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中易位、華盛頓成為麻煩製造者,世界準備進入「雙重霸凌」時代

當美中易位、華盛頓成為麻煩製造者,世界準備進入「雙重霸凌」時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宮的蝴蝶已經拍動了翅膀,史無前例的風暴可能就要席捲亞太,在有限的選項當中,台灣勢必得步步為營,仔細盤算,才能化險為夷。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1月30日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關於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以下簡稱TPP)的正式書面通知,已經送抵締約各國。儘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美國大選之後,立刻見上川普(Donald Trump)一面,企圖說服川普改變心意,但是川普上任還不到一週就廢掉了日本苦心運作了六年的TPP,完全不把安倍的面子放在眼裡。

「川普一派」的邏輯相當明確:反對理想主義(Idealism)的國際建制,轉回現實主義(Realism)的實力原則,讓其他國家個別與美國比腕力,簽署雙邊貿易,美國就能各個擊破;美國拿回控制權,不聽話就要停止協議內容。

共和黨大老,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都直言,退出TPP是個錯誤的決定,可能讓其他國家認為,美國正在減少亞太地區的參與。

歐巴馬政府的TPP貿易談判顧問傅洛曼(Michael B. Froman)則嘲諷川普,明明嘴上對中強硬,卻一上任就給北京送大禮。許多人顯然擔心華盛頓與北京打算各自劃分勢力範圍。

然而,接下來的走向可能正好相反,美中之間的競爭,會從「暗鬥」走向「明爭」。美國走下裁判桌,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擂台來競爭,至於能否綜觀全局,已經不是川普政府考慮的第一要務。

多極世界來臨、以美國為首的戰後世界秩序宣告終結,無論這種「實力至上」的信念,是否能在高度全球化的21世紀順利運作,有一點卻是無庸置疑的,那就是將升高大國衝突的風險,為亞太地區的國際秩序導入更多「無政府狀態」(anarchy)的競爭因素。

「雙重霸凌」時代來臨

就在2月2日歐盟高峰會的前夕,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極為罕見地,在發給各國元首的邀請函當中,將美國與中俄並列,視為歐盟存續的外部威脅與挑戰。

上個世紀經歷過兩次大戰摧殘的歐洲人相當清楚,川普所信奉的邏輯十分危險,因為經濟摩擦所導致的外溢效果,可能會加速矛盾的擴散,這不但是各種跨政府國際組織存在的目的,同時也是歐盟興起的根本原因。

一手主導TPP的歐巴馬(Barack Obama)曾說,中國在亞太就像一隻800磅的大猩猩,如果放任其制定遊戲規則,以強凌弱,那麼未來美國可能就會被擋在門外。也就是說,美國在亞太的盟友要不是被迫得「變節」,就是面臨孤軍奮戰的情況。

諷刺的是,川普轉向雙邊貿易的做法,讓美國自己倒是先成了一頭大猩猩。

現在的亞太,同時來了兩頭爭地盤的大猩猩。未來秦楚相爭,列國只能被迫體驗「雙重霸凌」的痛苦滋味。

雖然,中德俄三方都可能在美國挪出的「道德真空」當中得利,找到自己能填補的位置。不過,也可能會被迫丟掉手上、被川普一派看上的「美國利益」。

如同美國前國務院官員、現任職於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艾特曼( Jon Alterman)所言:「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一群國家,能夠辦得到美國過去半世紀所辦到的事。部分原因是資源和國力,部分則是雄心的問題。」

打著「美國優先」旗幟的川普,正在拋售美國潛在的政治資產,將其「變現」為看得見的實質利益。如此投資而來的獲利,恐怕是短多長空。

美國因素取代中國因素

當習近平親自到達沃斯年會上宣示維護自由貿易與全球化,一時之間,彷彿中國已經接過自貿大旗,儼然成為新的天下共主。卻很少人真正去問,當美中易位,華盛頓棄守為攻,搖身一變成為麻煩製造者,中國hold不hold得住?

關鍵在於,美國內需市場佔GDP高達七成,而且就實際數字來看,光是美國內需市場的規模,就超過了中國總體市場規模,而中國仍然屬於出口導向的經濟體,其內需市場佔GDP比不到一半,大約四成左右,萬一雙方發生貿易戰爭,就算兩敗俱傷,誰先倒下似乎也不難預測。

對北京來說,或許川普棄守TPP對「一帶一路」「區域貿易夥伴協定」(RCEP)的發展前景有部分的加持效果,但是川普要是到處點火,可能會讓習近平焦頭爛額。

一旦進入美國市場的渠道銳減,那麼誰跟美國簽約的內容最優惠,就變得相形重要了。美國可是中國出口最大市場,華盛頓若挾市場以自重,開始築起經濟圍牆、跟一些能夠替代中國生產要素的國家(如越南)簽寬鬆一點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就會對中國造成磁吸效應,加速產業外移。

屆時中國一邊發展「一帶一路」、嘗試阻止經濟成長率下滑過快,還要一邊設想如何防止大規模的資金外逃、外資轉移,處境簡直是進退維谷。

再者,美國退出TPP是一帖催化劑,反而讓擔心中國影響力與日俱增的國家,願意做出各種冒險的嘗試,說不定川普還陰錯陽差,意外造成隔山打牛的效果。急欲追求國家正常化的日本若轉而聚焦RCEP,可能會刻意要求提高部分標準,變相在RCEP內部形成「雙龍搶珠」的狀況,拖慢RCEP進度。

安倍政府也可能思考,如何在中國干預最少的情況下,搭上「一帶一路」的順風車,例如日俄雙方交換條件,將西伯利亞鐵路從庫頁島延伸至北海道;開始在中俄之間周旋,經略中亞這個歐亞樞紐地區;協助具有龐大內需市場的印度發展基礎建設;又或者是重新評估,該如何獨力運用日本內需市場來平衡中國等等。即使不至於使習近平的原有規劃變形,無論如何也會帶來相當程度的干擾,吹皺一池春水。

RTSW41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