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車、性侵、全球封殺:看這11個國家如何對付「氣焰囂張」的Uber

黑車、性侵、全球封殺:看這11個國家如何對付「氣焰囂張」的Uber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Uber在上述十餘個國家的生存狀態來看,其叫車服務雖然未達「人人喊打」的地步,但還是能看出Uber在全世界似乎都不太受歡迎。卡蘭尼克卻從不積極的現狀看出了積極的一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丁瑞瓊

一個新事物的出現,在發展過程中多少存在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例如,之前甚囂塵上的「黑車事件」、「性侵事件」,就一度讓Uber成為全球熱門話題,以及攻擊的對象。在其進駐的一些國家,地方政府和當地計程車行業,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施壓、抗議和抵制行為。不過從另一方面來看,這表示Uber已經對部分傳統行業和思維,產生了一定的市場衝擊力,甚至對一些既得利益造成了威脅。

但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並不退縮,相反地,這對他來說似乎並不是困難,更談不上挫折,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激發出他和整個團隊的應變靈感與鬥志。利用一次次集體的智慧,抵抗惡質事件的影響,謀求著在全球反對者的打壓甚至封殺中,全面突圍。這一點,從Uber在一些國家出現「XX事件」後的應對方式中,可見一斑。

美國

Uber的總部在舊金山。但在美國不少地方,Uber始終不被看好,如果處理不好就會與政府機構和計程車行業「對簿公堂」。加州、維吉尼亞州、內華達州等,都曾起訴過Uber。有些州甚至打算擬定明文法規,企圖打壓和限制Uber的「囂張氣焰」。即使在起源地舊金山,Uber的出現也可說是「營養不良」。

二○一一年五月,以舊金山美交管局為首的各地政府機構,對Uber「大開殺戒」,其叫車服務被大量美國城市喊停;二○一二年秋天,加州的監管機構對Uber處以罰款;二○一四年九月,加州州長通過了「第二二九三號議會法案」,該法案規定任何司機必須聯網註冊,並且強制投保,每一起傷亡事故的保險金額為五萬至十萬美元。此法案於七月一日開始執行,違反即以犯罪處理。這無疑使Uber司機的執行工作難度變得更高。

在這些起訴案件中,Uber受控的罪名很多,但歸根結柢不外乎無照經營、與當地交管規定不符等。這些罪名看似冠冕堂皇,但外界也有人認為,這多少有些「莫須有」的嫌疑。

近來,又有反對者對Uber提出「有力」控訴的新花樣,指控它侵犯隱私。其中,賓夕法尼亞州法院還傳喚了卡蘭尼克,指控Uber利用應用程式非法跟蹤用戶,違規營運。他們對Uber提高了處罰額度,一次性罰款翻倍計算,從原先的九千五百美元,提高到一千九百萬美元(包括每天一千美元的日常罰款)。

加拿大

在美國近鄰的加拿大,對於Uber的業務也同樣是一片質疑聲和反對聲。曾經有這樣一則故事:一位Uber司機在汽車拋錨後,卻不敢叫Uber服務,而是叫了一般的計程車,原因是Uber的價格高、服務差、保障差。Uber自身司機尚且如此,外界質疑聲也此起彼落,很多人並不認可。

多倫多的官員以二十五項交通罪名起訴Uber。溫哥華市議會也通過一項議案,可以取締為了開Uber而考取的只有六個月臨時駕照的人。曼尼托巴省的市政部長公開宣稱,任何在本省不具計程車牌照的Uber司機,都會被指控為犯罪,或面臨一千加幣的罰款。蒙特利爾的市長也明確宣布Uber是非法的。

英國

倫敦有著世界上最貴的計程車系統————黑色計程車(Hackney carriage,也稱black cab)。Uber的出現神奇地壓制了它的「黑色氣焰」。因此,二○一四年六月十一日,黑色計程車公司認為是Uber導致倫敦交通壅塞,要求有關部門對Uber進行進一步監管。他們還懷疑Uber的計價器「動過手腳」,甚至不惜僱用偵探蒐集證據,力證Uber的違規。同時,計程車罷工抗議Uber的狀況也時有發生,倫敦市民的出行備受影響。倫敦市長表示,在走完司法程序之前,制裁Uber存在一定的困難。

法國

Uber在法國嚴重水土不服,這也造成了Uber與政府機構和行業之間的對立。法國法規明確限制Uber的擴張勢力,在一定程度上是最痛恨Uber的國家。

Uber為了應對法國法規,專門推出Uberpop。但Uberpop上線不久後,就遭到當地消費者事務和產品品質安全局的禁止——因為後者認為Uber掛羊頭賣狗肉,打著共乘的旗號,實做計程車的買賣。

隨後新法規公布,禁止Uber在App上顯示非傳統計程車位置。一個月後,當地法院又以欺詐罪處以十萬歐元的罰款。年末,法院規定Uber不能對公眾進行宣傳,否則會被處以每天兩萬五千歐元的罰款。緊接著的元旦,法國政府喊停Uberpop。層層重壓下,出於防守,Uber次月在巴黎推出新版本: Uberpool。

比利時

布魯塞爾城規及交通管理局曾以非法為由,扣押十三輛和Uber簽約的車,並對Uber開出一萬歐元的罰單。不過,由於布魯塞爾自身法規繁雜且不完善,Uber至今並未正式受到實際處罰。

德國

儘管德國計程車協會起訴Uber敗訴,德國政府當局也撤銷了對Uber的臨時禁令,但法蘭克福地方法院還是在七個月的反覆審議後,下達在全國範圍內禁止Uber和Uberpop 服務的決議,並且每件違反此法的案件,將受兩萬五千歐元高額罰款。不過幸運的是,在此判決後,Uber總部的員工並沒有受到過重的處罰,而且持有合法司機證照的UberBlack和UberTaxi,並不在上述禁令之內。

荷蘭

二○一四年十二月八日,海牙工商上訴法庭明責規定,Uberpop停止在阿姆斯特丹、海牙和鹿特丹的服務。不過Uber方面並不以為意,或許十萬歐元的處罰對於飽受爭議和處處受罰的Uber來說,似乎算不上大數目,所以Uber並沒受到太大影響,仍繼續營運。荷蘭的Uber司機們也「冒天下之大不韙」,頂著四萬歐元罰款的風險繼續營運。

台灣

台灣交通部認為Uber涉嫌違法經營叫車服務。 Uber受到非法營運、計量收費不明確、計價不受監管等多項指控。同時,台北的計程車司機舉行抗議遊行,Uber App遭政府開罰擬下架。

最新發展 ►交通部重罰11億,Uber宣布2月10日起暫停台灣服務

俄羅斯

俄羅斯的相關交通法律相較其他國家簡單、寬容,雖然沒有監管壓力,但Uber同樣面對巨大的市場壓力。這是因為莫斯科的無牌照計程車問題由來已久,而在Uber進駐之前,這裡就已經有好多類似的App服務在此扎根,分食同一塊蛋糕,Uber的競爭壓力可想而知。

泰國

泰國交管部門認為,Uber在泰國並沒有合法註冊,名下司機也沒有相應許可,Uber司機一旦被查出非法經營,可能就會面臨罰款。不過,Uber在泰國還有來自輿論的壓力:有些泰國人認為Uber有歧視的狀況,對於沒有信用卡的人來說並不公平,因為這樣就無法支付車費。

印度

在印度發生的Uber性侵案,一度將Uber推向全球輿論的最前哨。在印度這個性侵新聞頻繁出現的國家,Uber似乎也逃不出牽涉這類案件的宿命。二○一四年十二月,一名女乘客在新德里遭Uber司機性侵。隨後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在審訊過程中,有近七千名印度人聯名請願,要求Uber強制對其名下司機進行背景調查,時間期限為最近七年。

雖然如此,Uber似乎選擇了不動聲色,可能是他們覺得此舉有悖於Uber的商業計畫,也有礙他們的領域擴張,因此他們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仍繼續在孟買等城市營運。

從Uber在上述十餘個國家的生存狀態來看,其叫車服務雖然未達「人人喊打」的地步,但還是能看出Uber在全世界似乎都不太受歡迎。卡蘭尼克卻從不積極的現狀看出了積極的一面。他說:「Uber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東西,沒有什麼可以借鑒。我們因為與眾不同,所以可以獨領風騷。」

硬幣有兩面,這可能是Uber不得不面臨的發展難題,也可能Uber的存在本身就有「樹大招風」的宿命。

從冰淇淋快遞、車上面試到約會,Uber企圖變成你生活不可或缺的「動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今天,你Uber了嗎?:卡蘭尼克的移動革命惹火了誰?》,好優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丁瑞瓊

不只是「一臺計程車」,Uber無時無刻在尋找適合扮演的角色。它的出現,讓又平又擠的世界更加警醒,就連電子商務龍頭PChome也表示:「正在發展類似Uber的物流技術」。而引起這些話題的背後人物,正是創始人卡蘭尼克。

從第一次創業就破產,到身價名列《富比世》百名榜,他的強勢崛起,的確有一套。不管你是否認同他的經營理念,都不得不佩服他:顛覆傳統的思維、破壞秩序的野心,以及挖掘深層價值的突破!

我不是混蛋,我只是願意承認自己和Uber不完美的「狂人」!卡蘭尼克如何一手打造出「野蠻」帝國?他的創意怎樣催生藍海商機?他的使命又是什麼?本書將帶你見識狂人的魅力。

今天,你Uber了嗎?:卡蘭尼克的移動革命惹火了誰? 丁瑞瓊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