾廠,應該比較接近裝瓶廠(不過後來2010年有去申請蒸餾廠執照)。創辦人之一John Savage-Onstwedder在1992年委託Springbank打造可被認證的有機威士忌,用來慶祝新千禧年的到來——Dà Mhìle是蓋爾語中「2000」的意思。而Springbank用Savage-Onstwedder運過去的11噸有機大麥,蒸餾了15桶威士忌。

我不是很確定他們從哪一年開始把這幾桶Springbank裝瓶,他們網站上有些寫得很模糊。比如說newborn這個版本,雖然寫說是15年的單一桶裝瓶,但是又說是1997年裝瓶以慶祝Savage-Onstwedder的第一個孫子出生。我猜網站上應該是寫錯了,因為其他零售網站上寫的多半是2007年裝瓶,這比較說的通(15年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