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兄弟姊妹之間的愛與壓力的故事

一個關於兄弟姊妹之間的愛與壓力的故事
Photo Credit: mendhak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個人生勝利組的兄弟姊妹,有時候,真的是個很大的壓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前幾天去教會接參加暑期活動的彤彤,由於我提早到,便閒晃看著會友名單,嘿,世界真小,老同學的姐姐居然也在這間教會,說不定等一下還可以見個面呢。

老同學和我並不是很熟,就是大夥兒聚餐時都會出席,但不會私下單獨聯絡的那種交情。他久居美國,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前陣子才輾轉聽其他同學說他暑假全家要回台灣,待會兒看到他姐姐可要好好問一下了。

活動結束,教會小組老師帶著彤彤走出來,看老師的名牌越看越熟悉,一聊之下才發現是一、二十年前參加活動的講師,開心敘舊後,我問起朋友姐姐,想說如果也在現場,就過去打個招呼。

「她前幾天走了。」教會老師突然臉一沉,正色說道。

「嗄?」周遭是孩子們的歡樂嬉鬧氣氛,我一時無法立刻意會過來。

「她回天家了,上週的事。」

同學家裡,就是他和他姐姐兩姊弟,姊姊比我大幾歲,也唸法律,畢業後邊工作邊準備考試,怕分心不敢找對象,直到考了好幾年年歲都有了,考到心灰意冷,便打消考試念頭安份在一家公司當法務,爸媽離開後,她獨自住在老家,經濟應該是不虞匱乏。

比起姐姐,同學在人生的路上走得平順多了,台大、留美、在美國成家立業,美麗妻子、兩個孩子、大房子大車子,總之,就是人生勝利組。

「每次她弟弟要回台灣,她就特別焦慮。」教會老師很溫柔,輕聲細語說著,「和弟弟對照起來,只是顯得她既孤單又一事無成。」

我心裡千頭萬緒,不知該說什麼,「她在教會沒有朋友嗎?也是很孤單嗎?」

事發的前一天,教會老師和姐姐約好,晚上到她家開車接送她去參加教會活動。累了一天下班後,老師依約去載姐姐,姊姊遲了,老師又煩又累,有些不耐,姊姊似乎並未察覺老師的不悅,依舊絮絮呱呱逕自聊著自己的事,她潮水般時好時壞起起伏伏的情緒、弟弟一家即將回國的壓力、公司人事鬥爭的厭煩,考慮了半年終於決定辭職,辭職書遞出隔幾天,她又後悔了,拜託經理再讓她回去工作,但經理不答應。

「好不容易擺脫妳這個燙手山芋,怎麼可能會答應。」老師心想著,表面上仍舊溫和回應她:「我如果是經理,應該也會這麼做,不然以後要怎麼帶人呢?」,姊姊沉默了,一路安靜到會場。

活動結束,老師急著想回家,看到姐姐神情投入和一群會友們閒聊,老師走過去提醒她:「我想回去休息了。」,姊姊點點頭,請求再給她幾分鐘,讓她和所有兄弟姊妹們道別。

準備下電梯時,牧師娘溫暖的叮嚀姐姐:「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明天要過來哦。」姊姊點頭示意,未再開口。

回家途中,姊姊情緒異常平靜,老師回想著,姊姊前幾天跟她說她有做傻事,還好都過去,一切也都想開了,看著她平靜安詳的臉,應該表示已經都沒事了,真好。

熱心的老師,回家後傳了許多簡訊給教會朋友,請大家有空多陪伴姊姊、多和她聊聊,傳完後便沈睡過去,深夜姊姊跳樓離去,沒有遺言。

情緒和工作的不穩定,家人都不在身邊的寂寞,弟弟的回國提醒著她有多失敗的人生,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支稻草。

關於手足自殺,我想到吳念真那既不成材、又欠一屁股賭債的弟弟遺書上寫著:「大哥你說要照顧家裡,我就比較放心,辛苦你了,不過,當你的弟弟妹妹也很辛苦。」

我還想到《這輩子,你該做什麼》一書裡頭的一對美國雙胞胎,活潑外向的弟弟一路優異,在在提醒著內向善良、卻不會唸書不會運動的哥哥有多失敗,最後,哥哥自殺身亡,深受打擊的弟弟丟下博士學業,自暴自棄流浪到小鎮。

「在森林裡找到哥哥腦漿四濺的屍體,身邊是他射擊過的來福槍,在槍把上他刻了幾個字,是用削鉛筆刀刻的:

對不起

再也

不能

傷害

任何人了

「弟弟一面說一邊啜泣,他想到哥哥坐在他倆小時候最鍾愛的森林裡,不慌不忙慢慢刻著這幾個字,刻那幾個字要花多久的時間,那個時候的他,在想什麼?陷入了什麼憂愁?想到哥哥所經歷的一切他就受不了,甚至一想到那段時間就心痛不已,一支小鉛筆刀要花多長的時間,槍把有多麼硬,應該有足夠時間讓他慢慢回想起一些溫暖快樂的片段、慢慢控制住自己,改變心意,慢慢走回車裡,但是,沒有。」

「發現屍體時,弟弟崩潰,對著再也不能坐在車旁邊的哥哥生氣尖叫著:『你大可打電話給我啊,如果你不快樂,爲什麼不讓我知道,你不是沒有其他選擇,你可以選擇其他做法,你大可做些改變,就算很難,也還有機會重新來過的機會,如果你真的做錯什麼,我們都會原諒你的,不是嗎?』」

全世界每40秒就有一人自殺身亡,每一人自殺身亡可能就會影響週遭的六位親友(Neary,2000),我不知道我的老同學會不會看到我這篇文章,也許你還處於罪惡感、壓抑、憤怒當中,但最終你得學會釋懷,畢竟姐姐為了結束自己的痛苦所做的決定,而留下來的人永遠不會知道到底要怎麼樣事情才會有轉圜的餘地。

對姐姐而言,她的痛苦已結束,而現在,也是你學習平復痛苦的時候了,時間對於撫平親人自殺的傷痛真的很重要,面對的過程很辛苦,但還是要多給自己一點時間去克服,甚至在很低潮的時候需借助醫師的力量,進行一些專業的心理治療,最後,可以的話,我想送你一段 AFSP存活者團體的話語:

你並不孤單。
許多的力量和人們支持著你。
復原雖然不是一蹴可幾,但你一定可以向前邁進。
我們願你勇敢且堅強地走過哀慟與復原的旅程。

TNL溫馨提醒,自殺無法解決問題,請珍惜生命

Photo Credit: mendhak CC BY SA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陳仁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