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糾葛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領土衝突再起

百年糾葛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領土衝突再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邊境爆發20年來最嚴重的衝突,造成15名士兵死亡。這是兩國自1994年停戰協議以來最嚴重武裝衝突。

文/ 陳涵文

高加索地區的前蘇聯共和國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上週爆發邊境衝突,造成至少15名士兵喪生,這是兩國自1994年簽署停火協議以來死傷最慘重的衝突,兩國20萬大軍隔著第一次世界大戰式的壕溝對峙。

(相關新聞:亞美尼亞、亞塞拜然20年來最嚴重衝突 邊境20萬大軍對峙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

亞美尼亞(Armenia)和亞塞拜然(Azerbaijan)位於東歐高加索山南麓,這兩個國家直到1991年獨立為止都是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

在亞塞拜然境內有一塊多數為亞美尼亞人居住的地區,稱為「納哥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簡稱納卡地區)。從1918年俄羅斯帝國時代開始,這塊地區一直是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的爭議區。

Photo Credit: 玖巧仔 CC BY 3.0

Photo Credit: 玖巧仔 CC BY 3.0

螢幕快照 2014-08-06 上午12.55.08

蘇聯時代的「納哥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

1923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紛紛併入蘇聯。前蘇聯對境內的少數民族多採「分而治之」的政策,因而在納卡地區成立了「納哥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NKAO),州內亞美尼亞族佔人口94%。最初,蘇聯決議將這塊地區劃歸亞美尼亞加盟共和國,但亞塞拜然發起抗爭活動,再加上蘇聯為了討好與亞塞拜然交好的土耳其,於是決議將納卡地區劃歸亞塞拜然。

亞美尼亞對這項決議相當不滿,但在蘇聯高壓統治下,衝突並沒有浮上檯面。

納哥爾諾-卡拉巴赫戰爭

1980年代後期,隨著蘇聯瀕臨瓦解,納卡地區與亞美尼亞統一的要求日益強烈。起初在亞美尼亞和納卡地區發起的運動相對和平,但隨後蘇聯統治秩序崩解,兩民族之間的衝突不斷升級。

1988年2月20日,納卡自治州發起公投,以99.89%壓倒性決議脫離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統一。不久之後爆發了從1988年到1994年的納哥爾諾-卡拉巴赫戰爭(Nagorno-Karabakh War,簡稱納卡戰爭)。

1991年,蘇聯正式瓦解,「納哥爾諾-卡拉巴赫」宣布從亞塞拜然獨立,成為「納哥諾卡拉巴克共和國」,但沒有受到國際普遍承認。

1992年納卡戰爭趨於激烈。由於血緣關係,土耳其支持亞塞拜然,伊朗則由於同屬伊斯蘭教什葉派的關係,也支持亞塞拜然;而亞美尼亞的背後有俄羅斯的撐腰。到了1994年,亞美尼亞除了佔領納卡地區之外,還佔據了納卡地區外圍9%的亞塞拜然土地,當地的亞塞拜然人都遭驅逐。同年兩國在俄國的斡旋下簽訂停火協議,這場戰爭奪去3萬人生命。

Photo Credit: Gulustan CC BY 3.0

牽一髮動全局的衝突

由於油產豐富的亞塞拜然為美國和土耳其的盟國,亞美尼亞則有俄羅斯撐腰,西方國家與俄國又正為了烏克蘭陷入後冷戰時期最嚴重的地緣政治僵局,兩國若正式開戰,北約組織(NATO)恐捲入與俄國的正面衝突。

烏克蘭事件之後,西方世界與俄國陷入冷戰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僵局。如今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衝突可能會加劇西方世界與俄國的矛盾。

目前俄國已公開呼籲兩國自制、立刻採取行動降低緊張;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則呼籲兩國總統儘快會商。兩國總統已同意本月8日和9日在俄國索契展開談判。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